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还不走吗
    何况,毕竟他与王紫晴相伴走过一月,对于王紫晴,多少有几分情谊,如果真到需要帮忙的时候,他也不会吝啬。

    王紫晴呢,显然也没想到叶萧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过细细回想,叶萧能够猜出她的来意,其实并不难。

    于是呢,说不说的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紫晴很是感激的看着叶萧,对他点点头,心里下定决心,定要护好紫武令,然后,便站起身来道:

    “那,我也回去了,回见。”

    冲叶萧,露出一抹温婉的笑,如方才赵安馨一般,与最后的陆以沐点头示意,然后离开。

    人来得快,走得也快,陆明、陆琪四人离开,陆银雪姐妹离开,王紫晴、赵安馨相继离开,现在就只剩下一个陆以沐了。

    而对于这个陆以沐,其实叶萧说不上厌恶,更说不上喜欢,因为从一开始她跟叶萧联系就不大。

    既没得罪过叶萧,也没跟叶萧有太多牵扯,游泳馆那里的时候,其实也只是问了一句,没多表明其他。

    对于陆以沐来此的目的,其实叶萧多少也能猜到,只是,猜不透彻。

    当下,一双淡漠的眸子,便看向陆以沐。

    陆以沐呢,被叶萧看着,忽然有些紧张了起来,方才有着赵安馨和王紫晴在,还不觉得,现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又是主动送上门来的,当然会紧张喽。

    本来,她之所以敢肆无忌惮的来,是觉得自己怎么说也是陆家小姐,且本身亦有练气后期修为,叶萧不敢动她。

    可,来到后,见到叶萧随手扔出陆明四人,天海赵家、云海王家的小姐的反应,陆以沐不淡定了。

    这个叶萧,果然非常人!

    而且陆以沐摸不准,叶萧究竟是故意留她到最后还是无心的呢?

    如果是无心自然好,问完话离开就是了,可若是有意,那她陆以沐,岂不是危险了?

    如果叶萧要对她做些什么,她也反抗不了啊,关键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啊,虽说叶萧看上去一副平淡的样子,可谁知道这幅平淡面孔之下是不是一只禽兽?

    想着想着,越想越偏,陆以沐坐在那里,都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

    最主要的是,叶萧并未如前二女一般,一句话解惑,后让她离开,而是什么都不说,坐在那里毫不避讳的看着她!

    这叫陆以沐怎么能不瞎想?且因为方才的事,她也不知道怎么跟叶萧开口。

    好在的是,叶萧并未打量她多久,也没有说话,只是起身,顾自进了浴室。

    嘶——

    一见叶萧进浴室,陆以沐倒吸一口冷气,心里想的那些,就好像全被应验了似的,不然叶萧这家伙进浴室干嘛?

    当下,陆以沐就不淡定了,已经说不上忐忑了,那是十分忐忑啊,叶萧难道真的要对她做什么?

    “要不,趁他洗澡,溜掉算了?”

    这个念头出来,只是想想,片刻偏被陆以沐给否决,以之前叶萧在游泳池那一手,以及方才扔出陆明等人那一手来看,这家伙绝对不是一般人。

    他既然放心自己在房间,肯定留了后手,不怕她逃跑。

    可是,不跑,难道她要等在这里?等叶萧洗完澡?她陆以沐可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孩子啊,今晚就要狼入虎口了?

    急的陆以沐坐在沙发上,就像是只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所措,半晌都没有想出办法来,且心下十分后悔自己今晚来这里。

    “咔。”

    陆以沐还没想出办法来,浴室的门开了,叶萧穿着一件酒店浴袍出来,依旧是那副平平淡淡的模样,没有出言。

    而陆以沐,则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小心且警惕的看着叶萧,好像生怕叶萧吃了她似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叶萧却道:

    “还不走吗?”

    “啊?”

    陆以沐闻言,当场一愣,之前心里想的叶萧出来后可能会对她做的一切,可能会对她说的话,好像都没有应验。

    叶萧竟然问她,还不走吗?那不就是说之前叶萧进浴室是让她自己自觉离开?她自己想多了?

    陆以沐默默捂脸……

    其实叶萧的意思,一开始就表达清楚了,为什么进浴室?还不就是让陆以沐自觉离开吗?她以为成什么了?

    陆以沐虽自诩美人一枚,可在叶萧眼中,的确有些低档次了,暂且不论数百年前的名女貂蝉、西施之流,仙古时期,随便一位紫武仙宗的女子,都比陆以沐强了千倍百倍,那才叫真的肌肤胜雪的仙女。

    有道是看过天下的雄鹰,自然不会屈居牢笼,暂且不论叶萧对这些女人感不感兴趣,就说论美色,她们其实还真入不得叶萧的眼。

    这个时代旁人眼中的她们的确已经美若天仙,可他们那是形容词,他们没见过天仙,叶萧见过啊,故人中,美人成仙,不在少数。

    见陆以沐发愣,叶萧又道:

    “不走,是有事吗?”

    有事就问,问完快走,这是叶萧这话中蕴含的意思,若是放在平常,陆以沐绝对能一下想到。

    可是今天,她真的没有想到这方面,只听完这话,就立马慌乱的摆手说:

    “不,没事没事,我这就走,这就走。”

    一边说着,一边离开,所以说,人在紧张的时候,脑子总是不够用。

    陆以沐出了叶萧房间,帮她关上门,这才靠在墙边,松了口气,同时那张俏脸红扑扑的,想到之前自己想的那些,就一阵脸红。

    最后,不敢多言,快步离开。

    而就在陆以沐走过陆银雪、陆银月姐妹房间门口后,房间里的陆银月跑到陆银雪身前道:

    “姐姐姐,以沐姐也走了,她们三个都走了,谁都没有在里面过夜。”

    听了这话,陆银雪方才好像松了口气,同时整个人的心情也好像好了许多,眉宇间不时的忧虑烟消云散。

    “话说姐,你为什么要看她们走没走啊?”陆银月纳闷的问。

    陆银雪拍拍陆银月的脑袋说:“大人的事,小孩别操心。”

    陆银月闻言翻翻白眼,纳闷的说:“不过方才以沐姐走的时候,脸好像挺红的,不知道为什么。”

    陆银雪一愣。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