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79章 暖心
    秋纹还在故意叫唤。

    也不知是心有灵犀,溪墨真的也就从外面回来了。他隐约听见有人唤他,此人很像是秋纹的声音,溪墨不禁加快了脚步。

    还没到草庐跟前,他更是听到了喧闹的嘈杂声。

    到底发生了何事?

    待走上前儿,那孙姨娘和昱泉就围过来,他母子二人又换了一副脸色,只说他们是奉了老太太的命令过来查看,因白日里草庐的书房走了火。

    走火了?

    溪墨顿时紧张起来。人群中,他看到了秋纹。“秋纹,你没事吧?”秋纹是书房的丫鬟,书房失火,秋纹的安危更为重要。

    他一双眼睛都在秋纹的身上,一眨不眨。

    “你到底要不要紧?”

    溪墨还在询问。当着这么多下人,还有孙姨娘昱泉母子的面,溪墨顾不了许多,情不自禁地就握住秋纹的手来了。

    这些,都被孙姨娘和昱泉瞧在眼里。

    他二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彼此心照不宣。

    秋纹有点儿急,她连连摇头:“大爷,我无碍的。书房失火,说来我有责任的。毕竟,我是看守书房的丫头。所幸,那些字从火里抱出来了。其他还好,只有一件,却是破损严重。”秋纹将那些字画都置放在了另一处,与修缮方面她当然是外行。不过青儿略懂。青儿告诉她,说这江城街上有一个装裱的铺子,那铺子里的一个老师傅擅长修补,以前大爷手里有一幅字画被虫蛀了,也是去找那老师傅修缮的。青儿说的话,让秋纹稍微放了心。不过到底怎样,还需等大爷回来。

    溪墨叹了口气:“字画与人相比,当然是人命值钱。”

    他确信秋纹无事,方放了心。

    青儿已然凑过来了。青儿虽被溪墨责罚过,但依旧不改忠心的性子。他低声告诉溪墨:“大爷,今儿可了不得。您要再不回来,咱们这边就要变天了。您真当秋纹姐姐没事呢,就在前几秒,她的胳膊肘儿都被二爷跟来的人制住了,孙姨娘叫嚷着要打她耳光呢。”

    青儿嘀嘀咕咕的,他的话,只溪墨一人听见。那昱泉想凑上,听他说些什么,青儿偏又将衣裳一甩,后退几步,逼得昱泉也不得不后退。

    昱泉就警告:“青儿,你个小奴才,还不快快呆在一边,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青儿不敢回嘴,不过还是对着昱泉做了一个鬼脸。

    甄氏却是一个不肯吃亏的。大爷既回了,她当然要一五一十地将刚才发生的事儿统统告诉了溪墨。史溪墨是聪明人,看着这阵仗,心里什么都清楚。孙姨娘就是来找茬儿的。他盯着甄氏的脸,见她脸颊泛红,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心里起疑。再一细看,更是发现甄氏的一张脸都肿着,和平时很不一样。不用问,她是被人打了。打她的是谁?想也不用想,就是面前的孙姨娘和昱泉了。

    这就欺人太甚了。

    溪墨沉下脸:“甄妈妈,你的脸怎么回事?”

    那厢孙姨娘一听,赶紧过来阻挠,说什么甄氏的脸是被蜜蜂蛰了,待会儿弄点药膏子抹上就好了。

    甄氏嘴里就发出一声冷笑。

    “蜜蜂蛰的?我看也不像。”

    “溪墨,那我实话和你说了吧,今儿你书房走了火,老太太担心,叫我过来查查到底怎么回事。还能怎么查?其实不用查。这甄妈妈是个管事儿的,就算不在书房,但她一颗心就该系在大爷身上。若她警醒一点,小心一点,及早发现起火的苗头,带人来灭火,岂不什么事都没了?说来,都是她这个头带的不好。再则,还有秋纹。她在书房伺候,如何能不小心殷勤?可她倒好,我听说失火时她竟还在什么菜园子里种菜。这就不像话了。咱们这样的人家,竟还弄得丫鬟找个地方种菜,维系生计,说起来简直丢死人!这府上有的是银子,想买什么没有?偏她这样矫情去种菜?倘若她人在书房,这样的事又怎么发生?所以,我实在气愤不过,叫人打了甄氏和秋纹。不,我还灭教训秋纹呢,你就回来了。我就说这么些,溪墨你心里也该有秆秤。到底她二人该不该打?虽说我是父亲的侧室,但好歹也是你的庶母,你也叫我一声姨娘,这也算半个母子情分。既是你的长辈,我这心里自然巴不得你好,你好了,你的兄弟也才能好。我来草庐问责,自然是关心你。我知道,常言说得好,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你不爱听,我也没办法。真正你也太宠着秋纹了!一个低贱的丫头,我听人说,你还请了什么私塾先生教她写字,还让她学打什么算盘!丫鬟就是丫鬟,山鸡永远也成不了凤凰。所以,今儿我来,就是与她一个教训。”

    孙姨娘说了这一大溜儿,激动之处,唾沫都飞出来了。

    昱泉就叫娘闭口,歇一会儿。

    孙姨娘更激动了:“儿啊,我怎么能歇着呢。这府里府外的哪处都离不开我。可怜我每天忙得和个陀螺似的,却是得不到一个人的体恤。别人也就罢了,你是我的亲儿子,你怎么也不体谅为娘的半点?”

    孙姨娘拍着胸口,只说自己命苦啊。

    溪墨素来知道孙姨娘的品性,她擅长表演,更爱演苦情戏。只要对她不利的事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理都在她自己身边,坏事都是旁人干的。

    “姐姐,你不用哭了。今儿这事,我问清了,老太太压根就没叫你来。”人群之中,不知何时站了一人。谁?文姨娘。

    大家都吃一惊。

    文姨娘素来好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是做针线就是裁衣裳,府里不管出了什么事儿,她从来都不伸出一个头的。今日,她竟是从自个院儿里出来,帮着溪墨说话,可见纳罕。

    溪墨却是惊喜。

    孙姨娘可就不干了。看清了是文姨娘,语气更显鄙夷:“你怎么来了?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姐姐,你能来,我便也能来得。”

    文姨娘的语气不卑不亢。

    孙姨娘更是恼怒:“你怎么和我比?我有儿子,又在掌家。你孤家寡人的,竟敢在我的跟前卖脸子,下月的份例不想要了?”

    若在以前,文姨娘唯唯诺诺,定然不敢回嘴。

    可现在她变了。

    谁人都不知,玉夫人离开府里前,悄悄儿找过文姨娘,私下和谈了一番话。正是受了玉夫人的鼓励,文姨娘的性子渐渐地也变了。

    凡事要主动,凡事要争取,逆来顺受是不行的。

    玉夫人的话,听得文姨娘心里连连感叹。可她也叹息:夫人既想得开,为何还要去寺院,而不搬回府里住呢?

    这些话她不敢问,不过却也不想再过被孙姨娘欺凌的日子了。

    文姨娘淡淡道:“我怎么会是孤家寡人?我有老爷,还有老太太。我的月例,又不是要的你的,我拿的是老太太给我的,你也只是替她发放。银子非你的银子,都是这府里的。听你这口气,竟好似拿下了整个府里的钱财大权一样?”

    孙姨娘一惊。

    好个锯了嘴的葫芦,平时还嫌弃她不会说话呢,小门小户的女子,见不得大场面,现在很会说话嘛?

    孙姨娘家道破落,父亲不过一个小小秀才,都是姨娘出身,可就仗着这些,她就敢欺负渔家出身的文姨娘。当初玉夫人做主将她买了来,孙姨娘的心里老大的不得劲儿,每天晚上做梦,总是梦见玉夫人和文姨娘拿着尖利的匕首,合伙谋害她。碍着老爷的面儿,又担心老太太看出自己欲行不轨,孙姨娘也只能趁着史渊不在,在房里继续扎纸人儿念咒语。

    “妹妹,你这话就不对了。到底,你位置比我低。凡事就该听我的。你听话了那么些年,为什么不能继续听话下去呢?”

    孙姨娘还在咄咄逼人。

    她这番形容,草庐一干下人都看不下去了。

    文姨娘就道:“我为何要听你的话。就算听话,也是挺老太太和老爷的。”

    “废话!我就代表老太太行事!你再敢犟嘴,我打你!”孙姨娘真的扬起了手。

    溪墨实在看不下去。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

    “文姨娘,我听说你那院子也小,也清静。一个人住也没意思。你若愿意,不如就收拾收拾,搬来这里。我这里虽然也僻静,但到底地方不算小,一概下人也多。你来了,凡事也有一个照顾。当初我母亲就对我说过的,只是你不愿意。现在我再问你,你可还愿意搬来?”

    文姨娘是懦弱,可夫人和溪墨待她一直不错,一直暗中补贴。这些,文姨娘都谨记于心。逢年过节,不,就算平时,她也省俭下一点碎银子,给夫人做个鞋垫送去寺院,给溪墨做几双鞋袜,聊表心意。

    文姨娘心里激动。她其实是愿意的,以前不应,实怕打搅了溪墨。

    她清楚自己的身份。

    一个无出的小妾,年华又渐老,凡事都该自觉。

    她那院儿里,其实住不得人了。一则破旧,二则阴暗。住了这十几年,她的腿脚都有点不利索了。这个当口,溪墨说出这番暖心的话,文姨娘感念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