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经书再显威
    缩小之后的战舰,此时已经不能称其为战舰,而是一个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极为强悍的个人用飞船了。

    飞船在空中乱窜,王冲则是提着族器,一路穷追不舍。

    在飞船之内的二哈和方林则是头皮发麻,现在,他们也能够感应到冥冥中有一双眼睛开始将目光聚集在他们身上。

    方林和二哈将飞船的控制权都交到了小雪和凯特琳的手上,毕竟这两人才是真正的老手。

    凯特琳自然是控制武器系统,小雪则是控制着飞船的行进,寻找着路线。

    此时的凯特琳也是杀心大起,她本来就对这些灵力宇宙的人没有什么好感。

    于是,她发射光束的目标,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竟是开始向着其他的目标攻击。

    凡事在射程之内的地方,全部都是目标。

    于是,地面上的建筑,建设在半空之中的星际飞船弹射轨道,也是开始了坍塌,有些直接被轰成微末。

    这引起的动静自然是极大的,钱家的那几个化灵境巅峰的修士,更加疯狂地朝着那飞船攻击而来。

    但是他们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弱了。

    王冲的镇魂鼎则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它的能量波纹,让飞船的系统都有些不正常了。

    而且王冲仅凭自己实力的攻击,也是能够给飞船造成很严重的伤害。

    小雪启动了飞船的穿梭功能,都被那镇魂鼎给打断了。

    没办法,只能按照飞船自己的速度前行。

    凯特琳控制着武器系统,对准那些建筑和王冲一顿乱轰。

    飞船在边战边退,目标,就是那李家的领地。

    从之前公屏上的地图定位来看,诺大的天神星已经全部被这八个家族给划分了,每一个家族的领地范围都十分的广。

    这李家的领地,和王家,钱家的领地,离得可不近。

    “不行啊,照这个速度,咱们肯定是赶不及了。那王冲要是继续缠着,等一会儿那些老家伙说不定都要出来了,咱们可就危险了。”小雪有些焦头烂额地说道。

    “要不,还是放出来那傀儡,让他们见识见识?”

    方林说道,小雪和凯特琳不能露出实力,是因为她们是灵气修炼者的原因,而方林识海之内的那个傀儡,不属于灵力也不属于灵气,自成一个体系,倒是确实不用怕这些东西。

    “不行!”

    方林的建议还是被小雪给否定掉了。

    “你那个傀儡,虽然不属于这个宇宙的能量,但是那可是灭世魇的气息,更会让那些大佬般的存在感应到,到时候甚至是至尊境的强者可能都会被惊到。”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照这样看来,那就是没有办法吧。

    “哼,反正都要差不多葬身在这里了,不如,咱们俩还是露出实力吧,暴露就暴露了,也总比这样被压着打舒服,而且,也不是没有机会。”

    凯特琳可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被区区化羽境的修士给欺负成这个样子,要是暴露之后,被至尊境的强者盯上后,被打死,他都觉得比这样好。

    “咱们还是再坚持一会儿吧,不到最后关头,一定不得使用,诶,对了,那本古典,可还有用?”

    小雪看到凯特琳之后,突然想起来这一茬。

    “对啊,那东西之前救过我们那么多次,可能还有用呢。”方林也是突然间,眼神中产生了希望。

    凯特琳也是神情一变,眉头略微展开,说道:“我试一试!”

    她从身体之中拿出那本《金刚经》,那书看起来还是一如既往的满是古朴气息,就是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用。

    她通过传输口,将那经书直接朝着外面紧追不舍的王冲丢去。

    王冲手上的镇魂鼎此时也是刚好一道能量波纹扩散而来,刚好轰击到那经书之上。

    但是那经书丝毫未损。

    而且,经受了轰击之后,那经书也是自主翻页,有一道道的金光射出。

    “有用!”

    凯特琳看到经书发出神光之后,大喜不已,众人也是神经一松。

    王冲则是脸色微变,他的镇魂鼎可是一件族器,一击之下,都不能摧毁的东西,可都不是凡品。

    而且,那些金光,让他都有些心悸。

    不止如此,在金光之中,还有一个佛像正在形成。

    没多久,一个金光闪闪的大佛形象就突兀得出现在天空之中。

    那大佛宝相**,双手合十坐立虚空之中。

    王冲拿起镇魂鼎,直接挥着镇魂鼎向着那佛像砸来。

    那佛像猛得睁开双眼,眼中射出两道神光,向着那王冲射去。

    但是,那神光却是没有射到王冲的身上,就被另外一股新加入战场的能量给抵消了。

    王冲前冲的身体也是被一股力量给震开了。

    “远古之人!?”

    一个暮气沉沉,行将就木的老者出现在空中,那老者眼睛都是深陷进去,快要看不见了,满身的腐朽气息。

    “灵神境!”

    凯特琳和小雪都是一惊,终于是有一个老家伙坐不住要出来了。

    “前辈为何阻我!”

    王冲到底还是向着那位钱家的族老低头行了一礼,而后问道。

    那老者眯着眼,背对着王冲,眼神则是看着那艘飞船,在他的眼睛中,飞船之内的三人一狗,都被看得清清楚楚。

    “老朽一副将死之身,本不想掺和你们这些破事,徒削我的生命本源,但是无奈不得不出来,不过老朽也只有一句话,你们之间的因果,跟老朽无关,老朽只是想跟你们说,不要在老朽这里打,要打,去别处,还有,从现在开始,钱家的人,也不得参与。”

    这位老者似乎在钱家的地位非常高,他的话一出,那些钱家的修士竟然真的全部都退下了,完全没有丝毫犹豫或者是其他的情感,只有服从。

    “前辈,何至于此,王家和钱家,可是世代交好,前辈也是那个时代的人,难道不知道吗?今日为何阻挠,不与我同拿眼前这些外来者?”

    王冲十分费解,这前辈出来竟然出来不是来帮忙拿人,而是来阻挠他拿人。

    在他看来,那些人虽然有些奇奇怪怪的法器或者特殊神能,但是实力还是低微,在他真正的修为面前,还是要乖乖束手就擒,这时候那位前辈突然出来,不让他在此地就将这些人拿住,去得别的领地,他们再次进入那神秘的空间,那要再抓,可就不是那么容易捕捉气息了的。

    但是这位前辈,可是钱家最为古老的一群存在之一,实力极其强悍,他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那位老者其实心里也是十分糟心,这王冲到底是怎么当上王家的家主的?刚才,要不是他亲自出手,只怕那王冲就要当场命丧黄泉了。

    刚才出来的那一个形象,可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而且,从一开始,他可是就在关注这场上的一切,那两个女子,仅凭肉身便有着很强的实力,一点气息都不出现,那可是得达到跟他们差不多相同的境界的肉身,才可以做到啊。

    而那巨大的金光佛像,似乎只是一击,就消散了,那经书也是自动关闭,飞回了飞船之内,并且自主归回到凯特琳的体内。

    “喂,老家伙,你说的我们是很赞同的,但是那家伙好像不太乐意啊。”

    本来他们几人在那老者出现之后,都是惊惧不已,小雪和凯特琳还好,二哈和方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那老者竟然一出来之后,说的是这些。

    “你们倒是放心,老朽说了钱家和老朽都不参与这些因果,那就一定不会参加,既然你们要斗,那就到别家去斗吧。”

    说罢,那老者挥一挥衣袖,飞船便消失在此地,出现在了别家。

    然后,他又对那王冲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偏于任何人,我将你也会送往他们所在的地方,不过,身为盟友家族,老朽还是忍不住要提醒你一句,那些家伙,可能不好惹,我话说到此,你自行决定吧。”

    再一挥手,那王冲也是同样出现在另外一家的领地之内。

    老者做完这些之后,一道神光从他掌心射出之后,那些被轰成废墟的建筑,都消散,此地化为一片光秃秃的天地,但是却是没有了曾经战斗过的气息。

    而后,那老者又回到自己该待的地方去了。

    在一个极为隐蔽的角落,还有两个和他身上气息差不多的存在。

    “老三,辛苦你了。”

    一个极为沧桑的声音传出来。

    那刚刚出去之后又重归的老者,则是说道:“大哥说得哪里话,你和二哥现在肉身腐朽得更加快速,自然是能少动手就少动手,我虽然也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比你们能多出手一两次的。”

    “唉,刚才那形象,分明是古籍上记载的神之形象,着实是让人太心惊了,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远古之神护身?虽说那些光头和道士都消失了,人们也从未见过,但是他们之前可是整片宇宙的主宰,咱们一个小小钱家,可是惹不起啊。”

    “可怜那王冲,井底之蛙,怕是要惹上一段极大的因果。”

    “王冲就不要管他了,咱们上面那个地神星的家族,可是暗中发过话了,王家上面的那个家族和那位大佬,似乎是有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咱们现在还是和王家缩短一些距离吧。从现在来看,倒也是觉得上面说的话是对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