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420章 遗憾
    在来的路上,宁晏已经对这个新建立的茶饮品牌有了全面的了解。

    谭雨秋在经过深思熟虑,外加宁事务管理所的一小点资料分析支持后,先行将品牌创立起来,取名为——

    雨前。

    硬要说有什么寓意的话,也是有的。

    在绿茶龙井中自古相传有一句话,‘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

    指的是龙井采摘最佳的两个时期,分别是清明节前与谷雨节前,从字面上也不难理解,明前珍贵过雨前。

    当然经历过时代变迁后,两种茶叶的标准市场价格都不太高。

    但。

    既然是明前贵过雨前,为什么谭雨秋还要取名为雨前。

    对此谭雨秋的解释是:“没想太多,就要那么个意思,首次创业,在品牌命名上总想跟自己名字有点关系。”

    “……”

    谭雨秋这么一说,宁晏就明白了。

    对谭雨秋来说,大概就意味着是雨秋向前。

    雨前这个品牌在创立并且研发成功水果绿茶等之后,按照谭雨秋定下的覆盖策略,已经在四大一线和十来个新一线城市铺开了店面。

    当然,每个城市暂时只有一家旗舰展示店。

    都开在人流量最大的商场一隅。

    这就是资金充分下带来的魄力和胆量。

    相关的资料显示,雨前品牌上市后迅速成为新的网红茶饮。

    没有效仿其它品牌讲一堆的故事,又碰瓷说等挣了钱就去告谁谁谁的。

    更不像什么茶不茶的借用什么制茶大师的名字,以营销手法将原本普通的茶叶推向7000块一斤的价格。

    就只是赶着‘快消’这股风,自然而然的扩散。

    以味道征服了喜欢第一口就感受到味蕾刺激的消费者们。

    暂时来说,算是风靡。

    一共十六家旗舰店都在迅速回本,然后营利中……

    “……”

    “忙我能理解,听说希望加盟、合并、提供融资渠道等等的合作方案都快堆满你的办公室了。”宁晏笑着打趣道。

    “但茫,我不是很理解,不应该是这个时候出现的情绪。”

    谭雨秋叹了口气:“太顺利了,一切都像是在做梦一样。”

    “我没能得到我想要的失败再逐渐成功的经验。”

    “你知道的,想做茶饮,只是我想介入事业的开始,可以说我并不喜欢这样的一份事业,出发点很简单,只是想借这股风挣点钱。”

    “现在摆在我案头的各种案例,已经有提出上市的了。”

    “太夸张了。”

    宁晏是明白谭雨秋话里意思的。

    ‘快消’已经逐渐成为一片红海。

    根据相关的分析报告指出,这种文化将在2025年左右消亡,届时会出现新的蓝海市场。

    所以介入茶饮,本就不是一份可以长久的事业。

    这是谭雨秋一早就知道的事情。

    她的目的是借助这股风,积累做事业的经验。

    是的。

    经验。

    经验在很多情况下等同于失败经历。

    然而,雨前这个品牌从创立到现在,满打满算都没有两个月。

    但顺利得不像话。

    “我没有插手过。”宁晏忽然说道。

    接着宁晏又说:“万事开头难,你现在觉得很顺利,可能是还没有开头。”

    谭雨秋豁然开朗。

    “宁总果然是宁总。”

    接着笑了起来:“这次来京城,是有什么事情吗?”

    “转道,顺路过来看看你玩儿的怎么样了,待一半天的就去下个地方避暑了。”宁晏笑了笑。

    他知道谭雨秋已经反应了过来。

    应该说通过创立茶饮品牌的顺利,谭雨秋逐渐发现了自己还没有寻找到自己能做的,想要做的,喜欢做的,最终将要做的这几个事情的答案。

    并且因为过分的顺利与忙碌,毫不意外的产生了茫然的情绪。

    但宁晏站在客观的、略第三方视野的角度,一句话就点醒了谭雨秋。

    “行,那我就不多留你了,中午一块吃个饭。”谭雨秋道。

    ……………

    在京城短暂逗留后,宁晏继续了自己的行程。

    只是一路上沉默的次数增加了不少。

    这一点是颜芷发现的。

    也就是说,就颜芷所知道的是,自从离开平壤,宁晏的心里就一直装着事情。

    从京城去了北戴河。

    这处著名的避暑胜地,果然名不虚传。

    宁晏特地去了一些网红景点溜达了一圈,也去看了看在夏天也不热的海边。

    溜溜达达的,最后住进了疗养院。

    是那个传说中不对外开放的疗养院,偶尔能碰到的都是老干部。

    鲜有年轻人。

    偶有在运动场所碰到的年轻人大多都是目不斜视,仿佛看不见旁边的人一样。

    这里,比很多地方更像是一座古宫殿,约定俗成的潜规则讳莫如深。

    但宁晏显然不在此列。

    之所以忽然想着住进疗养院,宁晏也只是一时兴起。

    甚至将之后的行程延后了些许。

    “……老头,我今天下午就走了,没什么事情我都不来看你这个臭棋篓子。”

    这天,宁晏正跟人对弈中国象棋,边轻松的抽马将军,边说。

    宁晏在任何一个棋种里面都不太有水准。

    跟对面这个八十多岁的貌似普通老头倒是杀得难解难分。

    “嚯,宁小子要走了?”黄老头道。

    “嘿,你这瞧不起谁呢,将军了不起喔,我也会!将!”

    “说起来你在这里也待了一个星期,以你现在的时间安排来说,有点奢侈,我也不知道你闹没闹明白你想要知道的事情,不过,我多嘴说一句,不管怎样,未来终究是你们年轻人的,一切皆有可能。”

    宁晏笑着道:“我懂我懂,花花世界终究是我们年轻人的嘛。”

    “……”

    同黄老头下完棋后,宁晏耷拉着拖孩一路穿过老年人健身广场,跟老头老太们笑着打了些招呼。

    回自己的房间简单拾掇后,离开了这个卧虎藏龙的疗养院。

    某位臭棋篓子前国·级退休黄老头站在窗前望着宁晏的背影,叹了口气:“老喽。”

    又兜兜转转了半个多月后,宁晏回到了鹏城。

    “有点遗憾,没想到到了还是没能消费完全部的额度。”

    坐在大南山紫园别墅的客厅里,宁晏叹了口气道。

    是的。

    今天已经是8月31日了。

    而且是傍晚时分。

    距离这个阶段的截止时间晚8点已经不足三小时了。

    宁晏也没什么心思去搞什么突击消费,不存在的。

    即便给碎山岛投入了超过三十亿的资金,兜兜转转看了很多风景,搞了许多事情,最终也还是剩下了许多的钱。

    颜芷接过话头:“是有点遗憾,截止到目前为止,累计消费额度50亿,剩余4亿7千6百32万5千400。”

    “要是一切都能按照计划走的话,估计就能消费完了。”宁晏不置可否的道。

    “行,准备准备,明天早上赶高铁回家了……”

    完全体会到了享受金钱带来的乐趣的宁晏,再不像之前那样,想要趁着这点时间搞点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到几千万到几亿几十亿。

    宁晏已经充分的感受到了由金钱带来的变化。

    也感受到了一些以前不曾感受到的‘风景’。

    心中也装了一些以前不可能去装进去的事情。

    整体来说。

    遗憾是有的。

    美好也是有的。

    如此,

    甚好。

    (本卷完)

    ======

    破碗,这一卷兜兜转转,乱七八糟的,总算是写完了……明天可能没更新,后天开始新一卷。

    ()

    搜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