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99.傅玉灵
    过不多久,就有不少人排着队陆续进来赠皇后礼物。一些珠玉之类的,沈青欢倒是不甚在意,不过,还有人送了一尊白玉送子观音来的,倒叫沈青欢微微红了脸,谁能想到,她一个颇受圣恩的皇后,竟然未承雨露过。

    祁晏此时看了她一眼,道:“朕都不急,他们倒是急得很。”

    沈青欢忍不住撇了撇嘴。

    祁晏又道:“只是不知皇后什么时候愿意给朕...”

    “别说了!”沈青欢忙打断他,“大庭广众之下,皇上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

    “朕的皇后,不好意思了,那不如今晚就...”

    沈青欢又道:“今晚我要问你一个问题。”,一边说着,一边还剥了一颗水晶葡萄的皮,塞进了祁晏的嘴里。

    祁晏感受水晶葡萄的汁水在口中蔓延开来,点了点头,道:“自然,你想问什么,朕都会和你说。”半晌,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他缓缓开口,“这葡萄的味道,与你一样好。”

    沈青欢剥着葡萄的手抖了抖,狠狠看了他一眼,把葡萄丢到他身上,道:“你自己剥吧。”

    祁晏越看她越觉得可爱,生气的时候,也是如此可爱的模样。他只觉得自己越发心仪她了。

    赠礼完毕,接着便是一个又一个的助兴表演。

    其实今日的表演与往日宴会并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不过因为沈青欢心情极好,所以看什么都觉得好。有几个舞乐房的人上前奏了一曲凤求凰,她觉得十分好,赏了不少银子。

    等到所有节目都上完了的时候,不知是哪位大臣,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先向祁晏和沈青欢敬了一杯酒,开口道:“这杯酒,老臣敬皇上和皇后娘娘。招月的皇上与皇后恩爱如斯,吾等看来,着实感动欣慰。”

    沈青欢高兴,拿着酒杯一饮而尽。

    那人继续说:“为给皇后千秋庆贺,老臣特地让小女玉灵苦练一曲离相逢助兴,还望皇上皇后不要嫌弃小女技拙才浅。”

    这种请求,沈青欢自然是不会拒绝,可答应后,看到祁晏的脸色有些微微变化,她也顺着想了下去。

    那人说...他的女儿,叫什么?

    玉灵?

    这个名字,仿佛有些耳熟,决不是她第一次听见了...

    她皱起了眉头,忽然在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最近常常听到的名字。

    傅玉灵!

    这个大臣,是统领傅启!

    她终于知道祁晏的脸色为什么会微微变化了。还来不及思考,沈青欢已经看见眼前出现一个身姿妙曼,容色倾城的黄衣罗裙女子款款上前。一双眸子如同秋水微微波荡,红唇烈却不妖,一头及腰的长发被绾了起来,并没有戴什么珠玉,而是在发尾处绑了一根淡黄色的丝带。身姿绰绰,飘逸若仙。

    只见她足尖微点,如同蜻蜓点水般轻盈,水袖微微一甩,便送来一阵淡淡的清香至沈青欢的面前,不浓郁,但是很好闻。

    傅玉灵人如其名,如同白玉一般钟灵毓秀,她身量纤纤,这一曲离相逢,被她独舞得淋漓尽致,分别与相逢之时的爱恨,竟在她的脸上,她的眼中,流露得完完全全。

    沈青欢心中不觉有些凉意,方才傅统领说的那个“技拙才浅”,可真是太折煞这位美人了。若说刚才舞乐房的女子舞的已是不差了,那傅玉灵大抵还要再比她们高上个几层水平吧。

    沈青欢自认自己没有什么才艺,即使是抚琴舞蹈,也只学了个马马虎虎,能表演已是不错,可与傅玉灵,确实是天差地别。

    傅玉灵一曲舞毕,她不觉心头有些酸涩,却还是碍着面子,要第一个鼓起掌来,象征性地夸几句。

    “臣女自知舞的不好,为博娘娘和皇上一笑,只能献丑了。”傅玉灵的声音也好听,如同黄鹂。沈青欢想,她若是唱起歌来,一定也很动人。

    沈青欢有些不敢看祁晏的表情,她怕看到他欣赏的目光。毕竟,傅玉灵不像绿泱一样魅惑勾人,而是清纯出逸,如同水中白莲,山中百合。她不自信,也不确定祁晏会不会喜欢她。

    傅玉灵声音缓缓落下,在座的便鼓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一个个便都投去了赞赏的目光。连宫中服侍的宫娥太监们,虽然有些紧张地望着最上方的帝后,但还是忍不住用崇拜的目光看着傅玉灵。

    半晌,祁晏才开口,声音带着一丝赞赏的味道:“不错,早听闻傅统领的女儿钟灵毓秀,如今一舞确然如此。”

    虽然语气依旧客气,但沈青欢知道,祁晏这个人,很少这么主动夸别人,而且用上了“钟灵毓秀”这四个字,对一个女子来说,这是多高的评价。

    可她看着傅玉灵,却觉得她实在是个没有心机的人,灵动的双眼透露着得到认可的喜悦。她脸上的笑也只是有些讪讪地道:“赏。”

    “多谢皇后娘娘。”傅玉灵盈盈一拜。

    好在傅启没有再说下去了,若当着她的千秋之礼,便说要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后宫这样的话,实在是不给她的面子。不过,沈青欢脸上的笑容,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接下来的宴席,她几乎是味同嚼蜡,度日如年。

    宴席快要结束的时候,不知是谁问了一句:“皇后娘娘生辰,皇上与皇后伉俪情深,大家都很想开开眼界,看看皇上赠了皇后什么呢。”

    祁晏一笑,说:“本来是打算私下里给皇后的,既然大家想看,提前拿出来也并无不可。”

    不知是不是沈青欢过于多心,她觉得在此刻听到“皇后”这两个字,微微有些刺耳。明明私下里,祁晏都是叫她“青欢”的,她竟然小心眼地觉得,他是因为傅玉灵在此,才用如此疏远的语气称呼她。

    祁晏拍了拍手,从边上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木盒,递到了沈青欢的眼前。青欢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他,里面的是一个晶莹剔透的玉镯,玉质润滑,堪称佳品。

    众人皆有些唏嘘,这祁晏在沈青欢身上的心思,确实不高,不过只是一个玉镯而已,即便品质再好,他是天下之主,要什么没有?可偏偏只是送了她一枚玉镯而已。沈青欢自小娇生惯养,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虽然玉镯确实是上品,可如今在她眼里,也不过如同草芥一般。

    她只是敷衍地笑了笑,然后说:“多谢皇上。”

    接下来,殿上的人也都应付性地说了几句恭维话,落在沈青欢耳朵里却显得尤为刺耳。

    这一个不像样的宴会,终于是过去了。

    夜晚,沈青欢坐在饭桌前,面对眼前的山珍海味,一口也吃不下去。红袖以为是因为祁晏还在忙,没有来得及陪她吃晚饭,她才如此惆怅。便开口道:“娘娘不必忧心,皇上只是在忙,一会儿就过来了。”

    沈青欢看了红袖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

    过了两柱香的时间,承欢殿的门被轻轻叩了开来,沈青欢正坐在饭桌前面发着呆。祁晏轻轻走了过去,看见她这副模样,微微有些心疼。

    “在做什么?”

    沈青欢回神,看着祁晏,久久地不说话,良久,才道:“吃饭。”

    “吃饭?朕看你这一桌饭,都没有动过筷子吧?”

    沈青欢实在没心思和他说说笑笑,只是看着他,一言不发。

    祁晏知道她今天因为傅玉灵的事情,心里肯定不舒服,如今这个样子也是情理之中,大不了他放低姿态,说几句轻软的话也就罢了。

    “其实我还为你准备了另一份礼物。”祁晏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沈青欢。

    沈青欢吸了吸鼻子,拿过那个盒子,打开一看,是几缕青丝编成的手链。她眉间微微一动,把手链拿了出来,轻声道:“这是...”

    “我趁你睡觉的时候,在你耳边的头发剪了一小缕,与我的一缕缠在了一起,串上红豆,亲手做了手链。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贵重的东西,但这个,你一定会喜欢,对吗?”

    其实祁晏说的没错,在这么多礼物里,青欢最喜欢的就是这串红豆青丝手串了。她拿着那串手链,久久不语,眼泪不知怎么,就落了下来。

    “怎么了,哭什么?”

    沈青欢不说话,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应该开心的,可是她脑子里想的却是,这么珍贵的礼物,能代表他对自己的一片真心的礼物,他却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拿出来,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对自己的用心吧?

    祁晏看她的表情仍是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便又耐着性子,问:“你今日不是说,晚上有话要问我吗?”

    沈青欢动了动嘴唇,她本来要问他什么来着?是了,她要问他,关于那枚金钗的事情,可是如今,她却开不了口。半晌,她颤动着唇瓣,缓缓开口:“你与...与那傅统领家的小姐,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你会不会要纳她为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