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一百十四章 那就是兔子!
    到达后台,巨山和魂之炎公会的双方早就已经准备就绪。

    在看到人鱼之歌进来之后,两支公会的人早早就已经站起来。

    而被选定出战的双方公会成员则是早已经摩拳擦掌,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

    “我之前还有些怀疑。但我真的想说,当初商定获胜者只有一百枚金币的奖励,实在是有些少了。”

    驰雷会长晃了晃手指,一些闪电在他的指尖闪烁——

    “你们人鱼之歌还真是厉害,竟然真的能够办成这场集会!而且人那么多,你们至少可以赚个五六百金币了吧?”

    可可耸耸肩,笑了一下,从裙子的腰带上拔出钢铁法杖,对着那两名首战成员施加诅咒。

    忌廉倒是抱着双臂笑道:“羡慕吧?虽然我们公会小,可我们会长可不简单!”

    吉斯这位会长倒是点点头,一脸认可地说道:“就算是在泄湖城,也不可能有公会能够做到动员整个小镇这种事情来。你们的会长真的很不简单,他究竟是什么来历?这么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看起来也不像是魔法师。”

    人鱼之歌成员们互相看了一眼,纷纷闭上嘴。毕竟之前泄露自家会长什么都不会可是吃了大苦头了。

    但布莱德终究还是忍不住,笑着说道:“我们会长只是一个毕业于老滕树学院的学生,除此之外,没啦。”

    “老滕树学院的毕业生……现在都那么厉害了吗?”

    吉斯转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喃喃自语道:“如果我可以让我女儿也去上老滕树学院的魔法系的话……唉,想什么呢,那可是一笔大钱!不过……如果这次赢了的话,说不定……”

    另一边的驰雷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摆出一副凶相脸:“臭小子,听到了没有?人家是老滕树学院的毕业生!高材生就是那么厉害!这次赢了之后我就送你去首都读书!你一定要给我争一口气回来,听到没有!”

    罗伯特十分灵巧地向旁边闪过,一脸嘿嘿笑着点头。同时,他略微看了一眼对面的那位寒冰魔法师,眼神中闪烁出些许不一样的光彩。

    看看时间,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外面也不知道艾罗说了什么,人群再一次地开始欢呼!

    伴随着天上的烟花璀璨,震耳欲聋的掌声从外面猛地传了进来。

    忌廉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拿出一个标着1号一个标着2号的袖章给那两名即将参加战斗的公会成员戴上。圣饼则是抬起手在两人的胸口略微按下。

    “现在!让我们有请此次公会战争的主角!有请巨山公会的吉斯·爆锤会长,以及魂之炎公会的驰雷·费尔会长带领他们的公会成员登场!”

    伴随着再一次响起的轰动掌声,两支公会成员带着些许的僵硬,从一旁的建筑走出,沿着通道缓缓走进竞技场的中央,在两边站好。

    无数的火把将整个竞技场照耀的如同白昼!四周围观群众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神更是如同聚光灯!

    在艾罗的介绍之下,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

    这些充满崇拜与鼓劲的欢呼声让两支公会差不多全都陷入慷慨激昂的情绪,脑海中除了对对方的仇恨之外,竟然真的产生了些许想要好好打这一场的冲动!

    介绍完毕,除了那战斗成员之外,双方公会沿着通道退回建筑内。而艾罗也是在最后一次鼓动双方的情绪之后,功成身退,快速地退入后台,迎接自己的公会成员们。

    “准备好了吗?”

    面对艾罗的提问,圣饼立刻将法杖往地上一敲,等待那两名即将战斗的成员身上猛地散发出一阵光芒后,他点点头。

    忌廉也是站在看台边缘,一边紧紧盯着那正在调整呼吸的两人,一边冲着后面竖起大拇指。

    布莱德点点头,和芭菲两人一人拿着一把小刀,随时准备刺向那两只被绑的结结实实的钩齿鼠。

    至于可可嘛,也不知道她是受不了明天的早中晚饭,还是纯粹孩童心性想要看看外面的战斗,一溜烟地就跑了出去,趴在护栏边缘兴奋地看着。

    眼看这一切都已经准备完毕,艾罗一脸欣慰地向着那边扮演裁判的小烈酒老板竖起大拇指。

    哔——————!!!

    伴随着一阵口哨声,鹈鹕镇有史以来举办的第一场公会战争,就在这圣夜祭的欢乐气氛下隆重展开!

    随着那两名战士以如同狂风一般地移动后接触,刀刃碰撞再次分开,这精彩绝伦的战斗让这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们看的是大呼过瘾!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看着如此盛大的场面,艾罗知道,自己今晚恐怕要兴奋地失眠了。

    ——1301年12月30日,圣夜祭,伙食费:-5银4铁,服装费:-1金,结余:7金7银6铜1铁(赃款结余:34金7银7铜,门票售出:1021张,总计31金5铜)

    叮当当当~~~~

    不管任何时候听,这个声音都是那么的动听,那么的让人身心舒畅。

    尽管已经熬了一整个通宵,但艾罗现在却是觉得神清气爽,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加精神的时候了。

    他不断地将那些钱币从袋子里面拿出,然后丢下去,听着钱币之间互相撞击所发出来的悦耳声音。对于现在的艾罗来说,这恐怕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美妙的音乐了吧。

    可惜……

    “呜呜……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分啊……!”

    一想到这些钱在两个月后就要一口气分给鹈鹕镇一半,虽然这个条件是自己当初一口答应下来的,可真的要把钱掏出去的时候,还是会肉痛啊!尤其是这些明明已经进入自己口袋的钱。

    带着些许感伤,又带着些许兴奋的心情,艾罗十分矛盾地看着钱袋中的这些金币。在反复看了许久,对着里面的这些金属圆盘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之后,他才算是稍稍收敛起自己的精神,将钱袋收好,放进柜子下面的保险柜中。

    昨天的比赛精彩程度超乎艾罗的想象,原本他以为最多也就是像自家的布莱德和忌廉战斗时候的那种表现,可真正看了之后他才算是了解到,两名两个公会的顶级战士之间的战斗,究竟是多么的华丽而精彩!

    那让人眼花缭乱的剑技,一瞬间出现在这里,一瞬间又出现在那里的残影!还有那一剑下去整个竞技场上得狂风都会随之被撕扯开来的强大压迫感。

    双方的实力彼此之间只是在伯仲之间,战斗也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回合。一直到最后几秒钟,巨山公会的战士才终于看准一次对方十分渺小的失误,一剑划过对方的喉咙。

    魂之炎公会的战士不幸就此落败,艾罗记得很清楚,当这位战士因为诅咒而浑身乏力,不得不躺在地上的时候,他的眼神中是多么的不甘。可以想象,如果在这最后的几秒钟他能够再警惕一点的话,说不定这场胜负就会颠倒过来吧。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战斗结束之后,巨山公会领先十分。

    但在比赛结束之后,围观这场战斗的所有人都热烈地鼓起掌。即便是对于那位失败的战士也是同样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这种拼尽全力,最后奉献出精彩比赛后获得的掌声,或许也可以稍稍平复这位落败战士的不甘与懊悔吧。

    艾罗一边赞叹,一边幻想着自己公会的成员将来也会变得这么强。嗯,一定会变得那么强的!一定!

    但也正是因为这无与伦比的精彩比赛,这场战斗所能够起到的宣传作用大大超乎自己的想象。

    在比赛结束之后,那些观众们甚至都不肯退场。每个人都高声呼喊着再来一场,再来一场!

    艾罗不得不亲自出面向众人解释现在时间晚了,希望各位能够好好回去休息。

    可既然没有看到下一场比赛,但众人随后要求立刻购买下一场比赛的门票。

    对于这种热烈的要求,艾罗除了惊讶之外,也只能感叹自己这一次的宝,总算是押对了。

    “不知道门票制作的怎么样了。”

    艾罗看着手中的工作手册,上面还有许多之前日子里没有时间搞定的细枝末节的问题等待去处理。

    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门票,现在艾罗有信心把这场门票卖出一个好价钱。这样的话,两个月之后自己说不定真的可以在不亏本的情况下,还好好地赚上一笔呢!

    可正在艾罗整理着手中的工作手册,准备从柜台后面走出来的时候,一旁的厨房门却是突然打开,可可如同一头受惊的野猪一般从里面冲了出来,头也不回地冲向大门口。

    “怎么了?”

    艾罗微笑地问了一句。

    这个小女孩扒着大门,大半个身体已经出去了,只有一个脑袋还往这边探头探脑,大声而紧张地喊道:“我是不会被骗的!绝对不会!我昨天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别把我当成小孩子!我可没有那么好骗!”

    听到这个小丫头这么吵吵闹闹地叫,艾罗不由得再次望着厨房大门。

    此时,忌廉身上披着皮质围裙,双手拿着用来肢解动物骨头和肉的大刀走了出来。在看到这边的艾罗和那边一脸警惕的可可之后,这位盗贼只能冲着自家会长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艾罗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立刻面带微笑地望着那边的可可,缓缓说道:“可可,你不相信忌廉,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那哪里像是钩齿鼠啦,你想多了呀。”

    “不!那就是钩齿鼠,肯定就是!”

    可可依然扒着门,一副认定了的模样——

    “会长哥哥!你答应过我的!你答应我不会吃魔兽的!我不要!我绝对不要吃钩齿鼠!昨天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将两只钩齿鼠绑住,然后布莱德和芭菲时不时地往那两只钩齿鼠身上划两刀!我可可今天就算饿死,就算离家出走,就算脱离公会也绝对不会吃那钩齿鼠一口!!!”

    艾罗略微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唉……可可,你不相信忌廉,难道连我都不相信吗?昨天杀掉的钩齿鼠已经处理掉了。你要想啊,那两只钩齿鼠是在经历了战斗之后,身上流了很多血,经历过很多挣扎之后才死掉的。这样的肉质光是想一想就知道很难吃,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公会成员吃那么难吃的东西呢?”

    “所以,今天早上忌廉拿回来的真的是两只野兔啦。虽然都扒了皮,你可能认不出来了,但扒了皮的野兔真的长这个样子的啦。”

    “今晚,我给你烤野兔吃好不好?很香甜的,你的会长哥哥烤东西的水平还是有一点的嘛~~~”

    艾罗说的很轻柔,也很温和。

    在这和缓的语气之下,扒着门的可可略微有些犹豫,那双大眼睛显得有些游移不定,一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相信自家会长。

    犹豫了半天,她才稍稍往公会里面探进来一点点身子:“你……说真的?那真的是兔子肉吗?会长哥哥,你不骗我?”

    眼看这个小丫头开始有些相信,艾罗立刻加把劲。他耸了耸肩,将手中的文件抱起,说道:“我骗你干嘛?骗自家公会成员那么有趣啊。实在不放心,你今晚就自己尝尝。如果你能够从那些钩齿鼠的身上尝出哪怕一点点的茅坑的味道,你就算今后再也不吃饭了我也不会管你。”

    随后,艾罗没有给这个小丫头仔细思考的时间,直接就走出公会大门。

    而可可看到自家会长如此肯定地保证,原本的那些决心也在这一刻慢慢消磨掉了。

    她有些将信将疑地看了看远去的艾罗,再看看这边依然无奈苦笑的忌廉,想了很久之后,这才略微迟疑地点了点头,走进公会。

    艾罗躲在远处,看到可可重新回到公会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忌廉这个盗贼对付一个小女孩应该算是轻轻松松了吧?自己也好放心去工作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