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7章 原来没死
    “你才坏了呢?会不会用形容词,我那是发烧,烧的难受就睡了一会。”孟瑶拍了下她的手臂。

    “你的一会快把人魂都吓没了,怎么样江少知道了吗?”陈可问着。

    “你都知道了,他能不知道。”孟瑶简直快要疯了,这两天天天的电话查岗,还必须是视频电话,都快要晕倒了。

    “啧啧,我就纳了闷了,怎么这次没有千里飞奔过来。”陈可很夸张的说着。

    “就是怕他会飞过来,我妈跟他说我跟同学去爬山了,没信号,所以没办法找到我,但是你知道吗,我醒了还傻傻的配合着继续圆下去,但是忘记了最重要的是电话是接通的,所以没信号明显说不过去。”孟瑶有些无奈,所以这两天天天别监视的感觉。

    “在精明的江少面前,说这样的谎显然一时想不到好的借口胡诌的。那你这几天不会太好过,我觉得。”陈可跟孟瑶认识的时间太长了,而孟瑶和江逸臣之间的感情也没哟什么可隐瞒的秘密事情,所以她知道的还是很多。

    “别提了,天天要视频,反正我觉得特别尴尬。”孟瑶想着就头大。

    “好了,我们有限的时间就不要讨论你甜蜜的爱情了,我刚进来的时候好像看你在看书?”语气相当惊讶。

    “是啊,就无聊,总得找点事做,这两天下午还每天看了部电影。”孟瑶觉得好正常,学生不是应该学习的吗,高中到大学也就是换个地方而已,于她看来。

    “好吧,说的也是,我现在每天一下班就赶回去洗澡,吃饭,陪我妈说说话,已经很累了,就想睡觉。”虽然看起来是蛮轻松的工作,但是也还是需要打起精神,而且一天十个小时的上班时间,再加上来回骑小电驴的一个小时,其实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像她这样以前连碗都没洗过的人,只是这一年让她成长太多。

    “辛苦你了,你上学的钱够不够?”孟瑶有些不放心,陈家的情况她真的不是很了解,这话她也不是第一次问了,总觉得不放心。

    “瘦死的骆驼总还有点骨头和皮吧,你放心好了,有你这个大金主,我怎么可能委屈我自己。”陈可坏坏的笑着,一如既往的看着孟瑶,伸出她那双不老实的小手。

    “停,求你放过我。”下一刻还没挨到自己,孟瑶已经开始求饶了,因为每次陈可都会挠痒痒,她大概除了手以外,在这样的情形下,每个地方都感觉到有虫子爬过。

    “切,就那么点出息,要是你这弱点被江少知道了,你该怎么办。”孟瑶怕痒也是因为陈可的关系,她经常习惯性的逗孟瑶,久而久之孟瑶一看到她的手和她那坏坏的笑,就情不自禁的起鸡皮疙瘩。

    “你还说,不是因为你我能这样吗?”什么叫可恶,这大概就是了吧,孟瑶恨的牙痒痒,但是还是没办法提起气来,毕竟跟这比起来,接下来越来越少的见面才让人更难受,陈可知道她这样,其实大多时候也就做做样子,不会真的痒痒她。

    “好了,对不起,我坚决不会告诉别人,你放心好了。”陈可笑得前俯后仰,刚刚孟瑶的样子真的太好笑了,不过因为幅度大,椅子往前滑,差点摔了。“我去,很久没坐这把椅子都快忘了,这底下还有轮子。”

    “叩叩,”敲门的声音,然后就是门把转动的声音,进来的是桂姨,她拿着些鲜榨的果汁,还有些点心和水果,在一个托盘里,好几种颜色混搭在一起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辛苦桂姨了。”孟瑶笑笑说着。

    “不辛苦,这水果可是可儿刚拎过来的,切的时候,我尝了一下,确实味道更重些,好吃多了。”桂姨赶紧介绍着。

    “什么,你上我们家来还带水果,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起都是有吃又拿的。”孟瑶说到一半觉得自己好像又说错话了,但是如果突然停下好像也显得很刻意,还好陈可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就是以前吃多了,所以现在长大了觉得不好意思,你放心中午我一定会尽力吃回来的。”又是夸张的挤眉弄眼,是她习惯的表情,但是大家好像被一层看不见的东西隔离了。

    “行,你们慢慢聊,我先去买菜,等会中午做好吃的。”桂姨感觉气氛稍微有点奇怪,以为是自己的原因,说着就往门外走。

    “可儿,你记得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在一起玩的么?”孟瑶突然问着。

    “怎么这么问,我们可能从你出生就在一块玩了吧!”虽然那时候没有记忆,但是大人就是这么告诉她们的,因为当初两位爸爸大学毕业,刚好都在市政机关工作。

    “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可以不回答,但是希望你不要骗我!”孟瑶突然很严肃,这让陈可有些诧异。

    “你不要这么严肃好不,我突然觉得有点怕怕的!我没有什么事情故意瞒你!”陈可心里发毛,第一见孟瑶这种表情。

    “那好,我们小时候是不是还有一个玩伴,是个男孩子,喜欢穿一身蓝色牛仔衣,白色球鞋!”孟瑶问着,眼睛紧盯着陈可。

    果然陈可顿时慌乱无比,“瑶瑶,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我不记得。”强装镇定,因为孟瑶上次发烧以后,她曾经和孟瑶说起过这个小伙伴,被大人斥责,一通,“瑶瑶都快吓死了,这种话以后不准再说。”

    “可是子骞哥哥没有死啊!”

    “没死也不能说,提起他会让瑶瑶想起恐怖的事情,会生病!”她似懂非懂的点头答应,当时的她看来陈子骞只是偶尔跟她们玩在一起,确实不比孟瑶重要。

    “你撒谎,我想起来了!”孟瑶有些生气,前一刻答应她不骗她,后一秒,张口胡说。

    “什么,你真的想起来了,所以你再一次发烧了?”陈可觉得孟瑶突然发烧昏迷的原因找到了,但是她这样就完全暴露了

    “所以你上次去游泳的时候就开始骗我了!”孟瑶想到当时的她问过陈可,但是陈可否认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