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婚礼
    姜明和凌汐月几乎同时从睡梦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彼此的眼睛。

    凌汐月害羞的拉过被子,蒙住自己的头,不让姜明看到自己的窘态,姜明轻轻一笑,凌汐月的害羞只能更加激发他的爱怜之心。

    “汐月,该起床了。”姜明轻轻推动几下凌汐月的被子。

    凌汐月的头从被子里钻出来,看了一眼散落在地上的衣物,面色羞红:“你出去,不许看。”

    姜明有些郁闷,该看的昨晚已经都看完了,甚至都用手和嘴接触过了,怎么现在反而害羞了呢?昨晚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不过郁闷归郁闷,姜明还是没有趁机挑逗凌汐月,当女儿恼羞成怒的时候,下手从来都是没轻没重的,他可不想因此被凌汐月收拾。但是他也没有离开床上,而是偏过头去,闭上眼睛。

    他以前听说过很多沉迷于酒色的人,他们本来是一代豪杰,但是因为酒色亏空了身体,然后沦落为平凡,最终酿成恶果。本来姜明是对这样的人很不屑的,但是在经历了昨晚的美妙之后,他觉得这样是情有可原的。

    有些事情只有品尝过了,才知道它的美妙,现在的姜明还沉浸在昨晚的美妙回忆中。

    如果是沉迷于凌汐月的美色中,似乎堕落也是正常的。

    凌汐月正要起身,忽然看到一个托盘上已经摆好了全新的换洗衣物,不禁俏脸一红,正要上前去取,可是双腿一阵酥软,使不上劲来。

    她的脸色简直红的要滴出血来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如果不想动,那就不要动了,交给我来就好了。”一团热气吐在凌汐月的耳根部位,令她低下头,说不出话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谁?”凌汐月赶忙用被子遮盖好身子,急促地问道。

    “汐月姐姐,现在都已经中午了,你们怎么还不起床啊!”门外传来了浮萍清脆悦耳的声音。

    凌汐月低着头,不知道该怎样应声。

    “浮萍,你去告诉你凌伯伯,我们梳洗之后就去为他奉茶。”姜明回应道。

    “好的。”浮萍蹦蹦跳跳的立刻了。

    “奉茶!”凌汐月这才意识到还有早起奉茶的事情,可是现在已经中午了,他们两人才刚刚醒来。

    都怪这个坏人,昨晚那么晚才放过她,让她出了这么大的丑。凌汐月向姜明投去一个嗔怪的眼神。

    姜明看到凌汐月一脸娇羞的嗔怪眼神,则在心里考虑一下要不要再晚一些再去了。

    鱼水之欢容易让人沉迷,特别是新婚燕尔之际,更是让人流连忘返,忘却一切正事,不过两人都是心志坚定的人,在短暂的沉迷之后,一切还是回到了正轨。

    他们给了自己七天的放纵时间,这七天里,他们不理政务,不修武道,每天只是游山玩水,晚上则......咳咳,具体情况就不写了。

    七天之后,凌汐月带着姜明为母亲扫墓。

    在这个时代,坟墓是只有少数人的权力,大多数人都是将亲人的尸骨裹上草席,然后掩埋就算是处理好了,如果为死者付出太多,那么生者下去陪伴的日子也不会太远。所以能够立下墓碑墓穴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家。

    凌汐月的母亲在病逝之前曾经立下遗嘱,将自己的尸骨埋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山林中,不立墓碑,只栽种两棵月桂花树作为标识,而爱惜妻子的凌文津当然答应了爱妻最后的请求。

    来到凌母的墓穴前,凌汐月将一篮子瓜果放下,然后对着凌母墓前的月桂说话了;

    “娘,女儿嫁人了,女儿的夫君对我很好,也是因为他,才能将我的真正天赋发挥出来,否则女儿就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千金大小姐,而不是如今名震东洲的圣武候,并且成为武道修行者的领袖,带领武道在这个世界上复苏。”

    “您虽然去的早,但是在女儿心目中,您一直都是宠溺女儿的漂亮娘亲,但是,今天女儿要得罪了。”

    说到最后,凌汐月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了。

    “汐月,你要做什么?”姜明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凌汐月转身看向姜明:“我知道修仙者都精通风水,否则不会轻易调动天地之力,现在你来看看我娘墓穴的风水可好?”

    姜明沉吟片刻,道:“汐月,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很清醒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的心胸很宽广,气度很大,无论师门长辈对你做什么你都不会抱怨他们,不会埋怨他们,就算被他们算计了,你最多也只会放弃他们强加在你身上的使命,还把这视为不孝。”

    凌汐月的声音没有蕴含丝毫感情,“但是,我不一样,我没有你那么宽容的心态,没有包容一切的胸怀,如果想要操纵我的命运,就算是我最亲近的人,就算是为了我好,也要经过我的同意。如果不声不响地就想要控制我的人生,那么就算是死人,我也要将她拖出来,就算鞭尸也要让她将所有的事情全部说出来!”

    姜明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从来没有见过凌汐月的这一面,这是比杀伐果断还要冷酷无情的一面。她不和任何人讲道理,只要别人不对自己隐瞒。

    无论对方有什么理由,她都不认同,连鞭尸的话都说出来了,可见凌汐月到底下定了多大的决心。

    他此时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没有任何事情向凌汐月隐瞒,否则失去她也是迟早的事情。

    “无论是山川走势,还是百川归海,一草一木,一花一石,都是风水;天工造化,人工雕琢,也是风水,风水之道无处不在。”

    姜明走向两颗月桂树,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树皮,“但是,这里的风水我看不到,甚至如果不是我的眼睛看到,我的手可以触摸到,我连这里的事物是真是假都是不知道的,在我的元神探查和对道的感悟中,这里根本不存在。”

    “这里根本不存在!”凌汐月已经做好了姜明语出惊人的准备了,无论他说这里是什么大凶之地或者洞天福地她都不会感到奇怪,但是姜明的话还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根本不存在,这是什么意思?凌汐月有些不理解。

    “汐月,闭上眼睛,尝试着去感悟你的武道,用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来体悟这个天地,你就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姜明指点着凌汐月运用道的力量。

    他也不知道这样有没有效果,但是排除的外界干扰越多,也就越容易接近道。

    凌汐月按照姜明的指点闭上眼睛,认真回想着自己在突破时得到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虽然消失了,但是残留的影响却一直影响着她,让她在武道修行上一片坦途。

    现在,她闭上了眼睛,眼中的一切都消失了,寂静的山林中也没有任何传来,她的世界变成了一片寂静,无声的恐惧向她袭来,让她忍不住想要睁开双眼,回到那个精彩纷呈的世界,但是她又生生忍住了。

    这时,一阵泥土的芳香向她袭来,这是刚下过雨的泥土的味道,但是又有些不同,又是一阵香味钻进了她的鼻孔。

    这是树木的味道,还有夹杂着的花香,不过花香为什么这么淡呢?平时的花香不应该是最浓郁的吗?凌汐月分辨出了新的味道,还有着一丝小疑惑。

    不过这点小疑惑并没有影响凌汐月,这是她在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时候所不能体会的感受,林中出现了清脆的鸟鸣,天地万物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她所感知到的世界了。

    但是,这其中有着一个缺口,那就是墓穴所在的位置,那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不,那里出现了一名美丽的女子,长得和我有些相像,身上有温暖的味道。

    这是娘亲吗?

    凌汐月想要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她想要贴近那温暖的感觉。

    这时,沉睡的女子突然睁开了双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