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不懂恐惧
    不懂得恐惧!

    姜明的声音就像一道闪电,令在场的人都心神一颤。

    不畏生死的军队是每个上位者的渴望,不畏死亡,就不会胆怯,就不会出现面对强大军队或出现巨大损失之后的士气崩溃,就可以把每个士兵的实力百分百发挥出来,但是这样的军队是不存在的。

    但是完全不害怕死亡的军队是不存在的,最好的军队就是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将对死亡的恐惧抛之脑后,然后激发出全部的战力。

    就算是巡林卫,他们做到的极限也是为了信念而克服死亡的恐惧,将其排列在第二位上。即使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他们依然的存在恐惧的。

    他们害怕信念无法得到贯彻,他们害怕失败,他们害怕自己的死亡无法发挥应有的价值,而这种恐惧不会减弱他们的锋芒,反而会成为他们前进的动力,支持着他们向前奋进,击败一切强敌。

    而这些怪物们,是真的没有恐惧,拥有恐惧的是和他们类似的苏察儿,但是它们即使是吞噬了苏察儿的血肉,也是没有恐惧的。

    “你,你想要做什么?”懂得恐惧的苏察儿心里已经被恐惧充满了,他不知道姜明接下来想要做什么,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姜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以让他体会到超过死亡的恐惧。

    姜明没有回答苏察儿,而是默默地从剑鞘中取出几面阵旗,虽然他已经在努力克服对仙道法宝的依赖,但是也不会过于死板,而且就算是武道文明,也是懂得布置阵法的,只不过相比仙道弱了不止一个档次而已。

    几面阵旗被姜明抛在了地面上,然后化作一组剑阵,蓝色和红色的剑气交错而过,将阵内的所有怪物都清剿一空。

    而在镇内的怪物们被清剿一空之后,外界的怪物们纷纷向不怕死地向阵内扑去,然后前赴后继地扑向死亡。

    “这个阵法的名字叫葬神化血剑阵,是一个在仙道时代被封禁的阵法,虽然有着斩虚境的威力,但是和布置它的消耗比起来,这点威力实在是有些弱小了,同样的阵旗,我可以布置下比这强大十倍的阵法。”

    姜明讲解道,“但是,这个阵法有一个非常强大的优势,那就是它的稳定能力和持续能力非常不错,它可以将阵内绞杀的生命血肉炼化,作为新的剑气继续斩杀其它阵内的生命,是名副其实的以战养战。”

    “可是,它们只要不进入阵法之内,应该就没有事了。”凌汐月有些奇怪,难道它们不懂得恐惧,就会找死吗?

    如果不懂得恐惧就自杀,那么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任何威胁了。

    魏破军指了指阵内的残留血肉,道:“因为它们要争抢那些血肉,它们的贪婪让它们连最起码法分辨危险的能力都没有了,有些走在阵法安全路线的怪物可以顺利吃到血肉成长,这更激发了它们的凶性。”

    黑色怪物们前赴后继地向阵法内涌去,不断被清剿成碎肉和血水,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它们的凶性,这些血肉有些成为了阵法的燃料,让阵法的威力更上一层楼,有的则成为了新的怪物们的口粮。

    地底孩子不断冒出新的怪物,但是它们的威胁已经很有限了,此消彼长之下,这些怪物的团灭只是时间问题。

    就算这些怪物中偶尔会冒出媲美虚境的怪物,也不敌四人中任何一人的一剑。

    不懂得恐惧,也就不懂得藏拙,有了实力就拼命地展现出来,用实力去争取更强的实力。

    “无论这些怪物有多么高的成长性,有多么强大的潜力,它们的成长速度又多么快速,在人类的智慧面前,都只是一个笑话。”

    姜明冷漠地挥出雪白的剑光,漫天的剑光将苏察儿淹没,“我给过你很多次逃跑的机会,但是你性子里的贪婪,而被迷失的心智让你做出了错误的判断,一次次地错过了机会,只要给你一点希望,你就会失去神智,忽略掉希望背后潜藏的危险,而这些怪物比起来,你并没有太大的长进。”

    苏察儿发出最后的怒吼,然后被绞杀成了碎片,碎肉和血雨飘落,引起了黑翅暗红怪物们的抢夺。

    姜明将这些妄图抢夺血肉的怪物们击杀,让它们的尸体随着苏察儿的血肉一起飘落到阵法中,然后将葬神化血剑阵的威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剩下没有被剑阵吸收的部分则成为了怪物们争抢的对象。

    看着前赴后继地向阵内涌去的怪物们,杜河山心中五味杂陈,他没想到原本对他们威胁甚大的怪物们会这么不堪一击,不,不只是不堪一击了,只要找准了它们的弱点,布下陷阱,它们就会自己将自己灭亡。

    自己居然会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样的提升实力的方法值得羡慕,真是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此时的杜河山也就完全打消了脑中的幻想。

    姜明虽然对杜河山的情绪变化有所察觉,不过并没有在意,谁都会有一些不好的想法,就算是自己,在和凌汐月独处的时候,也会有犯罪的冲动,但是只要能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想法,不让它转化成实际行动,那么这个人就是无罪的。

    葬神化血剑阵对黑暗生物的绞杀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一直到天黑下来,地底再没有新的黑暗生物出现才停了下来。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葬神化血剑阵的威力已经提升到了连姜明都很难掌控的地步了,想要摧毁它,至少要四人合力才能做到。

    “其实,我觉得我们没有摧毁它的必要,反正它的危害也只会停留在这一个小区域,只要是有智商的生物都不会往里钻,能够不怕死的往里去的生物都是类似于黑暗生命的那种怪物。”

    在姜明提出摧毁阵法之后,凌汐月提出来反对意见,“相反,如果把它留下来,可能会形成一个绝地,但这也是留给后人的警示,让他们明白魔道法门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什么。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我们将来面对不可战胜的敌人的时候,也许这里会有些妙用。”

    “汐月姑娘言之有理,我们就把它保留下来吧!”杜河山道。

    “好,就让它保留下来吧!或许在将来会派上其它用场呢!”姜明思索片刻,同意了两人的建议。

    就在几人准备离开时,葬神化血剑阵突然发生了异变,所有的阵旗都化成了粉末,但是红蓝两色的剑气却没有消散,快速而不停息地在这片区域游走,连地面的裂缝都扩大了几倍。

    四人担心发生不好的变故,就打消了离开的念头,而是继续观察着阵法的变化。

    “等等,我不是应该去地底探查那些魔物的来源嘛!怎么刚才会想着离开?”姜明心中忽然发出一阵警兆,不是是他,就连凌汐月和两位圣境也没有觉得离开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难道我的想法在不知不觉中被干扰了,不,如果有人能强行改变想法,那么在我和苏察儿战斗的关键的时候使用,我可能就会深受重创了,甚至当场陨落。所以这种情况的发生一定是有条件和限制的。”

    姜明没有被这种能力吓到,反而用心分析和研究起来,“凡人中就有人为了一己私利,传播邪教的,他们仅凭言语的力量就能让普通人心甘情愿地献上全部财产,甚至自己的妻女,这是通过言语又到他们内心导致的。那么,我们一定是接触了什么,才会忽略掉探索地下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