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违背常识的战术
    “他们的指挥官是白痴吗?居然把超过两百万的军队全都分散开来,这样不是找死是什么!”凌汐月愤怒地一拍桌子,她那愤怒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在嘲笑,反而像是被人坏了好事。

    “看你这个样子,对方似乎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军师。”姜明笑着停下了手中的纸笔。

    超过百万的大军调动当然是瞒不过凌汐月的,虽然距离很远,但是那冲天的气血远隔百里都能被凌汐月发现,所以她虽然一直身居府中,但也一直在监察对方的军队动向,这可比任何斥候都要灵敏。

    但是,这都被对方分兵的战术打破了。

    “你是说,他们居然把百万大军全都分成了不到一万人的小股部队!”

    在听完凌汐月的完整讲解之后,姜明张大了嘴巴,虽然他不通军务,但是基本常识还是知道的,这样的做法和找死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分兵行动是一种很常见的战术,但是绝对不包括这种程度的分兵。这样的分兵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分而破之,一个个蚕食干净。

    凌汐月道:“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谁下的这个无脑的命令,不过这样的命令刚好克制了我的能力,除非我近距离观察,否则是无法精确的找到他们的动向的。”

    她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不过这种战术刚好让凌汐月的优势无法发挥出来。

    “如果他们知道你的能力,那么他们就应该知道,这种程度的分兵是没有意义的,只会减少我们的损失。”

    姜明道,“因为他们无论多么分散,我们都是能将他们找出来的,一个个蚕食下去,可以用最小的代价就覆灭他们。”

    这两百万的大军虽然数量骇人,但是质量却不行,很多都是气武低阶真气境的人,再加上分兵导致的力量薄弱,巡林卫零伤亡覆灭一支队伍比造成伤亡的可能性还要大,用出这样的战术,十方势力的联军必败无疑。

    “虽然我很希望对方的军师脑子里都是水,但是他们显然不可能犯下这样的错误。他们一定有其它目的。”凌汐月神情凝重的说,“假设他们没有目的,我们的应对方式应该是用巡林卫分成十二队,然后分而破之。如果猜不到他们的目的,不妨假设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被分而破之难道就是他们的目的?”

    “如果被各个击破是无法避免的结局,那么他们即使是被各个击破,也是能达到他们隐藏的目的的。”姜明道,“其中一个目的应该就是争取时间。”

    两百万军队分散开来,一队队地杀过去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就算马不停蹄的杀过去,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他们尽数清剿干净。

    “用生命来换取时间,真是残忍的战术。”

    凌汐月毫不掩饰对这种残忍战术的不屑,“手底下的军队都死光了,就算取得了战略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丢掉全部军队的人还怎么竖立威望?”

    “巡林卫已经扩充到了两万八千人,其中凌一掌控着四千的预备役,而另外十二统领每人都率领着两千人,两千名配备了叠层兵器的巡林卫,是可以轻易击溃对方的军队而几乎无损的,就算有伤亡,也不会太多。”

    姜明皱起了眉头,“怎么看都是对我们有利的局面,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真的是要寻死?或者说,他们要用这些军队当做诱饵,实施斩首战术?”

    无论怎么看,这样的战术都太糟糕了。

    凌汐月道:“既然他们的战术超越了常识,那么我们的战术也不需要遵循常识了,他们想要实施斩首战术是不可能的,高手一旦靠近恒阳城就会被我发现,就算我们三人都不在恒阳城,这里也能支撑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可以主动出击。”

    “你是想主动使用斩首战术?”姜明明白了凌汐月的打算。

    凌汐月摇摇头,道:“他们的计划中,一定是以三名圣境实力的对手作为假想敌的,一定有同时对付三名圣境的办法,所以斩首战术让云虚尽一个人去就可以了,反正我不认为有人能留得下他。”

    “那我们两人做什么?”姜明有些好奇。

    “当然是当斥候了。”凌汐月理所当然地说,“我的感知能力是最强大的,比任何斥候都要灵敏和精准,我来当斥候,你来联系巡林卫,毕竟你的速度天下无双,是最适合当传递情报者的人选。”

    姜明的嘴角微微抽搐,堂堂圣武候真的要去当斥候,这样掉价的行为也就只有凌汐月能做得出来了,而且,他一个媲美圣境的存在,居然当一个传话的,这样的安排真的没有问题吗?

    不过,如果真的能战胜自己内心的障碍,那么这样的安排似乎是最合理的。

    毕竟,对手用的战术已经违背了常识,他们当然不能依赖常识来应对。

    “违背了常识......”

    一道灵光从姜明的脑海中闪过,“我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件事情,既然我们都认为对方这样做,无论能否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的军队一定是全军覆没的,那么,那个制定战略的军师又是怎么说服统治者执行这样的战术的呢?”

    一股寒意涌上了凌汐月的心头,她也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寻常,军事战术本来就是一次次的超越过往的经验的,但是无论怎样超越,人性是最难超越的。他们可以想象得到,这样的战术一旦被提出来,就会遭到从上到下的一致反对,更大的可能性是:还没有出帐篷,提出这种战术的人就已经被当成间谍拖出去喂狗了。

    “提出这个战术的人一定有很高的威望,否则根本来不及将这个战术说完,可能就性命不保了。”

    凌汐月的额头沁出了颗颗汗珠,“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个神秘的军师不但能提出这样的计划,让这个计划得到每一个高层的认同,还能让来自十个不同势力的联军士兵们也一起认同这个计划,并且有条不紊的执行下去,这样的指挥能力实在太可怕了。”

    就算是凌汐月,面对这个还未谋面的可怕敌人的时候,也感到了巨大的压力,那是一种无形的压迫,超过了空间的限制降临在她的身上。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各种奇人异士层出不穷,有这样的人物存在也不足为奇,面对这样的对手,无论怎样高估他也不为过。”

    姜明面对这样的敌人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的,和这样的人交手,也许在战前就已经决定了战斗的最终结果也说不定,“现在,我们想象一下,这样分兵的部队,按照常识来说,应该是没有凝聚力的,每一对都非常弱小,但是如果其中一队遭遇了敌人,其它队伍立刻从四面八方赶来,那么是否可以造成围攻的效果?”

    “这样的难度太高了,而且巡林卫的杀人速度是非常快的。”凌汐月反驳道。

    遭遇敌人之后的求援是一回事,四方的人能否准确收到消息又是一回事,收到消息之后还要能立刻整顿人马,然后在支援的时候打好配合,这样的难度就更高了,可是每队只有不到一万杂兵,甚至更少,做不到就只能送菜。

    “不要说困难,假设对方什么困难都能克服,他们能隔空精准的指挥所有的部队,按照这样的标准来估测敌人。”

    姜明道,“如果这样的情况发生,那么巡林卫对敌人的士气打击将会降低到一个低谷,互相配合的支援部队都会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错觉,士气将会异常高昂。就算巡林卫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也会有不少的损失,并且无法将击溃敌人的恐惧蔓延到其他军队,其他军队的士气也始终保持在最高的状态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