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盗匪产生的原因
    对于姜明的困惑,凌汐月也答不上来,甚至在姜明提出这个疑点之前,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她还以为那些被迫害的人是真的活不下去,才会成为盗匪的呢!蝼蚁尚且偷生,但是既然有反抗的能力,他们为什么不反抗呢?

    凌汐月和姜明两人都陷入了困惑,直到他们回城将困惑告诉云虚尽。

    “哈哈哈,你们居然会这么天真,真是笑死了。”

    听完两人的困惑,云虚尽笑得前仰后合,他发现这两人真是天真的可爱。

    凌汐月羞怒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不合理吗?反抗是两败俱伤,不反抗是死,而且是以盗匪的身份去死,难道他们不反抗反而合理吗?”

    云虚尽笑着嘲讽道:“如果他们真的敢于反抗,那一开始就不会沦为盗匪了,不,应该这么说,他们就是专门挑选有成为盗匪的资质的人欺负的。无论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落草为寇,都改变不了他们不愿反抗强者,宁愿欺负弱者的本质。”

    “他们是专门挑选有成为盗匪的人欺负的?”

    姜明怔住了,他没想到居然是这个简单的原因。

    云虚尽眼中的笑意渐渐变得有些悲哀:“很多地方都有恶霸,偏僻山村有村霸,镇中有恶少,就算是城中,光鲜亮丽的地方,在一条条偏僻的小巷子里,也是有恶势力的存在的,哪怕是神圣如学堂的存在,也会有学生以欺负其他学生为乐。但是,你们可曾见过一例是被欺负的人加起来不如欺负者的。”

    随着云虚尽这段话说出口,空气似乎都要变得凝固了,场面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云虚尽正要继续开口,姜明率先开口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见识过。”

    凌汐月也茫然的开口道:“我也没有。”

    云虚尽被噎住了,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开口道:“......那你们那副表情是怎么回事?”

    姜明道:“我只是觉得直接这么说会让人嘲笑自己没有见识,但是既然汐月也没有见识过,那我当然要抢在汐月之前说出来了。”

    凌汐月点点头,疑惑道:“这种事情真的很常见吗?”

    云虚尽沉默了盏茶时间,才缓缓到来:“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你们能凑成一对儿了,你们真的应该庆幸遇到了我,不然你们的脑子就算再好使,也难免被人卖了。”

    凌汐月握紧粉拳,想要打人,不过被姜明轻轻拉住了,用眼神示意道:现在不是揍人的时候,先等云虚尽把事情解释清楚再动手也不迟。

    凌汐月会意收起粉拳,等着云虚尽的解释。

    “这其实不怪你们,因为这既是常识,也是不能公开和记录在书本上的内容,你们读书都很多,但这也是你们难以接受书本以外的常识的原因,不过你们理解起来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

    云虚尽脸上的嘲弄之意已经尽数褪去,恢复了正常的解释神色,“你们可以设想,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村子里,有一个村霸,欺负了一家人,但是这家人斗不过他,会怎么样呢?”

    “如果是我,会选择反抗,但是选择反抗的人终究是少数,如果不过分的话,能忍大多数人还是会忍下来的。”姜明迅速回答道。

    云虚尽点点头,继续道:“如果这个恶霸继续欺负其他人,但是每次都只欺负一个,那么其他人的反应又会怎样?”

    “每个人的忍耐程度都是有限的,如果达到了极限,每个人都会爆发的,就算每次只欺负一个人,只要欺负的人太多,哪怕每次都没有达到极限,被欺负的人也会联合起来反抗的。”凌汐月抢答道。

    云虚尽接着问道:“那么,如果那个恶霸专门欺负帮助被欺负者呢?”

    姜明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回答。

    凌汐月的嘴角微动几下,但也没有回答。

    “当恶霸欺负只欺负几家弱小的时候,并且会连帮助他们的人一起欺负的时候,剩下的人为了明哲保身,就会把这几家被欺负的人孤立,在学堂被欺负的学生也是一样,把被欺负的人孤立总比惹祸上身要好。”

    云虚尽没有理会两人的沉默,“他们不止会孤立那些被欺负的人,还会去嘲笑他们,为什么别人没有被欺负,被欺负的人是他们,一定是他们做的不够好。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没有被欺负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恶霸能同时欺负的人是有限的。”

    姜明和凌汐月心中发出了叹息,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想象这些,因为他们对人性的了解比普通人更接近旁观者。

    “他们以为只要牺牲少部分人就可以避免自己遭殃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人性是没有底线的,他们的纵容只会增长恶人的嚣张气焰,让他们认不清自己,让他们以为人人都是软弱可欺的。”

    云虚尽道,“于是,有的恶霸招惹到了不该惹的存在,然后被除掉了,并且成全了侠士和英雄的美名,但是更多的懂得欺软怕硬,懂得趋利避害,他们觉得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就拉拢了一群人一起欺负人,让别人也体会到欺负人的乐趣。”

    姜明感到心中有些压抑,这就是真相吗?

    但是,真实比这还要残酷。

    云虚尽接着道:“随着凌霸者团体的增大,被欺负的人也开始增多了,但是一开始就选择明哲保身的人们要么加入了这个团体,要么低下头,不让人发现自己,也假装没有看到有人被凌辱,他们用这样的方式苟且偷生,却没有想到他们的力量加起来就可以将凌辱他们的人摧毁。”

    “就没有人想过联合众人反抗?”姜明的语气很沉重。

    “有,怎么没有!”

    云虚尽眼中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杀意,“但是,他们只会看着带领他们反抗的人孤军奋战,若是赢了,他们会为他们喝彩,将他们吹捧成英雄,若是输了,他们会毫不留情的嘲笑他们,笑他们不自量力,笑他们螳臂当车,笑他们愚蠢,居然会为了别人去拼命。”

    “你也是这样的人吗?”凌汐月突然问道,她感觉到了云虚尽话中的悲凉。

    云虚尽摇摇头,道:“我不是,因为这样的人被嘲笑过后,会加入欺负弱小的群体,而我做不到。”

    姜明和凌汐月再看云虚尽的眼神已经带着敬佩。

    “那么,盗匪是从哪个群体中产生的呢?”姜明问出了核心的问题。

    云虚尽道:“凌辱者群体也是分层次的,一个是身居高位的人,就像冷家萧家一样,剩下的则是被他们直接欺负和驱使的人,他们被大家族驱使,争先恐后的成为他们的走狗,当大家族想要吃狗肉的时候,就会把其中一部分驱赶出去,成为野狗,然后通过打猎的方式吃掉。”

    “不反抗......”凌汐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喃喃着这三个字,眼中有些愤恨,又有些痛惜。

    “只杀直接作恶的人这个潜在的规则出现是有原因的,那些被强者驱使直接和普通人接触,然后凌辱他们的人,他们不敢对强者不敬,却把从强者身上得到的屈辱施加在弱者身上的人,才是真正该死的人。”

    云虚尽眼中的愤恨已经尽数褪去,“因为他们原本属于弱者这个群体的,弱者们之所以无法反抗,不敢反抗,就是因为这样的人的存在。他们才是真正的背叛者,也活该他们成为盗匪,也活该那些世家们将他们逼迫成为盗匪。”

    过了半晌,见云虚尽的情绪已经平复,姜明接着问道:“那么,总有一些懂得反抗的人存在吧!”

    “是的,总有人懂得反抗黑暗。”

    云虚尽点点头,道,“后来,他们都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