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十五章:心结解开
    “悟道?你为什么认为我悟道的是武道?”凌汐月有些疑惑。

    姜明道:“我也不好解释,不过道是不可言语,没有实质的存在,当我们看到或者感受到的时候,接收的一定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一部分,我能从你身上感受到的,就是武道。”

    “可是,你以前并不知道武道是一种道,但是依然能一眼看出这是武道,这是什么道理呢?”凌汐月从姜明的反应中了解到姜明之前根本不知道武道是道的一种。

    姜明指向院落的墙面:“你看这堵墙是用青色的石头砌成的,最开始的时候,你不知道它是墙,墙是人为赋予它的概念,于是我们知道它是墙了。”

    接着姜明又指向房屋的墙面:“看,和些墙是用木头做成的,它们也是墙,哪怕它们破损了,倒塌了,它们依然是墙。即使把这些常用材料换掉,用藤蔓或者篱笆,甚至用人堆起来的,哪怕你第一次见,你也会知道它们是墙。”

    凌汐月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是已经形成了道的概念,然后又有了武的概念,于是它们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哪怕没有见过它们,依然知道这是武道。”

    姜明点点头,凌汐月的悟性一向很高,和她说话非常轻松。

    “既然你会为武道是一种道感到奇怪,那么仙道应该也不是一种道吧!不然你只会为我领悟武道感到高兴或者惊讶,而不会为武道被人领悟感到奇怪。”凌汐月敏锐的察觉到了姜明真正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姜明点点头,道:“仙道只是修仙者所走的道路的统称,任何大道都是仙道的范畴,但是仙道本身只是一个概念,而不是具体的一个道。不过在你之后,我就有些怀疑了,也许仙道也是一条道,但是没有人领悟。”

    “那么,道有什么用?”凌汐月问道。

    “道是成仙的根基,悟道就拥有了成仙的可能性,虽然很小,不过我不知道领悟武道能不能飞升仙界,毕竟没有先例。”姜明道。

    “我才不要去另一个世界,离开这个世界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凌汐月撇嘴道。

    “道的作用是很大的,用法是需要你自己去发掘的,有的可以增加术的威力,有的可以加快修炼速度,没有固定的用法。”姜明道。

    凌汐月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把匕首,纤纤玉手抓住刀刃,轻轻一握。

    “小心!”姜明本能的提醒道,接着就看到匕首化为了黑色的粉末,随风而散。

    “你是怎么做到的!”姜明倒吸了一口凉气。

    凌汐月所用的匕首必然不是普通匕首,而是托能工巧匠用珍稀材料打造而成的,是能够威胁虚境的兵器,不然也不会被她带在身上。

    若是凌汐月使用真气,那么匕首被握碎还能理解,但是他感应的清清楚楚,凌汐月一点真气都没有用,就把精钢打造的匕首揉成了铁粉。

    “既然是武道,那么肯定是和战斗有关的,于是我就拿匕首试了一下,没想到效果居然这么好。”凌汐月道。

    姜明有些无语,也许凌汐月的直觉比她的天赋还要好。

    凌汐月摊开手掌,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不过,我觉得这不只是道的力量,还有我的身体素质本来就提高了的原因。原来真气和气血交互然后分离之后真的可以双方互相促进,真气提升的是可塑性,而身体是更加坚韧。”

    “据传说上古时期有肉身成圣的人,单凭强大是肉身就能摘星拿月,可惜那样的法门在仙道时代就已经失传了,不知道你会不会走上这条道路。”姜明随口说道。

    凌汐月一阵恶寒:“听这个说法就令人很不喜欢,就像是军队里有些大力士一样,身上都是肉疙瘩,如果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如死掉算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有些人甚至把美貌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姜明也理解凌汐月的想法,安慰道:“汐月,没有关系的,肉身成圣并不是那些普通人锻炼身体的法门,而是发掘出人体的潜力,把人体当成一个可以开发的世界。”

    “把人体当成一个世界,那不是和虚境和圣境的道路一样嘛!虚境是内外天地交汇,而圣境是自成世界。”凌汐月有些疑惑。

    姜明道:“我也不太清楚,毕竟是已经失传的法门,就算后人开发出了新的法门,也不一定就和上古时期的法门一样。”

    “已经失传,那就是被时代淘汰了,应该没有模仿的价值吧!”凌汐月不屑道。

    很多东西的失传都是因为少数人的敝帚自珍,但是如果那样东西真的足够好,那么无论它有多么稀奇,都能被人研究出来,而大多数的神通功法的失传都是因为它不够强,或者是修炼的太慢,在同一时间内不能让人具备更强大的力量。

    “那也不一定,仙道那么强盛,还不是被民怨给摧毁了,否则单凭那几个所谓的武道之神,怎么可能的仙道的对手。但是仙道也不能说就很弱,只是不能满足全民修炼的要求而已。”

    说到这里,姜明的语气有些低落,仙道的没落是一个悲剧,某种意义上说,人间界的人们过着这样的生活也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哪怕被人利用也是一样的。

    “姜明,你又想到什么了。”凌汐月注意到姜明的情绪有些低落。

    “没什么,只是突然对你之前那种简单惩罚首恶,而直接处决执行者的判决有了新的理解。”

    姜明道,“每个人都有邪恶的一面,但是心中的恶是不会伤害任何人的,只有把这心中的邪恶化为行动的行为才是真正的罪恶。如果身居高位者直接作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无论有多么强大,也一定会推翻。反而在将一些事情交给手下去做之后,才会导致长期压迫而剥削的存在。”

    “也就是说,那些执行者才是真正的元凶,可是明明那些上位者才是罪恶的根源,圈养众生的人明明是他们。”

    虽然判决是凌汐月下的,但是她也只是根据上位者的习惯做出的判决,她自己本身也是不太认可的。

    姜明道:“对错的意义就在于它可以帮助解决问题,如果失去了这个意义,那么对错将会毫无价值,只能所谓心理安慰存在。心存善念而手中沾满无辜的鲜血的人也不少见,所以人族的律法一向是论迹不论心的,无论一个人内心的想法是什么,只以言行论罪。”

    “难道内心就不重要了吗?”凌汐月有些迷茫。

    “重要,当然重要,但是那只是对于自己的,对我们自己来说,心灵是超过一切的,就算千夫所指也要坚持本心,但是你的本心对于他人毫无意义。”姜明道。

    “姜明,谢谢你。”

    云虚尽不知从哪里出现,悄无声息,语气和神态也充满了轻松,“我之前还一直为冷家的罪恶而苦恼,认为这是违背了我的本心的行为,而兰瑛也对于姐姐有些心结,但是你的话让我不再迷惑,只要没有真的做出罪恶的事情,那么心里的想法有什么重要的呢?”

    看着云虚尽轻松的神色,姜明也为此感到高兴,他没想到一时的感悟的最大受益者居然是云虚尽,他可是明白心结对于一个人的影响到底是有多大的。

    “不过,就算冷家大多数人都能逃过制裁,那些亲自参与的人我也不会放过一个,而且他们的品行让我会对他们严加提防。”云虚尽可不是迂腐的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