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一章:我想要一个答案
    和七城联军交战结束后的第七天。

    “云虚尽,你为什么要让我做哪些事情?”冷兰瑛面色苍白的来到云虚尽面前,没有质问,没有抱怨,有的只有不解。

    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

    这七天下来,她不知道触摸过搬运过多少尸体,见过多少失去亲人的士兵家属的痛哭流涕,更是亲手将一些血肉模糊看不清容貌的尸体搜身,从他们的身上寻找可以辨认身份的物品。更是在处理敌军尸体时,被装死的敌军偷袭,险些遇险。

    战争结束后,黑暗更直观的暴露在她的面前,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细节让她对书本上描述的战争产生了巨大的怀疑。

    她不是恒阳城的人,辨认尸体身份的事情本不应该由她来做,但是在云虚尽的“照顾”之下,她还是得到了这个“荣幸”。生命的脆弱对她过去的世界观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她不知道这七天她是怎么撑过来的,也数不清这几天多少次被噩梦吓醒,甚至到了后来,在梦里梦见的都是在处理尸体。一个平日里被宠坏了的小姑娘能撑过七天本来就是奇迹。

    “我不是说过了吗?如果你想活下来,就要发挥自己的作用,只是让你做一些杂活而已,如果受不了,你随时可以回家。”云虚尽看都不看她一眼。

    冷兰瑛没有生气,而是冷静的问道:“你知道我不是想问你这个的。”

    凌汐月暗暗点头,这个小丫头脑子不笨,能理解云虚尽的苦心,而且还不抱怨,云虚尽挺有福气的。

    就是云虚尽这个白痴一点都不了解女人心,白瞎了这么好的女孩儿。

    就在她这么想的时候,那个被冷兰瑛一剑封喉的农户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凌汐月为她感到可惜的同时出现了一些警惕。

    云虚尽没有答话,但是姜明却有些对云虚尽的优柔寡断有些不满了,他向冷兰瑛问道:“你现在还想着把云虚尽带回去和你姐姐完婚吗?”

    冷兰瑛愣住了,她最开始是为了这个目的来的,但是现在她脸云虚尽的想法都搞不清楚,更不用说带云虚尽回去了。

    云虚尽来到冷兰瑛的身边,冷冷问道:“你一直觉得你姐姐对你很好,无论你想要什么都会尽量满足你,而且会尽力保护你,为你遮风挡雨,是吗?”

    冷兰瑛不知道为什么云虚尽会问这个问题:“姐姐当然是对我好的。”

    “你觉得我是你姐姐最喜欢的东西,于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带我回去,你对你姐姐的感情还真是令人感动。”

    虽然嘴上说着感动,但云虚尽的语气中却充斥着嘲讽,“但是,你觉得这样的你在外界能够活得下来吗?”

    冷兰瑛一愣,她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这个问题她可以轻易给出答案。

    “这个问题,你的心里已经有答案了,那么,再换一个问题,你觉得自己能一辈子生活在你姐姐的羽翼之下吗?”云虚尽逼问道。

    冷兰瑛苍白的脸色出现一些红润:“姐姐只是太宠我了,她不是故意的。”

    外界的残酷让她成熟了很多,一个月的囚禁让她不再任性,无数的尸体狠狠冲击了她的心灵,让她明白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如果没有人依靠,她很难在外界站稳脚跟,更不用说她那容易招惹男人的绝色容颜。

    她的姐姐为什么要把她培养成这个样子,难道是她天生就这个样子吗?

    “你已经不小了,都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了,你有想过嫁给谁吗?你姐姐和我有婚约,如果婚约履行,那么你的位置又在哪里?”云虚尽的逼问简直将冷兰瑛逼到了角落里,让她无所适从。

    冷兰瑛还是不肯接受别人对姐姐的非议,对她来说姐姐是比父母还要亲近的亲人:“就算姐姐没有教我这些,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天底下把自己的孩子宠坏了的父母不知道有多少,难道他们也是想让孩子变成废人吗?他们只是舍不得孩子受苦,又不知道怎样教导而已。”

    就算是在这个黑暗的世道,依然存在很多舍不得孩子受罪的父母,他们毫无节制的溺爱,直到自己无法承受为止。但是,即使他们的孩子被毁掉,依然不能说他们不爱孩子,只能说他们不会爱孩子。

    在冷兰瑛看来,她的姐姐就是这样的人。

    云虚尽的眼中满是讥讽:“既然你姐姐不愿你接触外面的黑暗,那为什么还要教你杀人技巧,还抓那么多野兽和活人供你练习。”

    “姐姐是想让我学会自保。”冷兰瑛说完,忽然怔住了,眼神里的神采慢慢退去,“不会的,不会的。”

    云虚尽见冷兰瑛已经开始怀疑,于是继续加了一把火:

    “学习杀人本没有错,想要在这个世道活下去,要么像平民百姓一样低调,把生死寄托在他人手中,这样的人虽然没有把握自己生命的能力和资本,但是这样的人反而是活下来最多的。要么,就是走上靠自己的实力和智慧保护自己的道路。

    “但是,你不可能走上第一条,你非常漂亮,就算不招惹是非,仍然有很多人会打你的身体的主意,你本身就很容易吸引危险了,如果还要学习杀人,去主动招惹是非,你觉得自己真的能够活下去?”

    冷兰瑛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就算每天处理尸体都没有让她这么害怕过。

    “如果你听过你姐姐冷兰秋的故事,那么就很容易发现,她经常孤身在外闯荡,遇到的危险不计其数,但是每次都挺过来了,江湖经验非常丰富,但是她交给你的,却不是在外面生存的能力,而是在外面惹事的能力。”

    云虚尽道,“现在的你,能说出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吗?”

    冷兰瑛已经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了,她还是无法面对这一切。

    云虚尽转身面向姜明和凌汐月:“我知道你们都不是妇人之仁的人,但是你们在我眼里,也是和她一样不知人间险恶的人,跟我来,我会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江湖险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