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九章:最初的目标
    “城主大人睿智,是我教汐月姑娘说的。”云虚尽从外面走了进来。

    “还有我。”虽然台词不是自己编的,但是云虚尽之所以教凌汐月说这些话,还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姜明也没打算推卸责任。

    “是我要他们教的。”凌汐月道。

    看着三个一起承担责任的少年,凌文津嘴角翘起,但是嘴上依然不饶人:“你们知道这样做会得罪三座城的人吗?”

    “不是三座城,是七座城。”

    凌汐月纠正道,“除了漠阴,天水,西昌,还有离火城,陌风城,东哲城,以及刀圣城,这是巡林卫所得到的情报,七城都有人在恒阳城聚集,很可能已经联合起来了。”

    凌文津面色严肃了起来:“此言当真?”

    “当然是真的,这是七位城主联名的书信。”管家李孝祥拿着一封血字书信进来,“他们原本是打算用使者来解决,实在不行再动手。”

    只要开启战争,就会削弱自己的力量,所以上位者一般不会亲自开启战争,只有在预计得到的利益大于预估的损失的时候,才会动刀兵。

    凌文津已经在考虑同时得罪七城的得失了,单对单他谁也不怕,但是七城联合就不是他能够抵抗的了。

    “城主,月下领虽然大,但是其中的利益让七座城一起瓜分,还是不够的。”云虚尽提醒道。

    凌文津猛然警醒,若是三位城主瓜分月下领的利益,那么还说得过去,但是七座城一起分,就显得有些不足了,而且分地的人太多,很容易造成无妄的损失。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原本的目标就是我们,而分地只是借口?”凌文津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因果。

    “是的,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李孝祥道。

    “如果分地只是借口,那么无论如何这一仗都要打起来了。”凌文津道,“通知下去,全城备战。”

    “等一等!这一仗不一定能打起来。”凌汐月阻止道。

    “你想做什么。”凌文津见女儿忤逆自己,看姜明的眼神有些不善。

    以前汐月一直是很听话的,自从这两人来了之后,汐月突然变了,不知道这两人给汐月灌了什么迷药。

    姜明见状,上前一步,道:“城主,既然利益是不够分的,那么七位城主肯定是不希望打起来的,他们背后一定有人强行要求他们。”

    “那又如何!”

    “那么,只要给他们一个理由,让他们能给上级交代的理由,那么这场危机就可以暂时消解了。”姜明道。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凌文津眼中闪过厉色。

    凌汐月道:“爹,这件事太过重要,您还是不知道为好。”

    凌文津气笑了:“什么事你知道,我却没资格知道!”

    凌汐月道:“你打不过我,所以这次听我的。”

    姜明和云虚尽瞪大眼睛,没想到凌汐月居然这么直接对她父亲说话,难道她就不担心父亲动怒,直接动用父亲的权威?那他们的计划就只能沦为空谈了。

    “好,那就交给你了。”出乎意料的,凌文津居然没有生气,反而镇定了下来。

    姜明有些不理解这两父女的交流方式了,不过这属于他们的私事,所以他也不好发问。

    “我们去密室去谈。”凌汐月说着将两人带离了会客厅。

    城主府密室中。

    云虚尽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凌汐月瞪大眼睛道:“这不应该是你们应该考虑的问题吗?难道你们要指望一个柔弱的可爱少女来解决这么重要的事情吗?”

    云虚尽:“......”刚才看你自信的样子,还以为你已经胸有成竹了呢!

    姜明沉吟道:“七城既然要联合才敢来恒阳城,他们一定没有虚境吧!”

    云虚尽道:“最好不要这样想,只要你敢杀一个城主,那就等着九冥教的大举讨伐吧!现在九冥教还没有讨伐我们的借口,但是如果你敢杀城主,九冥教到天涯海角都不会放过我们,除非赢九冥出面。”

    “如果九冥教里有身居高位的人想要对付我们,那么我们无论怎么做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决定的。”姜明道,“只要我们和七座城起了冲突,那么他们就可以以此为借口,公然干涉。”

    “至少能争取到时间。”凌汐月道。

    “与其争取这点时间,还不如主动......”

    “你是不是把我们最初的目标忘了?”凌汐月打断了姜明的话。

    姜明愣住了。

    凌汐月神情很激动:“我们要把真正的武道传播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你知道我在了解到你这个目标之后有多高兴吗?但是你好像根本不关心这件事。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甚至把它当成了闲暇之余的消遣。”

    姜明:“我......”

    “姜明,我知道你是为了朋友的嘱托才打算这么做的,但是这件事对于我们真正的武者来说,真的很重要。邪门功法打着武道的旗号招摇撞骗,但真正的武道却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就像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

    凌汐月凄然道,“所以,当我知道你想要宣扬武道的时候,我真的,真的,真的很高兴,因为你说出了真正的武者一千年的愿望,你要做我们一千年没有做,甚至连向都不敢想的事。”

    姜明低下头:“对不起......”

    “是我错了,这是我们千年来的愿望,但对你而言只是消遣,我一开始就不该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武者当自强,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算什么武者。”

    凌汐月的语气逐渐变得凌厉起来,“就算你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也会把它当做终生的目标,为了实现它,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姜明被镇住了,一股异样的情绪在他的心底升起,让他感到很痛苦,但是痛苦之中却带着甜味。被这种情绪影响的他有一种为凌汐月做任何事的冲动。

    他不知道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要做的事:“汐月,是我错了,宣扬武道是一件很伟大的事情,我不该把它当成玩笑,但是,相信我,我一定会做到它。我以道心发誓,总有一天,真正的武者会生活在阳光之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