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章:弃仙从武
    当一个人坚定不移的相信某一样事物时,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能为他所维护的事物找到理由,无论这个理由有多扯,他自己的完全相信的。

    因此,面对云虚尽的怒斥,姜明没有解释的打算,而是继续盯着赢九冥,他要看看赢九冥的态度。

    “农桑为国本,岂能人人事农桑;工者为国栋,岂能人人事工事;兵者为国壁,岂能人人操兵戈?芸芸众生,各有所长,岂能以一己之欲推及天下?”

    赢九冥叹息道,“修行者夺天地造化,若反哺天地则为仙,为一己之私则为魔。若是人人修行,这方天地岂能容纳!”

    云虚尽脸色苍白:“您可是武道之神!”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然而就是这武道之神的身份,令我们无法改过,就算明知道自己错了,也无法认错。不过,你不一样。”

    赢九冥注视着姜明,眼中透着希冀,“如果你和一千年前那个姜明一样,那么就一定能改变这一切。”

    “另一个姜明的下落如何?”姜明问道。

    “他的因果已经在世界上消失,天道宗宗主天机道人告诉我们,修炼太上忘情录的姜明已经死了,但是一千年后,一个少年姜明将会出现,他将会修正我们的错误。”赢九冥的眼中充满了希望和担忧。

    一千年了,正是天机道人的遗言给了他们希望,但是这一切都要姜明的同意。

    “等等,你是说‘我们’?”

    云虚尽有些不敢相信,“难道说五位武道之神全都认错了?”

    “不是五位,是四位!”

    赢九冥道,“西洲百花谷的谷主幽兰若太过神秘,哪怕是同为武道之神,我也没有见过她的真正实力,但是秦无咎告诉我,她拥有能够杀死我们四人的实力。她很可能会是你最大的敌人。”

    “最后一个问题,我要如何相信你?”姜明冷然道。

    “这么说,你答应了!”

    赢九冥丝毫不怀疑自己的诚意能打动姜明,“好好好,这就是我的诚意。”

    说着,赢九冥一掌拍向自己的心脏部位,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又一指点向自己的眉心。

    待他收回手指时,一枚散发着青色光芒的光点沾在他的指尖,他将这个青色光点递给姜明,道:“求你!”

    看到赢九冥这个样子,姜明露出不忍之色:“你难道就不怕我反悔吗?这样一来,你连阻止我反悔的手段都没有了。”

    “怕!当然怕!我非常怕!”

    赢九冥声音有些悲凉,“但是,我已经没有选择了,就算希望只有一点点,也比没有要好。收下它,否则我可能下一秒就将它收回了。毕竟,就算是面具,在戴了一千年之后,它也能代替真容了。”

    “就算是面具,在戴了一千年以后,也可以代替真容了。”姜明喃喃自语,目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我明白了。”

    说着,姜明将青色光点收了起来,赢九冥一千年来一直以武道之神的面目示人,如今暂时放下武道之神的身份已经是极限了,他随时可能会回到武道之神的身份上去,甚至会回到一千年前带领人族覆灭修仙界的武道之神上。

    但是,对于姜明来说,只有现在这一刻的赢九冥才是真正的赢九冥。

    “好,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过了今天,我们可能就是敌人了。”赢九冥道。

    “告诉我东洲真正的武者的藏身之处。”姜明道,“我是说真正的武者,而不是修炼魔功的伪武者。”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可是修仙者!”赢九冥有些奇怪。

    “现在的时代是武道的时代,虽然修炼的是魔功,但是修炼者们依然是以武者自居的,既然如此,那我就让真正的武道传播到这个大地上。”

    姜明道,“曾经盛极一时的仙道没有败给魔道,却因为不能普及而被魔道取代。既然仙道已经在这点上输了,那么我自然要寄希望于武道了。”

    “你想让真正的武道取代魔道?”赢九冥明白了姜明的意思。

    “没错,真正的摧毁某样东西,用强硬的措施是没有用的,就算仙道再次击败魔道,也不能将魔道消灭,那么只有用更优秀的道代替才可以。”姜明道。

    “真正的武者,在恒阳城聚集的比较多,你可以道那里找一找。”赢九冥道。

    “还有一个要求,云虚尽,也就是这个人。”

    姜明指向云虚尽,“我需要一个帮手。他是你的崇拜者,你帮我劝一劝他,让他成为我的助手。”

    “我?”云虚尽有些发愣。

    “我在来之前看过他的履历,他确实是很优秀的年轻人。”赢九冥点头道。

    如果是之前的武道之神夸奖,那么云虚尽已经高兴疯了,但是今天武道之神在他心中的形象已经崩坏了,因此云虚尽心里只是略感欣喜,和失去理智差远了。

    “但是!”

    赢九冥话锋一转,“他在被你挟持之后,居然毫不犹豫地斩杀自己的部下活命,这样的人值得信任吗?”

    “他们该死!”云虚尽本能的想要反驳,但没有说出口,这个不需要解释的。

    就算他们真的该死,那么他也应该以敌人的身份,用明里暗里的手段解决,而不是为了保命而杀他们。

    姜明道:“不要对别人的要求太高了,不是每个人都是圣人的,他只是对他人的生命比较漠视而已。”

    “难道这还不够?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背叛你。”

    “赢九冥,你身居高位,自然希望平民都是良善之辈,但是在这个时代,用好人的标准要求别人,跟要求别人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姜明道,“至于忠诚,我需要的又不是仆人,要什么忠诚?”

    赢九冥颔首道:“既然你不介意,那我也不劝你了。云虚尽,你可愿......”

    “云虚尽愿意辞去城主之位,追随姜明大人左右,为姜明大人分忧。”云虚尽不客气地直接打断了赢九冥的话。

    既然心中的形象已经破灭,他又何必客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