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56章 七巧玲珑人
    甄妈妈是着意要让秋纹给柳剑染做汤圆。

    她疼惜这个喝了她一年奶水的干儿子。甄氏留在史府,一半为报老太太的恩情,一半就为了照顾他。

    这让秋纹为难。

    她答应了夫人的。虽夫人不在府内,但到底不能违拗了她的指令。除非自己生病,实在走不得路,或有别的十分紧要的事,才得以假借人手。

    今儿且是她去大爷屋里的头一遭。

    头一回儿,兴许大爷就等着她的膳食呢。这要见甄妈妈过来了,大爷问起,总是不大好,显得怠慢。

    可柳爷也不能得罪。

    且他认了自己当干妹子。

    若是别的,秋纹可将盘子放在一边,现做。可捏汤圆到底费事,需和面,调和馅料,再将水烧开了煮沸,这就耗时间。

    如今天冷,吃冷生的食物,自然对胃口不好,秋纹一时犯了难。

    甄氏更道:“秋纹,你磨磨蹭蹭地干甚呢?我是这里的管事儿的。我叫你作甚,你可不就得作甚?”

    甄氏不明白秋纹。

    秋纹点了点头,看着甄氏,又对着剑染:“好,我做。这热滚滚的汤圆,到底还是早些送去好。甄妈妈您不必去。柳爷,还是劳烦你走一趟,秋纹这厢有礼了。”

    想来想去,这跑腿儿的事,还需落在柳剑染的头上。既是他要吃汤圆,那也需他劳碌一番。

    甄氏就道:“不过是送去而已,谁送都是一样。”

    剑染却又笑:“好,我送就我送。”

    谁人都不知秋纹心思。

    她有她的想头。

    在这些人里头,就数柳爷最是可靠。甄妈妈也不及柳爷。秋纹怕大爷怪罪。若柳爷送去,大爷悉知了缘由,心里也就明白了。别人送,只怕会故意地说不清。

    昨儿晚上,春琴的话,秋纹的确听在心里。

    谁人不想往上爬?只看有无这个机会。

    如今她在这小厨房却也特殊。只有她,单做了给大爷吃。一日三餐的,都由她洗手精心烹制。别人不能掺和,更插不来嘴儿。

    这样一说,玉夫人也却是看重她。

    小厨房的管事儿甄氏,虽不找她的茬儿,平素看待自己也和善。且甄氏也不像是恶毒的人,做事也算公允大方。

    可秋纹还是不能不小心。

    “柳爷,让您费力了。”秋纹轻轻一鞠。

    柳剑染直摇头,心里反不过意。本则,这是自己吃醋,故意让秋纹忙碌,好驱散心里的嫉妒。

    “你是我干妹子,我这当哥哥的,替妹子跑一趟腿,算得了什么呢?一会儿,我便能吃到自家妹子亲手做的汤圆,心里被提多美呢!”

    剑染到底善良。

    他不忍伤害秋纹。

    当着甄氏以及一众下人的面儿,故意抬高秋纹,让旁人知道她的与众不同。

    甄氏垂了垂眼皮儿,她有些猜着了干儿子的心思。他莫非……不过甄氏也不愿意细想,到底那嫣红姑娘死了才不过二三年。可如他真有这心思,那可怎样?

    甄氏也陷入矛盾之中。

    当初干儿子迷上了那风尘女子嫣红,甄氏可是竭力反对的。反对无用。干儿子就像吃了迷魂药一样地,横竖不听。她观察了一段时间,那嫣红虽误入风尘,为人还是规矩的。甄氏遗憾她在烟花柳巷失了贞洁,到底不堪匹配剑染。她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就这样拖着。到了最火,到底那姑娘命薄,一病就死了。

    甄氏叹息之余,反倒遂了她的心愿。

    如今剑染若真喜欢上了秋纹这丫头,她怎生相处?

    甄氏皱着眉头,心里埋怨剑染:好不好喜欢谁人不行?虽柳家破落了,但这十余年,她也暗自积攒下了不少银两,给干儿子娶一房媳妇还是绰绰有余。

    那嫣红是烟花女子。这里秋纹又是个丫头。

    剑染当然可以娶妻。但得是良家姑娘。

    甄氏不禁想敲打秋纹一番了。“秋纹啊,你这丫头心灵手巧,弄得我也不忍说你的不是。你可记住了。柳爷到底是史府的客。你只是一个下人。且不管柳爷是真玩笑,还是就来真格的,既认了你当妹子,你以后便得恭恭敬敬地拿他当哥哥待!我是他干娘。咱们都在小厨房,这一天到晚地,我可都监督着你!”

    甄氏话里带了刺。

    秋纹一凛。

    她听出了甄氏话里头夹杂的棍棒。

    秋纹就淡淡点头:“妈妈的话秋纹记住了。妈妈说得极是,竟如醍醐灌顶一般。柳爷是善人,好心。以秋纹这样的身份,如何又能攀附得上柳爷,还能当他的妹子?这实在是老天爷开脸儿,与秋纹来说极大的福分。秋纹必铭记在心,时时感念的。”

    她必要让甄氏放心,否则在下厨房的日子必然磕磕碰碰,不那么顺当。

    甄氏也一笑:“好。你是个聪明的丫头,但愿你能心口如一。”

    “妈妈,秋纹可以发誓的。”

    她立在一边儿,真的要举手了。那厢,剑染可是不耐,大大地不耐。因何不耐?他听出了干娘话里的压迫,也品出了秋纹的谨慎。

    这让他心里失落。

    兴许,自己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自己热枕热心的,可秋纹却只淡淡,并未胡思乱想。他勉强笑道:“干娘,秋纹,你们说得太过了,我听了只觉肉麻。好了,我这就送过去,以免汤圆冷了。”

    转瞬之间,他就出去了。

    这里小厨房可就比刚才热闹许多了。

    几乎人人都奉承起秋纹来了,就当着甄氏的面儿。

    婆子们有说秋纹一个外头买来的,但偏偏命好,自从遭了打顿打,从此就一路顺当了,真的算因祸得福。

    又有婆子说,秋纹长得好,性儿好,会说话,委实讨人喜欢,可比那狐狸一样的莺儿强多了。

    众人一径儿奉承,弄得秋纹脸红到了脚脖子根儿。

    她极不好意思解释,一边又不停地揉糯米团儿。“妈妈们真是说笑了。柳爷顽皮。他又性子好。那一声干妹子就是玩笑。不过秋纹感念,心里真的将他当了哥哥。其实我不配。都是柳爷抬举。”

    大家伙儿就笑。

    幸而这笑也是善意的。

    “你不配,那谁人配?如今我们也都看出来了,别看你不声不响的,就像个锯了嘴的葫芦,真正你才是最出挑儿的。我们只恨没晚生三十年,造化弄人,没赶上遇到柳爷这样的好人!”

    甄氏没走。

    她坐在椅子上,听她们胡说混嘴儿。

    不管秋纹多么麻利,不管干儿子是不是喜欢,有她在,此事便行不通。

    所以,别人大声儿说笑,甄氏只在一旁一声不吭。

    这就很有意思。

    要说秋纹真是个有心的丫头。

    她这次和糯米团儿,添了水,加了料,一气儿和了许多。这些材料,她不想记在小厨房的公账上,就当自己请客了。上月月钱已发,秋纹省俭,除了买一些必要的来葵水用的棉花,秋纹压根就没动用几个铜钱。

    她捏了柳爷要吃的豆沙馅儿的汤圆,故意多做了,如果甄妈妈爱吃,她也可吃一些。另还揉了许多纽扣粒大小的实心小圆子。那是给小厨房里其他人等吃的。她估着人头做,人人都能吃上一碗半碗。

    一时,热水烧开了。她将豆沙圆子实心圆子都一股脑地下锅,用大铁勺子来回搅动。热气蒸腾,秋纹又朝水里撒下腌制的桂花粒儿,这就更香了。

    柳剑染还没从溪墨房间出来,二人不知说些什么。

    秋纹取了很多碗儿碟儿,将一碗碗汤圆盛在碗里。这些丫头婆子的就惊叫了:“哎呀呀,秋纹,你要死啊,煮了这么多,这是故意要撑死柳爷呀?”

    甄氏一听,也过来了。

    她盯着大锅:“秋纹,食材太多了,超过定量了,我得在你的月钱里扣。”

    甄氏一板一眼的。

    秋纹点头,却又笑容满面。她端了一碗豆沙馅儿的汤圆,双手递给甄氏:“妈妈,秋纹是故意多做的。就该往月钱里扣。秋纹想着,妈妈也劳苦。这小厨房的人儿都劳苦。秋纹吃住都在府里,不耗什么钱。只要妈妈而后大伙儿高兴,秋纹愿意将月钱掏出来,买酒卖肉!”

    她说得也夸张。

    甄氏只好接过碗筷,却又放在了桌旁。“秋纹,你也太会做人了。我真要拿光你的月钱,你又要找我哭了!”

    底下婆子们见每人皆有份儿,都喜滋滋地端了碗,笑眯眯地吃了起来。不吃白不吃,反正不用自己掏钱。秋纹这丫头又做得极其好吃。

    一时,人人都看秋纹十二分地喜欢。

    甄氏叹了口气,她如何不明白秋纹是刻意为之,为的是不得罪人儿。这丫头心思如此细腻,简直就如当年的自己。

    她低了低头:“秋纹,以后不用这样。要你请什么?若请,也是我来请。”

    秋纹顿悟。

    她忙又请罪:“秋纹错了。秋纹只顾高兴,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请妈妈责罚。”

    甄氏将脸儿别过一辺:“我责罚你什么?真正你又说错话儿了。你孝敬我,又懂得团圆别人,是个可调教的。”

    众人正高兴间,就见有个小厮,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口道:“你们这里可有一个叫秋纹的?老太太要见她。我是得了绮兰姐姐的令子,特来跑一趟腿儿的。”

    那小厮站定,脸上阴晴莫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