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40章 孩儿,我生下你,并不后悔
    话说,翌日孙姨娘听说昨晚上老爷去了文姨娘屋里,气得跺脚摔茶盏,嘴里恨恨:“不曾想被她占了便宜。等着,一旦老爷走了,看我怎么治她!”

    孙姨娘不知道,当初看中了文氏的人,不是史渊,却是老夫人。老夫人不愿意孙姨娘一头独大。昱泉五岁那年,老夫人相中了果脯房里的文氏,将她许给了儿子,收为第三房妾室。

    老夫人便是要用文氏制衡孙氏。

    奈何文氏性子寡淡,几乎和个木头人似的,老夫人只怨自己看走了眼。但相处了几年后,却又觉出寡淡人的好处。

    到底这家宅还需宁静。若都像耍尖要强的孙氏,那还了得?

    实则老太太年轻时候也是一个要强的人,八面玲珑,滴水不漏。到了晚年,却有些糊涂。众人散了后,老太太躺在榻上,绮兰过来捶腿。

    “不用你捶。只管叫小丫头子来。”老太太笑眯眯的。

    “还是我来。”绮兰强打精神儿。

    老太太转了身,将脊背对着榻沿,神色忽又凝重起来:“我不该这么高兴。高兴什么呢?皇帝赏了个爵,咱们更是拿被胡萝卜诱住的小毛驴儿,从此被皇帝牵着走。想以后……难得太平。”

    老太太皱着眉头,左眼皮儿一跳一跳的。

    绮兰心不在焉,勉强问道:“这怎么是小毛驴呢?绮兰听不懂。”

    老太太叹口气:“你不懂。这就叫政治。可怜你老爷以后定不得安生了。皇帝差遣他去哪处,他便只得去哪处。要知道,新皇登基,天下未稳……”

    老太太没说下去。

    有些话绮兰听不得。天云国先皇驾崩,已惹传言。新皇帝不是先皇的儿子,却是兄弟。天云国传位,一直是嫡长子继承制,如今却演变成兄终弟及,总叫人疑惑。

    如今两派人,斗争激烈。稍有能耐的大臣都被两房奋力拉拔。儿子既升了爵,可见是投向了新皇了。

    新皇……老太太是见过的。新皇和先帝相比,很是不同。怎么个不同法,老太太更不愿多说。

    说多了,即是祸。

    这样一想,史老夫人更觉烦恼无限。儿子还不如不做官。不如干些别的营生,比如经商买卖。可她还是摇头。史家几代为宦,身在朝堂,早就身不由己。若不为官,非但亲戚朋友看不起,连带整个家业也跟着萧条。究竟经商也需有后台的。只有当官儿,才能保证这繁华富庶长久不衰。

    老夫人看透世事,仍觉无奈。

    话说玉夫人在用完晚膳后,便由溪墨和剑染扶着,缓缓来至草庐。在二十几年前,稻香草庐没有盖屋子,是一片荒废的竹林。

    便是在这里,她邂逅了一个男人。

    此人,不是史渊,而是逝去的先帝……

    得知先帝驾崩的消息,玉夫人紧闭双眼,泪如雨下,往事一幕幕又袭上心头。她用自己的方式替先帝超度。

    到了草庐跟前,春琴领着几个婆子提了灯笼照明。

    玉夫人认识这丫头。这丫头有优点,可也有缺点。不过大体上还过得去。

    “你们不用忙活。我只是借住几晚,歇上一歇。”

    “是。”

    溪墨就对春琴摆手,示意她退下。

    玉夫人的卧房,就在溪墨卧房的前一排。这是一间客房。溪墨这里除了柳剑染,并无别的客人。况剑染住在草庐稍远的地方。但溪墨偏命人单做一间房,还务必清雅幽静。偶尔之念,今晚就派上用场了。

    那房间布置得极好。

    柳剑染明白此时宜早早离开,就和春琴那般。

    “伯母,剑染告退。”

    玉夫人与他微笑:“好。这几年,墨儿有你,他快乐许多,我要谢谢你。”

    这声“谢谢”,玉夫人说得情真意切。

    剑染一愣。

    溪墨也一怔。他心底涌动,面色依然平静。

    “伯母,这是剑染该的。我和溪墨情如兄弟,只恨不得一件衣裳同穿。只要事关溪墨,我柳剑染愿为他两肋插刀!”

    溪墨拍拍他的肩臂:“我也亦然。”

    玉夫人就看着他们,心里更添惭愧。她对着剑染:“好孩子,早点歇息。明儿一早,和我一起吃早饭。”

    玉夫人的早膳,也放在草庐。

    溪墨便叫来青儿,取来纸笔,将菜名儿一一写下,又嘱咐一番。青儿忙忙地去了。母亲虽不在身边,但她的口味溪墨自己知晓。虽小厨房的人都已歇息,但到底有轮值的人,且去通知她们,将母亲爱吃的小菜一样样记下,明早预备了端来。

    玉夫人先入房洗漱。屋子十分干净,冯富家的还不忘熏香,又从包袱里取出经书,预备夫人明早念经用。

    青儿一溜儿去了后,轮值的人只在打瞌睡。他取出条儿,打着呵欠,将条儿递给这婆子,也不管她识字不识字儿,口里说道:“只管按这上面写的做。”

    说完,撒腿就跑。

    那婆子接了条儿,放在一个笸箩里,又接着打瞌睡。

    这一晚,玉夫人在房内和儿子说了一会话。你一言我一语,不疾不缓。彼此毫无困意。

    铜壶滴漏在一旁,发出轻微的嘀嗒嘀嗒响声。

    母子间的隔隙,不是这一晚上,就能完全愈合的。

    需要时间。

    溪墨仍不理解母亲为何要离家搬去寺院,仅仅出自对菩萨的虔诚么?他不信的。是什么人什么事,让母亲可以执拗到可以丢下一个蹒跚学步的自己,不管不顾地过了这么多年?

    她的心安么?

    不安。

    溪墨能觉察出来。

    他不想和母亲说无用的家常话。

    “还请母亲告诉我,当年丢下我的缘由。”

    他轻轻一个“丢”字,一下又将母子间堆聚起来的亲情割大了。换谁人也不能释然。溪墨不是圣人。

    他想知道真相。

    玉夫人一惊,手中茶盏差点摔落在地。

    她为何要回史府,为何要见儿子,不外乎想透露一个信息。玉夫人住在蟠龙寺,却也是一人的内线。

    究竟也算不得内线,不过是一个交好的居士。只是这居士身份特别。玉夫人需为她守口如瓶。

    “孩子,我还不能说。”

    玉夫人稳住茶盏,另换了一副悲哀的语气。

    这让溪墨焦灼,心生气愤,便用自嘲语气:“看来母亲不该生我。我若不在人世,想必母亲定自在许多。”

    玉夫人面露苦涩,她哑着嗓子:“孩子,我生下你,并不后悔。”

    溪墨不信,依旧嘲讽:“这只有母亲自己知道。”

    玉夫人便觉不能将此话题继续下去。儿子是无辜的,儿子不过要一个真相。可她不能说。新皇登基,先帝二子莫名其妙地相继死亡。

    京城人人纳罕。

    她的孩子,她要保证他的安全。

    “墨儿,为娘知道你和剑染常在外面走动。只是天冷了,不如就在家里呆着。不管是京城,还是别的地方,一概别去。”

    这是玉夫人顶顶要说的。

    “这个,不劳母亲担心。与很多事上,儿子会小心。寒冬天气,儿子也并不想出去。儿子更知道,儿子奈何不了母亲。这一生漫长,儿子唯愿母亲快乐安康。”

    这些话说完,溪墨差点流泪。

    他站起身,投向窗外,看着深沉的夜色。

    玉夫人也想流泪,可是不能。

    “孩子,你不出去,我就放心了。我要睡了,你不必再和我聊天了。见到你,即便不说话,已是十分愉悦。”

    溪墨没有转身。顿了顿,黯然离开房间。

    他的背影是那般孤独。

    冯富家的过来关门。玉夫人再也忍不住,一头扑在床上痛哭出声。

    溪墨内心也不好受。

    他并不想让母亲不高兴,可那些话儿不得不问。

    翌日清晨。

    秋纹早早起床穿衣,洗漱了后,叫了几回莺儿,莺儿总算睁开了眼睛。她已不待见秋纹,冷言冷语:“公鸡打鸣,我早听见,不用你叫我。”

    小厨房后头有一个鸡舍,由一个老嬷嬷散养着。每天天不亮,那公鸡打鸣儿可勤。

    秋纹知莺儿心存嫉妒,解释也说不清,且由她去,时间长了就会好。她便道:“灶房早些清理了,与你自己也舒适。”

    “不关你的事。”

    二人一前一后去小厨房。那打盹的婆子糊涂,已然将青儿留下的条子弄丢了,她只当是青儿自己馋嘴,想吃好的,因就随便嘱咐了个人,青儿来了,只管做些鸡蛋牛肉猪皮冻之类的,与他就粥。

    小厨房的人集合完毕,大家分工合作。煮粥的煮粥,切菜的切菜,做糕点的做糕点,既忙碌又安静。

    秋纹跟着柳嫂子包饺子。

    这个不难。柳嫂子也不隐瞒技艺,教了她几种花式,秋纹记在心里,不多时就熟稔了。

    一时,秋纹就口渴起来,想找水喝。

    水房在隔壁。

    秋纹进去时,一个人影慌慌张张地,正从另一侧出去。

    水房里放着小厨房各人的小水壶,壶身写了名字。秋纹没多想,拧开壶盖,见里头的水温了,就着壶口猛喝了几口。

    水房还在烧水。

    秋纹揭开锅盖,里头的热水不多了,又拿起勺子在水缸里舀了几勺,添在大锅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