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09章 嫡庶有别
    这嬷嬷是个可靠的人,这番哭泣并不为假。

    她口中说的“老姨娘”便是史溪墨的庶出祖母。便是这老姨娘将史溪墨照料到七岁。史溪墨感念庶祖母,在她去世后,将她生前戴着的首饰一一收藏。

    这老嬷嬷伺候老姨娘,也算兢业。所以老姨娘的旧物都由她照管。老姨娘也有一些好东西,其中不乏贵重不菲的。一直好好的,如今竟是被偷了,可见怪异。

    那昱泉的前胸被柳剑染的利剑顶着,十分恼怒。可又不敢十分发作。柳剑染会耍剑术,武艺也算得高强。昱泉领教过他的厉害。柳剑染此人天不怕地不怕,他视溪墨为挚友,一个甘愿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昱泉料及柳剑染也未必敢伤他,不过要颜色看看。

    只是,林中也有下人。当着诸仆的面儿,柳剑染如此给他难堪,委实叫昱泉恼怒。心里仇恨的种子一旦种下,便难拔除。

    这嬷嬷的到来,缓冲了剑染的注意力。

    “刷……”,他将长剑入鞘,皱眉看向溪墨,“话说,你的住处,好久没遭贼了。”

    剑染忠心。

    光天化日之下,此贼如此猖獗,可恼可恨。

    溪墨面色十分凝重。

    “起来说话!”

    他示意嬷嬷不必继续跪。

    这嬷嬷还在哭泣,照看不利,按着史府家规,立时要撵出去的。

    “大爷,都是老奴的错儿。老奴不该仗着上了点年纪,一时就不精心起来。”她想想又跪下,哀求史溪墨,“大爷,既要撵老奴走,老奴绝无二话,只求大爷发发善心,容老奴收拾收拾,带些平时积累下的散碎银子,不至于流落街头……”

    这嬷嬷如此惧怕,不外乎前些时候,昱泉的母亲孙姨娘,撵走了一个梳头丫头,立时打发出去,衣裳簪环皆不能带。那丫头是家生子儿,母亲哥哥都在府内当差,因仗着自己是近身丫头,和别人不同,各处拿大,言语不勤谨,惹了孙姨娘。

    孙姨娘当即撵人。这丫头又羞又愧,家中诸人因她丢了面皮,也不敢替她求情。既出府,手里没钱,又渴又饿,不几日就倒在大街上。

    既死了,家里人倒是哭哭啼啼出来收尸了。

    孙姨娘赏了一两银子,权当丧葬费。

    史老夫人得知,只是对左右说道:“到底孙姨娘是个爽利之人。下人有错,就该罚,管她是谁?治家,就该如此。

    史府却也复杂。

    因史溪墨的母亲玉夫人多年不问家事。史渊掌外,内务之事,只托母亲料理。人情开支,银钱买办,老夫人那有总账房。

    近年来,老夫人年纪大了。上了年纪的人,精神不济,无事只愿多消遣。孙姨娘自进府以来,尤其生下昱泉后,对家事琐碎料理,皆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虽不会打算盘,但却也有一桩过目不忘的本事。但凡老夫人经手的,她得有心记下。隔几日,再装作漫不经心地说起,便惹得老太太赞赏,夸她是个细致人儿。

    史渊有三个妾室。

    其中一个,府内人称大姨娘。她年纪和玉夫人相仿,是玉夫人的陪嫁。玉夫人和史渊感情不睦,生下溪墨后,感情更是一日淡似一日。待她决心去佛堂,便将身边一个陪嫁丫头,送了史渊。

    天长日久,这丫头一连给史渊生下三个女儿。如今这三位小姐都大了,各个待字闺中。

    剩下两个,一个便是孙姨娘,还有一个文姨娘。

    虽都为姨娘,但又有不同之处。

    孙姨娘是良妾,外头聘来的。史渊也是下了聘礼的。她虽寒门小户,爹爹是秀才出身,但祖上也当过知府一类的官,只到她父亲这一辈,家道中落。

    文姨娘是家生的丫头扶正。

    外头聘来的侧室,地位高过丫头扶正的姨娘。

    加之,文姨娘一直未给史渊生下儿女,地位更是底下。

    文姨娘仗着有儿子,更有丈夫宠爱,半点没将文姨娘瞧在眼底。

    文姨娘呢,也颇有自知之明,凡事不纷争,只是避让。一天大半时间,除了请安,只是呆在屋子内,竟像个活死人。

    史老夫人看中孙姨娘的能干,便给她特权,交她钥匙,命她代理掌家。孙姨娘接过钥匙,明面儿继续奉承老夫人,暗里就生了觊觎之心。

    有朝一日,能当上史府正妻,那才真正扬眉吐气。

    其实,在江城富贵人家眼里,知道史府底细的,都引以为笑话。史渊糊涂,这老夫人也糊涂。有正妻,岂能让一个小妾掌管家事?

    纳罕的,玉夫人知晓后,只是淡淡一笑。

    玉夫人是有娘家的。她的弟弟玉鼎,驻扎边疆,前朝一等大将军。听闻此事,倒是质问过史渊。史渊一是苦笑,二还是苦笑。

    玉鼎知晓内情,想想也只能作罢。

    于孙姨娘而言,儿子昱泉虽然受宠,但碍着身份,到底是个庶出。这是一根刺,时时刺她的心。

    如今这嬷嬷因想起那撵出去的丫头,生了恐惧之心。

    这看得柳剑染不忍。

    史溪墨也不忍。他安慰嬷嬷:“丢了,也不是你的错。该受惩罚的,是那贼人。你依旧回去。以后,凡事细心一点。”

    他知道这嬷嬷,也是个苦人。丈夫死了,膝下没个儿女。真要离了府,就算手头有几个银子,一旦花光,还是上街乞讨的命。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嬷嬷流着泪。

    “下去吧。”

    那柳剑染便道:“我知道你一向菩萨心肠。这贼人能顺利窃走金钏,一定熟悉草庐的布置,只会是内鬼。”

    柳剑染说得笃定。

    “那么,你可有法子?”

    柳剑染便向溪墨靠近,低语了几句。

    他二人一答一应,视身旁的昱泉如无物。

    昱泉愤懑:“我说,你们有完没完?还是速速离开此处,一会儿,就有丈量的工匠来了。”

    柳剑染又想拔剑威吓。

    昱泉本能后退一步,但也只是一瞬,想想又挺起胸膛,作不服之状。

    溪墨启口:“我若不答应呢?”

    昱泉眉头一皱。

    “竹林本是草庐的产业。一向由草庐的下人料理看管。你要建戏台,何必一定要在林内?”

    昱泉一怔。“怎地不行?老太太也是答应了的。”

    昱泉每行事,总爱摆史老夫人的名头。

    溪墨稳稳而道:“老太太是老太太,我是我。”

    “你是何意?老太太都应了,你又能奈我何?”昱泉将眼一瞪。

    “这林子风景甚好,爆的笋子也不错。一朝雨后,木耳蘑菇菌子的也多。你都砍了用来建戏台,给自己取乐,也是暴殄天物,固尔我不许。”

    “你……你……你等着,我去告诉老太太……”昱泉气急败坏。他知道草庐清幽,故而偏在这里筑戏台,既为了像溪墨示威,又能打扰他的清静。

    “你去。”溪墨神色从容。

    “我自然要去。如今我工匠找来了,银子投下了,竹子也砍了,你却摇头。素日里,你不是不问这些琐碎的吗?”

    看着昱泉拧眉皱脸的,柳剑染不禁笑了。他“哈哈”几声,抱着胳膊肘儿。他了解溪墨的性子,外柔内刚,外冷内热。他只是内敛,只是含蓄,但并非他可以任意被人欺负。实际上,昱泉压根欺负不了他半点。

    “那我今日就问了。”

    “你……你为甚寸步不让?不就是建个戏台的事儿,你至于这样较真?”

    嫡庶有别。玉夫人虽不料理家事,但她到底是正妻。先皇在世,就是册封的诰命夫人。且玉夫人的娘家也是官宦之家。溪墨舅舅玉鼎,也是当朝赫赫的一员武将。

    昱泉与这里没有底气。他的外公,一个破落的秀才。好笑的是,昱泉虽嫉妒溪墨,外头酒肆玩耍时,对着一帮酒色朋友,却又吹嘘自己的舅家,如何如何荣耀。知道底细的,只是笑。不知底细的,却也被昱泉的言语怔住。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我这里的林子,只用来消遣散步,偶尔采摘以作食物,并不作他用。还有,你叫人拔掉的竹子,还得给我复原。我的话你可记住。”

    昱泉听不下去了。

    “我只管找老太太去。待老太太来了,且看你怎么收场。”

    溪墨不禁叹息了。

    “我的话,你竟是当耳旁风吗?休说老太太,就连皇帝来,我也是不相让半分的。你又何必惊动老太太,打扰她的好觉?”

    溪墨与祖母之间,虽感情淡漠,但这份亲情仍在。

    “哼!谁叫你与我过不去!”昱泉一甩袖子。

    “我有我的原则。”

    “你的原则,就是欺压我。史溪墨,打小儿,你就不待见我,处处与我作对。说白了,你欺负我是小妾生的,没托生在太太肚子里!”

    溪墨更是叹息,随即苦笑。

    “你吃穿用度皆在我上。老太太、父亲也疼你。我又如何能欺负你?”昱泉顽劣,但却受宠。在史府,真正被孤立的人,是他。

    他虽是嫡出大公子,但却是真正的爹不疼娘不爱。童年缺爱,造就他深沉内敛的个性。庶祖母给与他的关怀和疼爱,的确像深夜里的一盏明灯,让他回想起来,心里暖意浓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