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005章 梅香拜把子
    这句话就炸了。

    春雁当即发狂一样地,眼睛瞪得铜铃般:“我不信,她在哪儿?快快带我去瞧!”

    “好好。”

    嬷嬷不知就里,跑去廊子喊:“秋纹,进来说话!”

    秋纹看着这里,四处打量了打量。史府大院的小厨房,自己就在这里耗尽余生了?当即想不了许多,赶紧张口:“马上来了。”

    小厨房里的小厅。十来个人儿可,齐刷刷地站着,十几双眼睛都唬愣唬愣地瞅着秋纹。这是个新来的。模样好齐整。年轻的就嫉妒上了。

    那嬷嬷自以为了事,遂对潘娘子道:“我可走了,这姑娘就交给你。”

    那厢秋纹就被众人团团围住,对着她,问长问短。原来是外头买来的,不是里头的家生子儿,孤孤单单,无人可傍。

    年纪大些的,就轻视上了。

    春雁见秋纹的确比她生得好看,心里又醋又酸。没来由地,便将气撒在她身上。她叫地上的小丫头起来,喝道:“滚一边去。以后只管在旁烧茶煮水,这些细致的活一概不许你经手,可听见了?”

    小丫头一听,顾不得脚麻,一骨碌爬起来,就往外逃。

    春雁想给秋纹来个下马威。她叫娘坐下,对着秋纹:“你既是新来的,就得懂规矩。史家大爷的小厨房不比别处。我们这些人也都是百里挑一的。”春雁对着屋子里的其他人,一一地显摆:这个是做红案的,那个是做白案的。这个会做糕饼,那个会腌各色咸菜。总之,小厨房不养闲人。她们都是你的姐姐,你见了,都得下跪磕头。

    这就过了。

    同为府中下人,身份其实是一样的。不过先来后到。见了年长些的,赶着叫声姐姐,要么大娘,鞠个躬,也就完了。无所谓高低贵贱。

    春雁就是摆明了给秋纹难堪。

    春雁屋内有几幅仕女图。其中一幅画像的模样儿,真和这秋纹差不离。白皙细腻的皮肤,乌黑似云的头发,苗条伶俐的身段儿……不同的,秋纹粗布衣裳,脚下磨破的旧鞋。画里的女子雍容盛装,衣饰华丽。

    春雁更嫉妒了。

    小厨房打杂的,全是女人。从她们的眼睛中透出的信息,更可以确信:这个叫秋纹的,的确比她美很多。方才,娘瞅着她,也是呆了一呆。

    “你怎么不跪呀?怎么一点儿规矩也不懂?”春雁叫人拿一个蒲团,提醒她跪下。

    这是秋纹没预料到的。大户人家有这个规矩么?她略略懵懂,觉得不能跪。因为,她从别人的眼中看出一丝揶揄,一丝得意。

    底层的人,就是这样。面对更弱势更低微的,不是抱团,不是安慰,而是毫不留情的进一步欺凌,以获得某种变态的满足。

    “秋纹姑娘,你倒是跪下呀。”

    一个胖媳妇,素来和潘娘子交好,见秋纹还是不跪,禁不住催促了,说话声音也恶狠狠的。

    真的要跪么?

    秋纹想起方才见到的那个可怜丫头。那小姑娘显然被欺负了,眼泪汪汪的,可这些人视若无睹,一副合该的神气。

    即便身为奴婢,也不能轻易下跪。

    春雁火了,嚷嚷地喝茶,又吃一瓣一瓣的橘子,吐一粒一粒的籽儿:“你反了不成?我娘是这儿的领头,调遣你的。你不跪她,可还跪谁?她可比你的十个亲娘还重要!”

    春雁叫人压住她的膝盖。

    事与愿违。秋纹本想低调,奈何低调不成。她本以为进了小厨房,从此就是干活打杂地度日,不出差错就行,却忘了与人相处也很重要。

    她踯躅不跪。潘娘子不想女儿再费口舌了,脸儿一黑,手儿一甩:“罢了。看来你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丫头。究竟外头买来的,不必家养的懂规矩。打今儿起,你就在厨房切菜,先从洗菜切菜干起。”

    “洗菜切菜?”春雁叽叽咕咕,“娘啊,那还便宜了她。”

    “你要怎样?”潘娘子看着女儿,一脸的宠溺。

    “她么,只配在厨房当个烧火丫头。她一个外来的,能懂啥?干脆就从烧火干起。”春雁一脸的得意。

    只要在小厨房干的,谁都知道:烧火是个苦差使。一天到晚地,闷在灶后,灰头土脸,再好的衣服再白净的脸蛋,都得被烟火熏得乌黑。如此,还有谁会注意秋纹的长相?

    谁叫她生得好看?谁长得好,她就和谁过不去。

    “烧火?也好。叫她知道,那些小门小户家的厨房,究竟不能和大户人家的厨房比。灶台不一样,铲子不一样,什么都不一样。秋纹呀,的确该从烧火干起,就这么定了。”

    此话一出,厨房里的那些媳妇婆子就咕咕咕地笑。

    烧火与秋纹来说,不难。她在家时,就学会两口锅、三口锅地,一起烧煮。手上也磨出许多泡。到了后来,手心结了茧子,也就不疼了。

    也罢。烧火呆在灶台,安静。烧火就烧火吧。好歹每月还有工钱,不会白干。比较起来,还是这里强上一些。

    第一日就吃了瘪。但秋纹还愿意往好的方面想。

    隔几日,秋纹已经熟悉了小厨房各处。她在一个角落吃汤饭,春雁故意将那些馊的难吃的,倒在秋纹的碗里。“快吃,这可是我的心意。你若不吃,我可与你记仇。”

    这是明摆着欺负了。

    忍一次还可。可要忍许多次,还是难。

    她卖身为奴,不是受同为下人的人欺负的。纵使在家,日日受着继母的差唤,秋纹还想着法子,与她出丑,与她难堪。

    小厨房的人,个个欺软怕硬。见她无撑腰的,更无后台,也学着春雁的样儿,变着法地差遣。这个叫她洗碗,那个叫她拖地。

    秋纹觉得该还击。一味退让只会让人得寸进尺。

    毕竟,她要在史府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就是一生。

    秋纹还击了。她站起来,将饭菜放在一边:“我不吃。我虽是新来的,也上了府里册子的。每月有月钱。你们吃什么,我也跟着吃什么。就算次一等,也不该吃馊的。”

    春雁眉头一皱,眼睛又瞪得溜圆:“你还反了不成?”

    “我一不是逃犯,二不是叛贼,何来反一说?”

    “我说你反就是反。”

    “春雁姐姐,我是外头买来的,你是家生子儿,梅香拜把子,大家都一样。你说的话,并不算数。”

    她挺起胸膛,直言反击。

    春雁叫嚷:“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我好心叫你吃东西,你却这般损我。你我能一样么?我舅舅是二爷跟前的红人,我舅母是老太太那边掌管衣料药材的,我爹虽死了,但我柳春雁在史家,根深蒂固。你算什么东西,敢和我比?”

    她叫来两个媳妇,逼秋纹将嘴张开,吃下那些馊了的豆腐。

    秋纹如何能吃?

    “我不信,一向慈善的史府,会故意叫一个丫头吃馊菜。我若吃,你也需吃。”

    “合着我的话你没听见?就算丫头,也有三六九等。比如我,就是一等。你呢,就是最末次的。一个烧火丫鬟,能和小厨房领头的女儿比?”

    “春雁姐姐,你不是一等。大爷屋里近身伺候的,比如春琴姐姐,才是一等。”

    秋纹见过春琴一面。

    春琴进来取银耳莲子汤。她容貌中上,一身素白的绫裙,脚上崭新的绣鞋,头发插着银簪,手腕两个玉镯,态度略傲慢,又略亲切。

    她一般不进小厨房,只是遣个小丫头。

    几天过去,秋纹了解了府内下人的等级。烧火丫头的确最末等。月钱最高的,当属跟着主子们伺候的近身丫鬟。每位主子都有这样的近身丫鬟一二名。史府老太太屋里,近身伺候的丫鬟最多。她们算一等。次之的,干些端茶倒水杂活,是二等。三等则是分布各个前庭后院打杂的粗使丫头。

    粗使丫头中,也分上中下。稍好一点,是给主子喂猫养狗的。次之,是养花栽草的。下等,才是烧火垒煤劈柴火的。

    按月钱论,潘娘子虽是领头,但身份不比一等丫鬟高贵。她的女儿春雁,在小厨房挂着洗洗涮涮的号,拿着的月钱,并不比一个三等丫鬟多。

    所以,春雁拿自己和一等丫鬟比,委实不知好歹。

    春雁恼羞成怒:“怎地,你拿我开涮?我不是一等,但早晚是一等。”

    春雁一直藏着个小心思。

    春琴名儿里也嵌个春字,她有当大爷一等丫鬟的命,那自己也该有。她也嫉妒春琴,但不敢明着来。面儿上见了她,还是恭恭敬敬的。

    “等你拿了一等丫鬟的月钱,再说不迟。”

    此话激得春雁跳脚,她呲牙咧嘴地:“你是讥讽我?嘲笑我?我上面有人,很快便能翻身。不信走着瞧。倒是你,有我压着,得在这里当一辈子的烧火丫头。不不,老了就是烧火嬷嬷,烧火老太婆,一辈子见不着男人,哈哈!”

    她笑得怪异,可见在这里是蛮横惯了。

    一个绢白的人影从外面闪进。

    来人很不高兴,何人在此放肆大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