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龟派气功
    众人都转身看向斜上侧方的茂密森林,此时也有各类变异生物开始从森林内向外汇聚,看来没贸然闯进去实在是明知之举,大家一咬牙,都慌忙地点了点头,示意同意白云飞的决定。

    于是,一行人如百米赛跑,忽然间便向那堵古迹边缘处的残墙边露出的大洞冲去。

    待他们冲到洞口旁,那些“镜光鸟”和“镜面龟”感应到了他们的存在,瞬间停止了互相的“激光大决战”,将镜面齐齐地对准了大家。

    众人心生不妙之感,也顾不得检查洞里是否有恶魔、怪兽了,全都蜂拥着向洞内挤去。

    除洞口处能看清景物,洞壁拐弯后便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的洞内一股腐烂、霉变的气味,刺激得大家脑子发疼,都急忙将单兵作战系统的头盔戴上。

    而白云飞没有单兵作战系统,怕有毒气引起中毒,便戴上了防毒面具。

    这时就听一声沉闷的声音自防护服外的空间隐约传来,大家心中一惊,在前面举火把探路的牛钢没敢再向前继续走。

    “是啥子声音哩?”苏老鬼为了听得清,只好把头盔摘了下来,侧耳凝神细听,就闻到一股比刚才还要臭的气味瞬间钻进鼻子,臭得他直皱眉,连连用手扇风。

    本来这单兵作战系统的密闭性是非常好的,将头盔和下边的防护服接口连接好后,别说是空气,就是沉到水里,连一滴水也不会漏进来。

    而之所以苏老鬼能闻到臭味,是因为大家基本上将头盔又重新戴在头上后,都和防护服连接,气味根本钻不进来,唯有苏老鬼偷奸取巧,只戴不对接好,所以才会闻到。

    只听无线通讯系统里传来韩德邦的声音:“啥子声音?嘿嘿,老鬼头,让我告诉你,刚才那是我放的一个屁!”

    “你娘哩,你个怂娃!”苏老鬼气得举起巴掌就向韩德邦的头盔上拍去。“都甚时候哩,你个鳖孙还在这搞事情。”

    “这不是各种龟类都来这开种族大会来了嘛,我就给它们应应景,教它们一门新功夫━━龟派气功!”韩德邦洋洋得意地吹嘘起来。

    “气你娘个头哩!”苏老鬼真是被气到了,作势要再打,韩德邦赶紧闪到一旁。

    大家见原来是这个混蛋放的一个屁,而不是什么异常情况,便都松了一口气,继续向前探索着行进。

    说这里是洞,其实那是在外面的树丛里窥探所形成的错觉,真正进来后才发现,这里其实是通往这个变成废墟的大型建筑群地下的一条通道。

    通道内是整齐的石阶和垂直的石壁,一路向斜下方延伸过去,这里不仅潮湿、霉烂,而且枯败的苔藓、凌乱的蛛网、遍地的鼠粪、皮毛和细碎的骨骼残骸等,遍布整个通道。

    这些肮脏、

    丑恶的东西踩在脚下,不时发出“咔嚓”或“噗嗤”的声音,而且还粘鞋,让人心里极不舒服。

    众人手里已经一支火把都没有了,刚才在危急时刻,虽然烧了蛛网,但都掉在了古迹的残墙边,哪还有那心情和胆量去取?再说了,这几只火把也发挥了它们最大的功效,绝对物超所值了。

    众人拿出“狼眼”手电,几条异常明亮、笔直的光柱瞬间在黑漆漆的通道里形成,只见里边的黑暗中,和这洞口处的情景毫无二样,全是布满了那些肮脏、杂乱的秽*物。

    众人提心吊胆,又咬牙忍受着这阴森、肮脏的环境,想到里边探个究竟,搞不好里边是魏王他老人家的墓呢?那岂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撞个正着”?

    顺长满苔藓、洒满粪便、骸骨的台阶向下没走多久,通道便变成了平直向前,众人挥舞着手中的铁钎、铲子或开山刀,拨动着那些几乎封满了整个通道的蛛网。

    这时听到几声“吱吱”声,让大家忽然生出警觉,这声音好熟悉,莫非......

    已经不用想了,手电光柱里,已经在成片的蛛网上出现了十几只黑影,正是那韩德邦命名的“千足天网蛛”!

    这些长了无数双蛛腿的丑恶怪物,如闻到了血腥的鲨鱼,发觉了入侵的众人后,便疯狂地涌了过来。

    这种怪物委实速度太快,根本没让众人反应过来该如何应对,这些蜘蛛已经顺着蛛网或通道壁蹿了过来。

    这些千足天网蛛,扑过来后便伏在众人身上张口就咬,好在大家都穿着单兵作战系统,凭它们的口器根本不可能咬穿这高科技防护服的。

    当然白云飞是没有防护服穿的,不过大家已经在潜意识里形成了对他的保护,前有牛钢等人在前边打头阵,后面有鲁武阳等人殿后,一改以往由牛钢充当先锋,白云飞在后面保护大家安全的惯例。

    白云飞虽然夹在大家中间,前后都是安全的,但头顶却是空档,没有单兵作战系统,自然不会有头盔,这些东西都是配套的,所以他格外小心头顶上方的情况,大家的手电都是前后左右照的,而处在团队中间的他,手电光柱则是在他头顶上方晃动,照着通道顶棚。

    众人挥舞着手中的各式工具,同涌来的大型蜘蛛搏斗。

    但这些蜘蛛似乎完全不害怕人类,边躲闪着大家的攻击,边疯狂地咬着。

    白云飞却知道,它们这不是如食肉动物那样,在撕咬猎物,它们并不是在咬肉吃,而是在向猎物体内注射毒液,当猎物被麻醉后,它们会用蛛丝将猎物捆扎得像一个茧一样,然后拖到洞穴深处,慢慢地享用。

    但是始终咬不破目标,无法注射毒液,让这些蜘蛛开始癫狂,它们开始从趴

    伏啃咬状态,变成了蹦跳状态,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和章法,就是疯狂地啃咬着。

    众人挥动着手中的各式工具,向这些蜘蛛砍砸着,但由于通道狭窄,究竟有限,所以根本无法尽情地施展,而这些蜘蛛却灵活异常,众人怕伤到别人,又怕打到自己,所以基本是用戴着防护服的连体手套乱扑棱,根本不可能没头没脑地合力乱砍乱砸。

    但一被这些大型蜘蛛发现后,这通道前方便不停地涌来这种蜘蛛,源源不断,似乎永无休止。

    只听韩德邦第一个沉不住气了,头盔内的无线通讯系统里传来了他焦急的呼喊:“白哥,怎么办?要不咱们快跑吧!”

    他没有等到白云飞的回答,因为他这种遇到危险就想跑的行为,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标签,白云飞想的是,外面已经是怪兽漫山遍野,这里虽然也异常凶险,但好在大家都穿着单兵作战系统,从这未知用途的通道寻找生路,要远远好于从外面成千上万只的变种怪兽那找活路。

    因为也不需要白云飞回答,曹龙轩已经用他的实际行动,深刻地注释了,在当前这种情势下,大家最应该采取的有效措施是什么。

    只见他边应付那些蜘蛛,边从后背卸下喷火器,然后就听一声振聋发聩的巨响,一条裹挟着风雷闪电般的火龙瞬间降世,在通道内霸道无伦地出现,直接奔腾呼啸着向前飞奔而去,强烈的火焰之光,照亮了整个通道内的世界,而且光耀得人几乎双眼欲盲。

    众人穿着耐高温的单兵作战系统,没什么感觉,但白云飞却瞬间感到了火浪高温的灼热。

    韩德邦仍不忘吹嘘道:“看,这就是我那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龟派气功的升级版,哈哈,直接从这肠子一样的地道里冲过去,能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原本黑漆漆的通道内,如末世的永夜被飞火流星划过。

    根本不用手电光柱扫过,四处燃烧未尽的残留火焰将通道内照得一片通明,只见通道内一片狼籍,四周全是被烧焦的痕迹,在一瞬间就已经根本见不到任何生物的原有形状了。

    “他奶奶的,难怪自古以来,生物都怕火,火这玩意儿就是他妈牛逼!”牛钢忽然激昂地感慨了一句,在这幽闭的空间内,他忽然响起的声音给人的错觉,就如同牛魔王怒吼一般。

    顺着蛛丝燃烧的火焰开始向古迹里所有相连的蛛网上蔓延,但可能是因为这魏王谷内终年潮湿,更有可能是其它部位没喷那些易燃的杀虫剂,虽然这些蛛网本身也能燃烧,但是火势蔓延到喷射杀虫剂的范围以外时,便慢慢停止了蔓延的趋势。

    众人踏着燃着烟火的通道亦步亦趋地前行,很快便由通道进入一个像大厅一样的广阔空间

    ,虽然被喷火器摧残得面目全非,但从残破的那些残留物看,这里应该是一个“实验室”之类的场所,但现场的情况混乱不堪,残留的烈焰、沉重的焦糊气味、缭绕的青烟、乱七八糟的残留物,根本找不到有用的线索了。

    当初在那个神秘的通王洞内的壁画上,曾经描述了一千年前,魏王的部下们在一个类似实验室的场所,进行一场神秘实验的画面,和那幅画面对照,这里极有可能就是那个类似实验室的场所。

    当然了,可能这样的场所不只一处,但既然当时这个画面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觉得它与一直存在神秘感的“昆乌萨”有关,可能会揭开千年前“仙兽国”的一些秘密,所以,大家希望能在找到这个类似实验室的场所后,有所发现。

    但现在看来,即便不使用喷火器,也很难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毕竟已经过去了千余年的时间了,除非是那些刻画在石壁上的壁画之类的信息,还能够部分留存,其它的东西,早已经在历史的长河中湮灭。

    “这个......应该就是那些壁画上描述的‘实验室’了吧?”白云飞最终还是开口了。

    “云飞觉得这间密室是做何用的?”曹龙轩最关心的就是线索,没有线索,想找到他想要的宝物,根本就无从谈起。

    “应该和那个神秘的昆乌萨有关。”白云飞的回答看似只是说他的猜测,但从他淡定的语气和表情,大家能看出来,他心中的坚定。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