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十九章 镜花水月
    远处“并水龙”水声轰鸣,近处水汽、水雾蒸腾缭绕,水面波澜不惊,水质清澈得有如空气,偶尔居然能看到那种紫黑色的食人鱼,三五成群地在水里游荡,更远处的水面则看不清楚了,完全被氤氲的水雾、水汽给笼罩,成了绝对未知的神秘区域。

    而水岸上,则是绿树如荫,青翠茂盛,各种知名的,不知名的,高大乔木,低矮灌木,以及各式各样的野草,大小不一,生机盎然地生长着,让水岸边的森林世界显得生机勃勃。

    难得的是水岸边的一些树木正开着花,放眼望去,五颜六色,落英缤纷,就比如此时二人头顶的这棵大树,正开着粉红的大花,不时有花瓣零星地飘落,让水岸和附近的水域,点缀了不少鲜艳的花色。

    “你在想什么?”李玉兰歪着头凝视着白云飞。

    “啊额...哦,这个,我...”白云飞顾左右而言它,居然说话都结巴了。

    李玉兰立刻眉头一皱,体现出她爽利的一面。

    只见她杏眼一瞪,原本搀扶着白云飞手肘的手,抽出来,直接搂住白云飞的肩膀,把他的身体用力一扳,将他扭转过来。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别跟我躲躲闪闪的!”平时的李玉兰很沉静,但一遇到僵尸、怪物时,她会显示出泼辣而果敢的一面,现在面对着唯唯诺诺、躲躲闪闪的白云飞,李玉兰有些恼了。

    “你就直说吧,你是不是讨厌我?”李玉兰仍是瞪着杏眼,不依不饶地盯视着他。

    “唉...”白云飞听她如此说,不由得有些垂头丧气,满是无奈地说道:“那怎么可能嘛。”

    “那你...”李玉兰静止了好久,终于说了出来:“你不会不了解现在我们的情况吧,难道你真的不了解?”

    “我...当然...”白云飞的头垂得更低了。【~#爱奇文学 &…最快更新】

    “如果你不是讨厌我,那么为什么总是躲避着我?难道...”李玉兰似乎想到了什么。“难道你是在乎我和曹龙轩以前的事?”

    白云飞忽然就愣住了,他没想到李玉兰会这样想,而他似乎也从来没在意过这方面的事,所以他根本没想到李玉兰会这样想,于是愣了一会儿后,他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是为什么?”李玉兰忽然就有些激动了,“腾”的站起来,面色有些苍白,情绪有些失控:“你还说你不讨厌我,难道你说的是假的?”

    “唉...”白云飞深深地吧了一口气,终于抬起头,直视李玉兰。

    “其实,你一直都误会了,我知道咱俩的关系,现在已经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或者是探险队成员之间的关系了,这一点,其实队伍里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白云飞语气和脸色都很平

    静,目光稳定,但在眼底,却流淌着一丝悲伤。

    “我根本就从来没在乎过你以前和曹龙轩的事,谁还没谈过几次恋爱?这再正常不过。我更不讨厌你,而且说句真心话,我非常喜欢你。”白云飞忽然觉得很轻松,在他说出这句话后,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回轮到李玉兰愣住了,她没想到白云飞会这样说。

    她就这样呆呆地看着白云飞,目光呆滞,似乎是对白云飞的话有些不相信,要么就是没有想到他会是这种解释。

    过了一会儿,李玉兰又重新坐回了石头上,但是却面对着白云飞,低声问道:“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这个样子?”

    白云飞躲开了她的视线,看向前方,前方水雾迷漫,天悬瀑布在奔腾呼啸,那是情人的眼泪?如此的迷茫却又肆意奔流?

    白云飞的目光居然有了一些飘忽,似乎看到了天际的尽头,看在了那未知的虚无飘渺之处。

    过了许久,他才喃喃地说道:“其实,我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这回真的让李玉兰呆住了,她想来想去,也没想到白云飞会这样说,这和她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如果这是白云飞的真心话,那李玉兰竟然一时找不到该如何回应的话语了。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流逝。

    “你真的这样想的?”李玉兰看向白云飞的眼睛里有水雾在迷漫,恰似眼前这烟雨蒙蒙般的水天一线。

    白云飞没有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李玉兰忽然笑了,而且笑得花枝乱颤,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笑着笑着,李玉兰便没了笑声,白云飞觉得有些不对,扭过头来看她,立时就慌了,原来她在无声地饮泣。

    “别、别,别啊...”白云飞立刻就手忙脚乱,不知该如何应付才好,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拍拍她的肩或后背,就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却把手举起来,不敢放下去。

    此时的白云飞感觉头比平时三个还要大。

    李玉兰忽然抬起哭得梨花带雨的脸,居然笑问道:“白大队长,你的手就那么金贵吗?碰在我身上会脏了你的手?”

    白云飞立刻心中充满了无比的愧疚,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便把手臂环绕过去,将李玉兰搂在了怀里。

    李玉兰就势歪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了任何烦恼,甚至无悲无喜欢,没有任何情绪和思想,一切空灵。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依偎着,简直能到天荒地老。

    ......

    青青的水岸,茫茫的水雾。

    岸边的石头上,一对青年男女在无所事事地盯着水面,落英缤纷的水面,粉红色的花瓣在缓缓飘荡。

    白云飞有些艰难地站了起来,李玉兰要扶他,却被他制止住。

    他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蹲伏下来,用手掬起水中的几瓣鲜艳的花瓣。

    然后,他转回身,将花瓣小心翼翼地贴在她头顶的发间。

    她如一个花仙子般美丽,出尘而绝世。

    ......

    当李玉兰搀扶着白云飞向宿营地走去时,白云飞不禁回头看了看那如心湖般的清澈水域,那落英缤纷的花,如无根浮萍般在水面飘荡。

    内心充满了幸福感的白云飞,在心中又叹息了一声:希望这一切,不是镜花水月。

    在回去的路上,白云飞曾侧头看了一眼李玉兰,其实这个美丽的女人脸上、手上,也有被那可恶的水怪腐蚀的痕迹,只不过不像白云飞那么严重,而且还有王子铭这个“神医”给治疗,已经基本看不出有伤痕存在。

    两个人搀扶着走回宿营地,宿营地的位置是距水岸边不远的丛林内一块空地,所谓的宿营地,也就是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地面的枯枝烂叶,因每个人的背囊里都装着单人旅游型的帐篷,所以宿营地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帐篷包。

    其他探险队的成员看到虎口脱险的白云飞缓慢地踱步回来,都和他打了个招呼,王子铭有些不悦地问:“怎么刚清醒就乱动?你应该好好休息。”

    白云飞对他笑了笑,说了声“没事的”,便在李玉兰搀扶下,坐在一截倒伏的枯树干上歇息。

    众人聚拢过来,问他当时在悬崖瀑布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是如何灭了那战斗力恐怖的尸魔的?

    白云飞说:

    “当时它又从石板栈道下钻了上来,要攻击她,”说着一指李玉兰:“我肯定要阻止,但这尸魔不仅力量奇大,而且动作快得惊人,纠缠之下,我便被它带离栈道,掉下了深渊。”

    虽然白云飞说得平淡,但众人却听得心惊肉跳,感同身受。

    白云飞继续说道:“在从栈道上摔下去那一刻,我心想这回算是完了,横竖是一个死,死也要灭了这可恶的尸魔,便抽出挂在背囊外的开山刀,不停向那尸魔脖子上砍去。”

    虽然他说得容易,但大家都清楚,在那么高的空中急速掉落,重力加速度的感觉会让人晕眩,还能做出搏击的动作,着实不容易。

    “因为这个可恶的尸魔连子弹打进它的尸体都难以彻底毁灭它,所以我想,只有试着砍掉它的头颅,兴许能让它灭亡。”白云飞仍是语气平淡,就好像在讲述别人的事情一样。

    “幸好我们的背囊上部都装了那种降落伞,否则即便我处理掉了尸魔,也难逃一死,好在这降落伞发挥了作用,没直接从空中摔进深渊的水里,缓冲了太多撞击力,否则光是冲击力,也能让

    我全身骨头都碎了。”白云飞叹了口气。

    众人听得嘘唏不已。

    “水中可有何古迹或墓葬?”曹龙轩最关心仍是这些事情。

    白云飞看了看他,有些无奈地说道:“在还没落到水里前,基本已经意识模糊了,就是有古迹,也不知道了呀。”

    众人都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心想你曹大老板就知道关心你的一己私利,不关心别人的死活,牛钢甚至嚷嚷道:“啥他姥姥的古墓、古迹的,人活着回来比啥都强!”

    曹龙轩这才意识到可能他有些过了,便笑着说道:“大家莫要误会,我是想多些线索,大家也少走弯路,多掌握情况,也少受到未知威胁不是?”

    众人没再在这事上纠结,张罗着捕获一些野味给白云飞补身子。

    接下来的几天是休整时间,众人未再继续行动,主要是除了白云飞外,还有好几个人身上带伤,确实需要好好休养一番。

    但在第五天时,就见外出捕猎的鲁武阳和王子铭惊惶失措地跑回来,说是看到了怪物。

    众人一听便神情紧张起来,问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可是鲁武阳一形容,立刻让大家感到不可思议,觉得是不是他发烧烧糊涂了脑子?

    因为鲁武阳说:“我们遇到了狼,好可怕!”

    “狼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这些人什么阵仗没见过,还怕狼吗?”韩德邦非常不屑。

    但是鲁武阳却脸色发白,嘴唇哆嗦,显然很害怕,而王子铭也好不到哪去,神情非常慌张。

    王子铭一向沉稳、冷静,连他都如此紧张,让大家意识到了事情绝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

    “你慢点说,别急。”白云飞安慰道。

    “那狼...哎呀,那狼钻到乌龟里面去了,而且还长着蝎子尾巴,放电火花...”鲁武阳居然显得语无伦次起来。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