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十一章 驭兽神人名灭亮
    拉起一杆人马,脱离蜀军阵营的魏廷,自此改名魏灭亮,以表心志。

    其时,诸葛亮已经离世,魏廷改名魏灭亮,其实只是为表明心志,更有为自己的精神世界树起信仰图腾之意。

    他不可能再消灭已死的诸葛亮,而是心有不甘,意图通过东山再起,为其兄魏延报仇。

    当然“灭亮”之意也并非单纯就是消灭诸葛亮本人,更有打倒诸葛亮一派的意思。

    毕竟,无论计谋是不是千古智者诸葛神人所出,但毕竟是杨仪等人合谋害死了魏延。

    所以这魏廷以名言志,誓要平定以害兄之仇敌为首的蜀汉大军,以为兄长报仇。

    魏灭亮带走的这一批人,有将军,有士兵,有仆役,有民夫,也有家眷和匠人。

    但在这些寻常之人外,更有一批让外界知之甚少的秘密“高科技技术人才”。

    这些人才,身份神秘,地位特殊,身怀异能,行事诡谲。

    如果,是在短兵相接的战场上,一对一的拼杀,单打独斗地肉搏,他们毫不特殊,绝不突出,甚至他们都是被人砍瓜切菜般屠杀的“垃圾”或“菜鸟”。

    但是,如果,给他们一些野兽,让这些野兽在他们的手里驯化几年,他们会将这些野兽变成所向披靡的无敌“铁军”!

    原始、愚昧的野兽,因他们的存在而变成无敌的军阵,变成令人恐怖的杀人机器!

    他们,因这些野兽,而变成了令人闻风丧胆,如梦魇般挥之不去的恐惧记忆!

    他们,曾被蜀汉大军称之为“兽神”!

    他们,也曾被强大的曹魏军队乃至东吴军队等,称之为“狼父”!

    因为,他们能驱动虎狼之师。

    这是真正的虎狼之师!

    当如同千军万马的洪水猛兽排山倒海般扑来时,将会是何等的风云变色?!

    而且,这些如洪水般的猛兽,已不再是那些原始、愚昧的野兽,而是有着强大的组织性、纪律性,有着周密的协调和统一的有机整体!

    甚至,最让人绝望的是,这些野兽,甚至有了“半兽人”的雏形,居然大致有了人类一半的智慧!

    这是何等的恐怖之事!

    如果与这样一支恐怖的军队作战,胜率会有多高?

    在古代冷兵器时代,与这样恐怖的军队作战,或许根本就没有胜率!

    但是,这些神奇、诡异,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兽神”,如果放在以前的蜀汉大军里,和那一个人相比,简直就是萤火之虫仰望皓月!

    和这个人相比,他们的“驭兽神术”简直不值一提。

    而这个人,在三国时期,在蜀汉军队中,正是这些“兽神”的祖师爷,他们一切的驭兽神术,皆来源于他。

    那个人,就是改名为魏灭亮的蜀汉征西大将军座

    下副将━━魏廷!

    白云飞融合了超级脑电计算机的大脑高速运转,也未搜索到任何有关的信息,可见这些尘封了的历史,是如此的绝密。

    随着魏宝珠的娓娓道来,不仅让“地八仙”探险队的所有人都惊诧于历史上还有魏灭亮这样一个人,而且,也随着魏灭亮创立“仙兽国”,让大家了解了原来三国和魏晋时期,在华夏南疆,还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国度存在。

    魏灭亮率部众亲随,叛离了蜀汉军队,一路南下,由蜀入滇,转而在滇缅之地,籍着山水生灵之势,利用这里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创立了“仙兽国”。

    而魏灭亮本人,自封“魏王。”

    听魏宝珠讲到这里,曹龙轩看了一眼在木榻上沉睡的魏宝贝,眼底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

    曹龙轩的这一毫不起眼的举动,却是躲不过机智、敏捷的白云飞的眼睛。

    白云飞知道,这曹龙轩是心里记上魏宝贝的仇了。

    当大家还在长沙时,曹龙轩的老友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在反复验证消息时,曾得到过魏宝贝的肯定答复“是”。

    当时,曹龙轩让他的老友确定的是,这个在网上秘密渠道售卖祖上墓葬信息的吸毒小青年,所说的情报是否准确,是否是曹操的儿子曹丕,也即是曹魏文帝之墓?

    曹丕登基后,自称魏王,史上称其为魏文帝。

    这魏灭亮叛逃蜀汉军队后,创立“仙兽国”,也自封魏王。

    莫非是魏宝贝这个吸毒小青年弄混了?

    曹龙轩坚决不会信的,以他对这个家伙的观察和了解,这小子是肯定不会搞错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吸毒的自暴自弃的家伙,不管事实真相如何,只要能骗到钱,就会不择手段。

    是以,当曹龙轩让他的老友确定,网上所传的墓是否便是魏王曹丕的墓时,这个该死的魏宝贝就骗了他,居然说这就是曹丕的墓。

    白云飞开始担心,以曹龙轩的心性,胆敢愚弄、欺骗他的人,又岂会有好下场?

    不过心机深沉如曹龙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所以对魏宝珠的讲述未有任何影响。

    其他人正聚精会神、津津有味地,听着魏宝珠在讲述千年前的历史故事,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

    而白云飞虽然看出了端倪,却不可能点破。

    唯有小心照看着点,不能让曹龙轩伤害这个魏宝贝。

    虽然他是个吸毒的自暴自弃的家伙。

    但白云飞也不希望他出事情。

    “对不起,我打断你一下,我有三个问题需要弄清楚。”白云飞向魏宝珠说道。

    “相信大家也有这些疑问,所以,麻烦你在接着讲你祖上故事之前,帮我们把疑惑解开。”

    白云飞向魏宝珠

    温柔地一笑,他怕这个女孩子紧张,所以特意先用微笑来缓解一下。

    “有什么,问题?”魏宝珠扑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白云飞。

    “第一个是,你哥哥是怎么会被那些武装分子给抓起来的?

    第二,相信你哥哥也知道你们的祖上,是魏延这一族的人,根本不是曹丕,他为什么还称自己是曹丕后代,说那墓葬就是曹丕的呢?

    第三,你这号称魏王的魏灭亮先祖,墓中真有你说的召唤天轮吗?”

    白云飞心想是疖子早晚要出头的,长痛不如短痛,如此一来,也免去了曹龙轩心里的疙瘩,尽量避免他心里怀恨魏宝贝。

    白云飞又想起了曹龙轩处理那些地方武装分子的手段,觉得对于曹龙轩这样的人,还是少招惹他为妙。

    “应该是,他把我祖上的信息,那些关于墓的,上了网,被他们盯上了,有一天就来了一些人,把他抓走了。”

    魏宝珠揉了揉哭得有些红肿的眼睛,让她原本乌溜溜的大眼睛显得更加惹人怜爱。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后继续说道:

    “他被抓去了哪里,我不清楚,都要被吓死啦。可能他在那些人那里,也能上网络,那些人应该是在用他‘钓鱼’?”

    她有些疑惑地看着大家,而众人则觉得她说的很有可能,都点了点头。

    “那个召唤天轮,肯定是有的啦,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祖上的墓中。”

    “你和哥哥没去过你祖上的墓吗?”李玉兰轻声地问。

    “怎么可能的啦,连阿爸阿妈都没去过。昆乌萨迷失后还没醒来,不要说是墓葬那里,就是整个‘仙兽国’,都会比地狱还可怕,去的人,谁都不会活着回来。”

    魏宝珠忽然打了个激灵,脸上全是惊恐的表情。

    “那...你们知道的这些消息,全是祖辈上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吗?”韩德邦终于忍不住问道。

    “是的啦,是的啦。”魏宝珠连连点头。

    “你,一直生活在这个村子里?”王子铭问。

    “不是的啦,我和哥哥,小时候是在‘仙兽国’边缘的一个村子。其实,那里已经就是外人很难进来的地方,通王洞河,黑雾峡谷,也是非常可怕的。”

    她又给哥哥盖了毯子,爱怜地揉了揉哥哥睡梦中紧皱的眉头。

    仿佛回忆那些苦难的童年,让她心绪难平,所有她平复了好半天,才又接着说道:

    “我们先祖,魏灭亮,自带人创立了‘仙兽国’,不仅要有谁也打不过的神兽部队,也要建先人们生活的地方啦。

    他们建的那些,现在早已不行啦,肯定是全都塌毁了。

    我们生活的地方,叫‘无阳谷’,可是那里每天都能看到太阳的,我也不知道干吗起了那名字啦。

    ”

    魏宝珠想了想又说:

    “‘无阳谷’有好多额头上有‘紫云星石’的‘狮鱼婆’,她可以保护我们,不让迷失后还没醒来的昆乌萨来伤害我们,所以先人们的后代,已经在‘无阳谷’生活了好多年啦。”

    说着说着,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极度惊恐的表情:

    “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啦,昆乌萨们,居然能闯进村子里来,村民们都被他们害死了...”

    说到这里,魏宝珠居然哭了起来。

    李玉兰赶紧又轻柔地搂着她,舒缓地拍抚着她的后背,让她安静下来。

    “昆乌萨...们?”

    白云飞非常疑惑地问:

    “你是说,你说的这个什么昆乌萨,有好多?”

    魏宝珠情绪平稳下来,轻轻点了点头:“是的啦。”

    “他们到底是什么?”白云飞这一问,也正是此时大家心里急切想知道的。

    魏宝珠摇了摇头,眼睛里满是惊恐:“不知道啦,那时候我和哥哥还小,逃出来时,就剩几个阿公、阿婆,其他人全都死啦。”

    “别怕,再可怕的经历,那也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你和哥哥是安全的,有我们在,别怕。”白云飞柔声劝慰着。

    魏宝珠点了点头,又开始了回忆。

    话说那自封魏王的魏灭亮,不仅身具驭兽神能,而且有雄才大略,睥睨天下,运筹帷幄,图谋东山再起。

    早在他为兄长魏延担任副将之时,在蜀汉大军中神秘的“猛兽军团”里,他就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这支神秘的部队,为当时的刘备军队,特别是为诸葛亮的征伐平定,立下了汗马功劳。

    据魏宝珠的父母及村中乡人讲,这魏灭亮魏王的先祖,曾是上古时期炎帝手下的得力干将。

    在炎帝大败蚩尤的战争中,魏灭亮的先祖可以说是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相传在那个时期,人类刚结束茹毛饮血的蛮荒状态,进入了原始社会。

    那时还没有“军队”、“武器”这些概念,所谓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其实多半是部落与部落间的械斗。

    连械斗时所用的“械”,也无非是枝杈、棍棒,连冷兵器都没有。

    这样的战争,基本等同于街头民夫的撕打。

    所以,魏灭亮的先祖,能够像现在的人饲养烈犬,看家护院,甚至放出来咬人,就已经是神人般的存在。

    因此,在炎帝与蚩尤的战争中,原本处处都处于劣势的炎帝一方,因有魏灭亮的先祖因能驯化、驭使野兽,大大增强了作战能力,使得规模并不大的战争立刻发生转变,最终,炎帝一方获得了胜利。

    炎帝一统华夏后,魏灭亮的先祖及后人,始终不忘驯化、驭使野兽,把这一“技术”传承下来,并逐步发扬光

    大。

    待到三国时期,一代神人魏廷魏灭亮,已经将祖上传承下来的技术,变成了“神技”!

    他已经不再局限于单纯的驯化、驭使野兽,而是发展到培育、改良、大批量制造“神兽”的地步,将这一祖传技术,硬生生变为了令人叹为观止,能左右战局的“神技”!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