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一百一十六章 植尸人
    它身上背负着一团黑乎乎的事物,也正是它身上背负的这个事物,让众人都被吓得肝胆俱碎。

    原来“天意”身上背负的,正是那被打掉了四肢的杀人魔王:罗村长!

    原来这变态杀人狂还没死!

    众人的心都揪到了嗓子眼。

    不仅心中咒骂,他是怎么过了石油池前台阶上方倾斜通道的闸门的,难道他找到了开启那道闸门的开关,还是另有通道能通到这里?

    只见他伏在那凶神恶煞的鬼脸獒王身上,抬起头用恶毒的眼睛看着众人,从他的眼中众人看到了仇恨和毁灭,虽只是一眼,但却让众人心里生出无边的寒意。

    他驱使着“天意”来到棺椁前,吆喝了两声,天意一口叼住亚布拉罕王这大蛤蟆的残尸,将它拽下了椁盖。

    本来这椁盖就被众人开棺时放在了地上,所以椁盖上的尸体被它一下子就拽到了地上。

    众人以为这罗村长又要用死人尸体喂狗,却见到一幕令人根本无法想像的事情:

    那罗村长从獒身上滚落下来,用嘴在挎在胸前的一个口袋里,叼出一个黑色瓷瓶,“天意”一口咬着拽掉了封堵瓷瓶的缠布木塞。

    罗村长在地上蠕动着,叼着瓷瓶在亚布拉罕王的尸身上撒了一些秘药,只见尸身急速生出白烟,体表残留的一些布革或金玉饰器,一接触那秘药便瞬间被焚毁。

    他再用缚在残肢上的刀子将亚布拉罕王的尸身开膛破肚,“天意”将肠肚掏出一边开始吞食,恶心得众人直想呕吐。

    然后又见罗村长在尸身的颈椎处撒了一些黑乎乎的秘药,只见那药接触到血肉后居然金光大盛,他自己赶紧一个翻滚,钻进了亚布拉罕王尸身的胸膛里。

    然后狠狠地用残肢上的刀片在自己的后颈上反复切割着,只见鲜血喷溅,他表情痛苦而扭曲、狰狞,显然这种自残的行为极为痛苦。

    接下来他又用刀子划破衣襟,在自己画满符咒的胸膛上狠命地划着,鲜血四处飞溅。

    他吆喝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叫声,那“天意”停止了吞食肠肚,叼着瓷瓶将剩下的黑色药粉倒在他和亚布拉罕王的死尸胸膛口处,随着金光大盛,他惨叫着又把自己颈后的伤口直接靠到残尸的断颈处。

    此时,整个“八卦宫”完全就是这罗村长痛苦地嘶叫声。

    伴着叫声,他在地上不停打滚,而随着他的打滚,他身体外那身量高大的亚布拉罕王的躯体也在跟着他滚动。

    凄厉的嚎叫声一阵紧似一阵,但慢慢的声音逐渐小了,他和尸体都不动了。

    当众人正在庆幸和疑惑,不明白这罗村长当初被打断了四肢,是如何没有死掉,活了下去。

    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跑了这么远,却居然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表演,他如何同这亚布拉罕王一起殉葬的?

    正当众人摸不着头脑时,那已经说不清是罗村长还是亚布拉罕王的尸体,忽然动了动。

    然后猛的坐了起来。

    只见罗村长的头颅瞪着双眼,抬起亚布拉罕王的胳膊向众人一指,狞笑道:“哈哈哈哈...都给额死!”

    只见这复活版变种加变态的木乃伊罗村长,用那血红的邪恶双眼盯着众人,纵声长笑,然后向能爬上平台的脚窝处走来。

    众人惊惧得魂飞魄散,简直下巴都要惊得掉到了地上。

    白云飞在心里狂骂:这他妈也太“那个”了,这难道是天方夜谭?科幻电影?

    怎么没了脑袋的人还能走?而只剩下脑袋和胸腔的人还能嫁接、移植到死尸身上?

    这也太扯了,编鬼故事的剧本也没有这么编的,这太离谱了。

    可这就是再离谱,却他妈的确确实实发生了,而且不出所料,众人将无力抵抗,定是要被这不可思议的怪物给终结了。

    人都说“千算万算,必漏一算”,此话果然诚不欺我。

    众人这“地八仙”众人个个自恃有两把刷子,敢上天入地,行事自以为神机妙算,可明析辩理。

    似乎觉得来这地宫走一遭,也能机智地应对各种情况,不说算无遗策,也能计算出个大致眉目,便觉得胸有成竹或尚有路可走了。

    但哪里算计得到,这本以为在前些时日就已经死了的罗村长不仅没死,而且还追到了这里。

    利用其在道家的所学,居然以符咒和阴尸血等,同恶毒秘药配合的手段,将自己和亚布拉罕王的僵尸“合并”。

    自己的躯干衔接上了亚布拉罕王的骷髅骨架和肉身,成了“变种大蛤蟆”。

    曹龙轩喃喃低语,说这一切真的是天意啊,如果那亚布拉罕王从空中掉下去时,直接掉到了熔岩深渊里去,或者掉到了下面正在翻腾着熊熊烈焰的火海里,哪还会有这移植尸首的怪事发生?

    可这该死的大蛤蟆偏偏就掉到了椁盖上!

    白云飞忽然想到,这罗村长是崆峒派内隐居的真传弟子,不仅一身武功出神入化,就连符咒、密箓、丹道、秘药、卦术等,自也是不在话下。

    当初他肯定用了门派的秘药,在众人身上做了玄妙的印记,又有那如地狱恶鬼般的鬼脸獒王,具备超强嗅觉的识别追踪能力。

    这些恐怖的能力叠加在一起,如果还不能一路尾随而来,准确无误地追到这地下黑泽国,那才叫怪事呢。

    这罗村长和亚布拉罕王的僵尸“合并”后的怪“人”,狰狞地狂笑着,攀那一串脚窝爬上了平台。

    此时平台上的众人,所处的环境堪称无比的凶险和混乱。

    下方原本的“黑鱼”已经变成了汪洋火海,钻天之势的烈焰狂猛的升腾而起,挟起浓浓的刺鼻黑烟四溢弥漫。

    现在的“八卦宫”异常的红火亮堂,以前一直是“红鱼”这里的熔岩深渊能放出火红的岩浆地火之光,映红了崖壁和洞窟顶,让大半个“八卦宫”洞窟都能在红通通的光亮下看清事物。

    现在的“八卦宫”已经是亮如白昼,原本占一半格局的“黑鱼”此时也变成了“红鱼”,而且比那原本的“红鱼”还要明亮、灼热数倍。

    此时的众人若是一个不小心失足掉落下来,绝难幸免。

    而在众人周围,无论是形如栈道的平台地面,还是附近陡峭的洞窟崖壁,上面满是乱蹿的黑色小昆虫,异常神秘荧光发亮的“新西兰怀托摩”萤火虫杂乱地飞舞着,捕食着这些逃窜的黑虫子。

    而那些喷酸液放电火花的“死亡之虫”混杂在这乱纷纷的虫群里,大肆捕杀着萤火虫。

    别说那恶鬼一般扑上来的“尸人”,光是眼前混乱的虫群已经让众人痛苦不堪,大家被电火花的余波波及,或者被飞溅的酸液喷溅到,异常痛苦,惨叫连连。

    但此时已容不得众人对“死亡之虫”的危害做出反应,那高大、邪恶的狰狞“尸人”已经爬上了平台。

    众人此时已经搞不清这到底是人是尸了,只知道他是人和尸的结合体。

    原本那亚布拉罕王在脑袋摔得碎裂后,那蓝色的隐形眼镜片一般的东西,也随着脑浆、血液等溅了出来,掉在了一旁。

    而随后这个始终鲜活的高大尸体,便迎风而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成了干尸。

    待那邪异的罗村长操控着这具骷髅一般的枯尸,散着一股积存千年的阴森、腐烂之气,挟着怒海狂涛般的凶残怨气,迎面向众人扑来,众人从内心里已生出深深的绝望。

    这种浓浓的绝望,伴随着起自灵魂的惊惧、颤栗,却仍是淹没不住众人求生的渴望。于是,众人发出了如泣如诉悲呼,奋力迎了上去。

    这“尸人”冲过来后,一个直拳就将首当其冲的牛钢打飞到崖壁上,只听“砰”的一声,牛钢被大力撞击到崖壁后,摔在地上立刻口吐鲜血,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众人且战且退,完全龟缩在崖壁一角,拼了命地抵挡这“尸人”,无奈这人尸混合的变态生物太过强大,众人在殊死搏斗的情况下,居然也是险象环生,一败涂地。

    本来白云飞和曹龙轩已经身上带伤,被他打倒在地。

    但在他重创了王子铭,一把掐住李玉兰的脖子时,白云飞和曹龙轩此时均倒在他的脚边,便奋不顾身地搂抱住他的一条腿,再用力猛踹另一条腿。

    他只是趔趄了一下,便大开弓马之步,然后稳住身形,一手抓住一个,将白云飞和曹龙轩轻松提起举高。

    二人在他的巨力举高下,在他的上方奋力挣扎。

    但看到他能如此毫不费力,抓两只小鸡一般轻松将众人举起,心中的凉意从头凉到了脚底━━看来二人真的是凶多吉少,小命休矣。

    这本来就是武术高手的罗村长,居然又融合了身高体壮的亚布拉罕王的躯体,不仅武力大增,而且还裹挟着滔天的怨气,无边的狂怒,看来誓要把众人葬身在他无边的仇恨怒火里。

    此时李玉兰被掐完脖子并被一脚踹飞出去后,倒在地上咳嗽着干呕。

    而牛钢口吐鲜血后,又挣扎着爬了起来,加入战团。

    至于其他几个人,拳脚上的功夫勉强能强于常人,所以根本没有任何战力,都被打得翻滚着飞了出去。

    好在众人是背对着崖壁,这恐怖的“尸人”身处外边,正背对着下方烈焰熊熊的燃烧油湖对众人发动着打击。

    不然的话,大家都被他打落火海,那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另外几个人,跌跌撞撞地带着伤又过来攻击这“尸人”,并想趁机将白云飞救下来,但他们哪有什么战斗力?

    这“地八仙”团队众人,也就白云飞、牛钢、曹龙轩和李玉兰身手功夫还算了得,其他那四人只能用“文官酸儒”来形容。

    所以他们冲过来还未沾到这“尸人”的边,便被他将白云飞和曹龙轩抛飞出去,砸在冲上来的几人身上,大家全被砸翻,轰然倒地。

    众人从地上翻滚着正要爬起时,被如影随形的“尸人”一脚一个,全都踢飞到空中,然后撞击到崖壁上,惨叫着摔落在地。

    这一脚,加上这一撞,着实不轻,众人几乎疼得昏厥过去。

    即便没有晕死过去,也已经是苟延残喘,在天旋地转的将死感觉中,绝望地等着末日审判的到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