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九十六章 催眠
    “催眠?”白云飞就更迷惑了。

    “催眠”这个词白云飞不是不懂,以前在书上或电视上没少看到过有关催眠的事,自己也相信世上有“催眠”这一说,而不是骗人的伎俩。

    可是自己怎么会被催眠了呢?

    一个念头在自己脑中飞速闪过,莫非?

    “难道是那两个鬼火,不,好像那应该是什么怪物的两个眼睛,是它催眠了我?”白云飞惊讶地问道。

    “对。”李玉兰肯定地点了点头,又指了指周围的人:“不光是你,大家都被催眠了。”

    白云飞一听,有些无法置信,又看向大家。

    他们全都点头,意思是李玉兰没有说谎。

    白云飞张着嘴半天没闭上,想要说什么,却愣是张着嘴什么也没说出来。

    过了很久,白云飞才嚅嚅地问道:

    “不会吧?据说催眠很厉害的,好像应该是谁催眠了你,谁才能给你解开。你们刚才是不是把我按到冷水里清醒来着?这解除催眠用冷水淋头就能解除吗,这好像说不过去吧?”

    王子铭说:“如果是非常厉害的催眠大师给你催了眠,而且是那种深度催眠的话,那么真就如你所说,别人是解不开的。

    强行要解除你的被催眠状态,只能是毁了你,即便不死,也是精神错乱,和疯子无异。”

    他话锋一转:

    “但那怪物却不同,可能它的催眠只是短时性的,虽然对精神领域的控制非常之强。

    但目前来看,它似乎还没有要置众人于死地的动机。

    而众人只能把它那骇人的目光对人的影响,暂时理解成是催眠的一种。

    因为暂时也无法找到别的解释,众人除了用催眠这一说法,根本无法解释它对大家做了什么。”

    白云飞皱着眉头问:“那怪物到底是什么?”

    李玉兰居然笑了,轻声答道:“猫。”

    “嗯?”白云飞立刻就懵了,都有些结巴了,试探着问:

    “猫?你...你说的,是捉老鼠的那种...猫?”

    “当然。”李玉兰微笑着回答。

    白云飞立时就哑巴了,张着嘴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心里一千个一万个不信,猫?猫能催眠人?

    于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有些白云飞还记得,有些则是神智失常后的事情,根本就记不清了。

    听他们说,刚才白云飞在扑进水里救李玉兰后,倒在盘旋阶梯上吐水,然后大家询问李玉兰为什么会失足落水?

    李玉兰在回忆时头疼欲裂,表情痛苦,明显遇到了非常可怕的事物。

    就在这时,大家发现那飘来的两团鬼火,李玉兰高声提醒大家不要盯着那两团鬼火看,但为时已晚。

    大家全都从正面看到了那两团鬼火,也就是说和那只神奇、诡异的猫对上了眼。

    大家全都被它那可怕、阴森的妖瞳一般的眼睛给摄住了魂魄,也就是说被它的目光所迷惑。

    只有先前被它催眠过一次,在幻境中掉到水潭里的李玉兰有了心里防备,没有再看它的眼睛,才侥幸逃过了一劫。

    除李玉兰外,大家全都中招,都在被它控制的精神世界里乱闯乱动,已经对自己的行为浑然不觉,完全是活在幻觉世界里。

    于是在倾斜向下的盘旋阶梯上,大家哭的哭笑的笑,打的打闹的闹,一时间热闹无比,乱成了一团。

    除了倒在地上呕吐盐水的白云飞之外,余下的六个人里,有三个因距离近,在催眠的梦境里纠缠在了一起,互相撕扯着、扭打着滚到了壁画脚下,并受催眠力量的支配,在那里互殴。

    而另外有三个人和李玉兰一样,一失足掉在了水潭里,好在他们掉下去的位置,更接近于喷吐凉水的金鳞苍龙。

    和李玉兰不同,李玉兰是被催眠后向斜上方走了一段距离,才掉入水里。

    李玉兰的掉落之处已经离开了冰冷的龙吐水范围,受地热影响,水潭其它区域的水,根本没有冰寒刺骨的感觉,所以她当时沉入水后没有及时清醒过来。

    当时好在她有了防备,没有再看那妖光一般的猫眼目光,也就没有被催眠。

    而当她看到队友们全部中了招,心里非常焦急,想去救队友,却又怕不小心再看到那可怕的怪物的目光。

    便用手遮挡着自己的眼睛,瞄着从手指缝里漏出的微少的光,确定了方位,便随手抄起工兵锹直接向那妖光的方向掷出去。

    待掷出工兵锹后,她听到一阵“叮当”乱响,凭声音判断是工兵锹击在了壁画或阶梯的某一处,然后向盘旋阶梯滚落的声音。

    不过看来这一下击打虽然没有击中目标,但应该是见效了,因为那可怕的怪物目光从指缝间观瞧已经瞬间不见了。

    李玉兰担心那怪物是又蹿上了画满壁画的石壁,或攀上了金鳞苍龙上,再伺机祸害大家,便将眼睛眯在手指缝里,四处瞄了瞄。

    因为她作为学生时,就学过,在缝隙里露出的光线,再经眯着的眼睛看,能大为减少光照的伤害。

    但不知对这怪物的妖光来说灵不灵。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样做能否减轻妖光所造成的伤害,但她起码在指缝里观察了半天后,没有再发现那怪物可怕的两团鬼火般的伤人目光,于是她才敢起身去救大家。

    这时掉入冰寒刺骨的龙吐水范围的三个人,一落入水里就清醒了过来,扑腾了几下就又爬回了盘旋阶梯。

    看到另外三个还在那里“亲密”地互相撕打着,已经乱成了一团,三个从凉水中清醒过来的,便会同李玉兰一起过去解救他们。

    解救的方法自然简单,他们把这三个仍在纠缠的家伙都按在冰凉的龙吐水里,被冰凉的水一激,问题就解决了。

    只不过他们忽略了白云飞,当时白云飞因为被盐水连呛带灌,已经是快溺水而死的人,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居然也中了那怪猫的催眠之道。

    但白云飞当时难以行动,就在挣扎着一个人倒在那里闹腾。

    慢慢的白云飞能站起来后,大家已经都清醒过来,在过来解救白云飞时,有几个人挨了白云飞几下拳脚。

    而李玉兰则被失心疯一般的白云飞扯住衣服,在丧失了心智的情况下,差点给她来了个“霸王硬上弓”。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白云飞也按到了龙吐水里,这才让白云飞清醒过来。

    白云飞一听居然还这么离奇,简直是科幻小说一样,但是自己相信人能给人催眠,却仍是不相信人居然会被猫给催眠了,这也太离谱了吧?

    而且这可是西北大漠深渊一般的地下,都快接近熔岩了,怎么可能会有猫这种东西存在?未免太过离谱。

    但白云飞又不可能怀疑大家在骗自己,就问李玉兰,有没有注意这只猫是什么样的?莫不是长得和大老虎一样雄壮、威猛?

    李玉兰笑着说,不是的,本来她不敢看,但飞出一柄工兵锹吓得那怪物转身逃遁的瞬间,正好有倒在地上乱作一团的几个人的手电光照在那怪物身上。

    让她从指缝间惊讶地发现,那怪物特别像一只猫,而且也只有家猫那么大。

    当那六个人都脱离了被催眠的状态,正逐步清醒时,李玉兰才发现她的背囊不见了。

    仔细一回想,才意识到应该是她落水时背囊也一同掉进了水潭,便跳入潭水里寻找,把背囊找了回来。

    这时从水潭里清醒地出来的三个人,在照顾着还未完全清醒的另三个队友。

    而李玉兰刚一攀上盘旋阶梯,就发现在那金鳞苍龙上,有两团鬼火般的幽暗光亮正在亮起。

    她心中一惊,知道正是那怪物的眼睛,怕大家再中招,急中生智,忽的抬手将手电光对准了那怪物的一双可怕眼睛。

    那怪物吃了一惊,立即折返身向上逃窜,但是可能由于慌张,或者别的原因,居然匆忙中在急转身时撞到了上方的龙爪,就听“砰”的一声,那怪物从金鳞苍龙上掉了下来。

    而李玉兰的手电一直照在这怪物的身上,直到它掉落在地上,李玉兰才算是清清楚楚地看清了它的真面目,原来它竟然真的就是一只猫!

    当然也有可能不是猫,因为李玉兰也无法断定在这地宫墓葬里,奇异之事太多,出现的这个怪物到底是不是猫,她也无法判断。

    不过在见到这形如猫的怪物后,她心里就有了计较。

    原来她在拖着背囊刚爬上盘旋阶梯后,还未发现金鳞苍龙上这形如猫的怪物潜伏地那里时,就觉得背囊里有东西在动,随着浸入背囊里的水流出后,背囊里的东西居然在“啪啪啪”地拍打得背囊发出了响声。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她一跳,心想难道那眼睛能放可怕妖光的怪物居然钻到背囊里来了?

    不过又觉得不可能,便壮着胆子打开背囊用手电照着看。

    却发现赫然有三条小白鱼在她滤水不彻底的背囊里挣扎!

    这一幕让她有些发蒙,接着仔细一想终于明白,这几条小白鱼肯定是从半开着的背囊口进去的。

    因为她的几袋压缩饼干的包装袋都散了,在背囊掉水后,饼干屑飘了出来,引来了在潭水里胡乱游动的鱼群争抢食物,这三条傻大胆的小白鱼钻进了背囊,却倒霉地被带出了水。

    在那形如猫的怪物虎视眈眈地盯着李玉兰,目中妖光越来越盛时,李玉兰哪里敢看它?急忙捞出背囊里的小白鱼就给它扔了过去。

    这眼尖且嗅觉超强的家伙,立刻目中妖光减弱,恢复到了平常状态,蹑手蹑脚地试探着走过去,一口叼住那条小白鱼。

    李玉兰从手指缝里看到后,慢慢地放下了手,并把另两条小白鱼也扔给了吃得津津有味的怪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