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八十四章 刀尖之舞
    “地八仙”团队众人的身下,尽是隐蔽的陷阱,陷之即死,所以过这泥塘自是小心翼翼,如刀尖上舞蹈,根本不敢稍有大的动作。

    可那些丑恶、残暴的血腥人脸怪物,却是无所顾忌,奔跑、腾跃如常,来去如风如电。

    即便在奔跑中忽然踩塌了地面硬壳,由于行动迅速,还未等掉入陷阱深洞便已奔驰而去。

    即便失足掉落洞里,不一会儿便能凭借它们强悍的攀爬能力爬回泥塘地面。

    这些丑恶、嗜血且残暴、淫邪的人脸怪,如水中嗜血的鲨鱼闻到了血腥味一般,无比亢奋地啸叫着,疯狂向着众人冲了过来。

    如此一来,转眼间,它们就已经快奔到众人身边。

    曹龙轩发一声喊:“快,全速前冲!”

    大家也知道危急时刻,再调头转身已是来不及,即便能安稳调头,躲过这次攻击,必将还会要面临下次,因为大家不可能就此停步不前,不再踏上这片诡异、凶险的泥塘土壳子。

    而前路未知,需要去探查,在这环境险恶,又有怪物疯狂攻击的几乎是绝境的情况下,不如索性一往无前吧。

    于是在曹龙轩话音刚落,大家便发力推着石盘向对面冲去。

    腹背受敌之时,已容不得大家像刚才那般尽量轻手轻脚地行动,而是发了力全力向前奔蹿。

    动作幅度过大,难免让地面的土壳受损,于是开始出现垮塌的地洞,好在众人都抓着绳套,连拉带爬地也能翻上来这并不太粗的洞口。

    不过这样一来,速度就要受限,而且那些凶残、丑恶的人脸怪物速度是何等之快?

    众人仅向前奔蹿了几十米,它们已经扑到了众人身边,开始向着这些在它们眼中被看成是“美食”的人类发起致命攻击。

    “地八仙”团队众人前行受阻,进无可进,退无可退,又受到这些恶魔般的人脸怪物袭击,处境十分危险,但又怎能甘心被一群怪物给随意摧残?

    于是大家倚在石盘上,停止前进,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奋力抵挡这些食人怪物。

    一时间人脸怪物的咆哮、嚎吼,众人的惊叫,混合在一起,整个原来寂静的泥塘空间嘈杂、混乱起来。

    此时此地,当真诡异、凶险莫名。

    在这偌大的泥塘空旷空间里,远处和穹顶,处处是发着莹白光亮的奇异萤火虫,将这方天地映照得亮如白昼,让这诡异、凶险的泥塘如同灯光耀眼的舞台,似乎是在千年以前就安排好了这样一处布置,要在今天上演一场如千古绝唱般的大戏。

    而就在这满是隐蔽陷阱,危机四伏的泥塘土壳子上方,“地八仙”团队成员以“命悬一线”的绝险之势,强力迎战已不知在这千年地宫里存活了多久的人脸怪物群,殊死缠斗,以命搏杀。

    这些人脸怪物固然凶残,但“地八仙”团队成员也不是吃素的,彼此间你来我往,纷乱纠缠,完全是不死不休的战斗。

    就听众人工具落在它们身上的击打声,它们锋利的尖齿撕咬在工具上的交鸣之声,人脸怪物疯狂的嚎叫声,哪个人不小心被它们利爪划伤,或被流着粘液的尖牙带到,响起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地混杂响起。

    有句话讲叫“双拳难敌四手”,又有“好虎架不住一群狼”之说,正是当前“地八仙”团队成员所面临境地的真实写照。

    他们一行八人,拖着沉重的石盘,战战兢兢地立在脚下空陷的泥塘土壳子上方,还要殊死同几十只凶残的人脸怪物搏斗,其境况自然可想而知。

    面对这些异常凶残的人脸怪物,“地八仙”团队虽合力奋战,但仍阻止不了颓势,搏斗开始不久,众人便开始处于下风,眼看便要无招架之力了。

    一些人在合力挥击手中工具,阻挡人脸怪时,却无法应付从侧面或其它方向偷袭的其它人脸怪,一时间众人全被这些怪物撕咬出鲜血淋漓的伤痕。

    而且这些搏斗产生的伤痕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逐渐增加,如此下去,即使这些人脸怪物没有对众人造成致命伤害,光是这种“流血消耗”就足以让他们所有人最终全部倒下,最终成为人脸怪们的口中餐。

    就在大家快要绝望的时候,忽听几声枪响,原来曹龙轩边搏斗,边掏出手枪,适时给了围在四周的人脸怪物几粒“花生米”吃。

    有两只被击中头部要害的,立时惨叫一声倒地抽搐几下就死了,也有几个虽未被击中要害致命处,但也被子弹所重创,惨叫翻滚着逃离了混战圈,转瞬间众人的压力陡然减小。

    那些正在疯狂攻击的人脸怪物,一看到同伴的惨状,又可能天生对这能发出巨响的火药武器畏惧,“刷”的一下就全撤离了围攻众人的这一圈战场,都退后了十余米,却不肯就此离去。

    它们虎视眈眈,龇牙咧嘴地狂啸不止,伤势欲扑,随时会向众人发动攻击。

    大家稍得喘息,却不敢放松,以几个石盘为中心,背对背而立,手持工具凝神戒备。

    现在的众人根本已经无法顾忌竖直站立是否因增大了对土壳子的压强,从而会踩塌掉落的危险,光是这些人脸怪物就已经应接不暇,性命难保,只好顾此失彼了。

    但这些冷血、凶残的食人怪物在四周环伺,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韩德邦见曹龙轩的手枪居然能射杀怪物,而且已经在怪物群里形成了恐慌,如此利器为何不用?继续射杀便是,于是喘息着扭头向曹龙轩喊道:

    “曹老板,你想什么呢?赶紧接着开枪打它们啊,你打死一些,剩下少量的就吓跑了。”

    虽然四周的人脸怪物们仍在啸叫不已,但如果说韩德邦的喊叫曹龙轩听不到是不可能的,但是此时曹龙轩却如同没听到一般,置若罔闻,只是一手持枪,一手拿着铁钎子,凝神戒备着,眼睛一刻不离他眼前这个方位的那些人脸怪物,根本不开一枪。

    就听白云飞替曹龙轩解释道:“枪就这一把,子弹也有限,绝不能随意消耗没了,后边还有什么危险根本说不准,哪能说浪费就浪费了?”

    说完白云飞又冲鲁武阳喊道:“快,武阳,你和大牛你俩快把背囊点燃了!”

    听他这么一喊,众人忽然想到,动物一般都怕火,想来这些人脸怪物虽然丑陋、凶恶,外貌虽然像鬼怪,但应该是一种未知名的动物,不然世间又哪来真的妖魔鬼怪?

    而动物都怕火,则白云飞想到的这个用火克制它们的点子应该可行。

    道理虽然简单,但刚才它们突然出现,又急速偷袭,众人疲于应付,根本没想到此点。

    牛钢和鲁武阳听到白云飞的话后,急忙用打火机去点燃那两个盛装石油的背囊,虽然这背囊的布料里掺杂了一些阻燃成分,但也仅是阻燃而已,却并非是不燃,何况这背囊里还装了石油,倒净后内表面却粘了一层的黑油,遇火即燃,于是一瞬间,两个背囊便燃起了熊熊火焰。

    就在这时,这些凶残、丑恶的人脸怪物,在它们中的一个通体毛色呈淡黄、灰白的首领的啸叫了几声后,纷纷狂啸着呼应,又开始向众人冲过来,欲置众人于死地。

    而牛钢在前面挥舞着他手里已经燃烧起腾腾火焰的背囊,旋转着向冲上来的人脸怪物抡过去。

    那另一个被点燃的背囊,则被鲁武阳向后抛了过来,被和白云飞同在最后一个石盘的王子铭伸手接住,也同样右臂上举,以右肩为圆心,旋转挥舞着燃火背囊向冲上来的人脸怪物横扫。

    白云飞的这一“引火驱怪”招术果然奏效,那些本来是疯狂冲过来的人脸怪物一见火起,立时吓得面上扭曲,堪堪都来了个“急刹车”。

    然后嚎叫着扭头就跑,有几个前冲之势迅猛,刹车时对地面冲击力过大的人脸怪物,直接将土壳撞碎,瞬间就掉进了无尽黑暗的陷洞里去。

    有几个人脸怪物身法灵巧,坍塌的陷洞也不大,在陷落后一挣扎就翻身蹿了上来,随大群逃走。

    但这些可恶的人脸怪物居然贼心不死,四散逃了一定距离后,仍是在四周跃跃欲试,虎视眈眈地盯着众人,寻找着可趁之机,妄图再次过来残害、吞食众人。

    白云飞和曹龙轩此时同时高喊:“快,不要停,向前冲!”

    在燃着火焰的背囊保护下,众人推动、拉拽着石盘,全力向泥塘对面冲去。

    而此时对面的目标方向正盘踞、徘徊着几个丑恶的人脸怪物,见众人挥舞着腾腾火焰向它们冲来,立时吓得纷纷惨叫几声,再四散逃走,闪开了被它们阻挡的“道路”。

    众人眼见胜利在望,不敢停歇,全力半伏在地上推石盘前冲。

    但是事与愿违,就在这时,处在最后一个石盘的白云飞可能用力过猛,忽然就觉得身下一空,感到无处着力的同时,整个人就开始向下坠落。

    白云飞的大脑里瞬间便有了反应:身下的土壳子塌陷了!

    一瞬间,猛白云飞的心里猛的抽紧,同时心里第一反应是不用怕,众人手里都是抓着绳套的,还能爬上来。

    但这个掉落白云飞的空洞似乎有些过大,土壳粉碎下落后,没能够像刚才行动过程中,在个别人身上出现的手臂一扒,腿一蹬,就能攀着周围的土壳子沿爬上来。

    这次白云飞在坠落的过程中,没能抓到周围的土沿,在陷落的一瞬间,他能做到的只有死死地抓住手里的绳套。

    而且下坠时,白云飞和大家一样,都是半趴在泥土地面上,一手抓着绳套,一手推着石盘,正在向前用力推动石盘,不仅忽然的下坠令自己猝不及防,而且直接导致他的脑袋磕在了石盘上,直磕得眼前发黑,脑中金星乱闪,险些晕了过去。

    但此时大家还是在拼命地向前推动、拉拽着石盘,向前猛冲着,他这一掉下去,不仅减少了推动石盘的整体动力,反而成了拖累集体行动的阻力,一时间,这几个石盘和众人串连成的“一字长蛇阵”,在这个突然出现的硕大黑窟窿前摇摆,仿佛怪蟒出洞,蛟龙腾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