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六十四章 鲁班之后
    白云飞这位朋友名叫鲁武阳。

    据他说其祖上是大名鼎鼎的鲁班,他年龄小白云飞一岁,是职业开锁人员,属于那种在公安局有备案的专营资质的。

    也不知他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只要是到他手里的东西,他鼓捣半天,准能给鼓捣明白了,根本不用人教,属于无师自通那种的。

    众人俩的相识并结交,说来还有一段不打不相识的故事。

    像他这类开锁的,会经常到住宅小区里为住户开锁,一般是接到业主的电话后,在管理严格的小区,会在小区门岗处登记并说明到哪一户进行开锁,业主有的还会和物业或小区门岗保安打招呼,事先进行沟通。

    而那次他到那个小区时,可能业主忘了提前通知门岗保安,而他又嫌麻烦,不愿意配合登记。

    众人保安公司委派到这小区物业的保安做事认真,他不登记自然不让他进。

    年青人多半是耐性差,脾气暴,这鲁武阳觉得是众人保安故意刁难他,而保安却觉得这个不懂规矩,是故意找茬闹事的,便发生了语言上的口角,进而引发了肢体上的冲突。

    这家接受众人保安公司委派的物业公司,在本市是非常有名的正规物业公司,管理严格,企业文化氛围浓厚,在保安刚一到岗时就灌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服务理念。

    所以这鲁武阳打了白云飞手下的两名保安几下,保安也忍气吞声没还手,便报了警。

    白云飞知道了此事,自然要过问,便急忙开车去处理问题。

    警方根据双方说辞,并调取监控录像,认定鲁武阳责任大,不服从和配合物业管理,还动手打人,便要拘留他。

    这回鲁武阳怕了,因为像他们这种需要公安备案的特殊、敏感职业,是不能有案底的,否则将很难再在这个行业里立足。

    其实这很好理解,任何需要开锁的人,都希望来的人是守法的正规从业人员,如果这个人居然是违法人员,你还敢用他吗?

    他在给你家开锁的过程中做了手脚,你以后还能安全吗?

    所以对于他们这种职业来说,在法律上不允许有污点。

    于是他央求警官不要拘留他,可以通过赔礼道歉和经济赔偿来解决。

    警官说,他们作为执法者不能随意处置警情,只按法律法规来办事。

    至于治安纠纷如何处理,也可以征求当事人的意见。

    如果对方同意“私了”,做完相关记录并签字,没有什么人身伤害问题,也可以免于拘留。

    但这主要看对方的意见,对方坚决要依法处理,没有协商的余地,那么警方会侧重于报警的受伤害方的意见。

    这鲁武阳便央求那两个被他打了几下的保安,其实他就是在气头上,对这两个保安比划了两下,根本也没什么伤情。

    两个保安便看着白云飞,虽没说什么,但白云飞明白他们的意思是,毕竟是因工作受到的委屈,当然是领导决定吧。

    白云飞想了想便对鲁武阳说:

    “有事可以说事,有问题解决问题,动手打人非常不对。

    首先要给我的人赔礼道歉,而且毕竟有肢体上的攻击行为,不知打没打坏,到医院做简单的检查还是必要的。

    看在你开锁挣钱也不容易的份上,就不主张警方拘留你了,但希望你能引以为戒,吸取教训,端正作人做事的态度,以后遇事不要冲动。”

    这鲁武阳一听感动坏了,这要是白云飞这一方咬住不放,非要挽留他,还真够他喝一壶的。

    他握着白云飞的手半天不撒开,连声称谢。

    事后这鲁武阳又买了很多营养品,真诚地来看望那两个保安,并多次到公司找白云飞聊天,成了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让白云飞没想到的是,鲁武阳来了后,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个看着非常高科技的保险柜给打开了。

    然后非常有成就感地对白云飞说:

    “我曾经在一个废品收购站鼓捣过几个废弃的保险柜,但开真正的保险柜还真是头一遭。”

    曹龙轩听后觉得惊奇,眨了眨眼睛,便让苏老鬼拿来几个古代的锁具,问他:

    “这些你开得了不?”

    这些古代的锁具有青铜的,有铁制的,甚至有玉石雕的组装工艺复杂的“玉玲珑锁”。

    估计这些锁具有的是古墓门上的,有的是宫阁里的,有的是古代机匣上的。

    反正别说是开,就是见,他鲁武阳都没见过。

    但这时就看这鲁武阳如嫖客见了如花似玉的窑姐儿一般,眼放精光,口水都要流出多长,那双眼球已经离不开这几个古代锁具了。

    他声音有些发颤地说:

    “我天生就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一看到这些机簧、机械、组件、驱动、联动、发动、增压、连环、锁闭、加密之类的东西,心里就痒痒。

    不拆开来摆弄一番,再原封不动地装回去,不让我了解构造,破译密码,解除机构,那可真是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

    就见他兴奋地搓着手,跃跃欲试地说:“我必须要试一试!”

    未曾想,众人在一旁喝着茶,聊着天,看着他在白云飞的办公桌上挨个鼓捣这四个古代锁具,就和变魔术一样,一会儿就用工具打开一个。

    遇到难的,他也是抓耳挠腮,但随着不停地鼓捣,终是把那较难的古锁也打开了。

    最终,在众人惊讶的目光里,这个变态的家伙居然把四把不同样式的古代锁具,全给打开。

    光是打开还不过瘾,在征得曹龙轩的同意后,他干脆把这四把古锁全部“分尸”,摆地摊一般,摆了一大桌子拆开的古代锁具零件。

    分解过后,再进行组装,直到四个古代锁具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众人不禁鼓起掌来。

    这时的曹龙轩就双眼放光,如豺狼看到了肥羊一般,问:

    “小鲁啊,几天后能不能再来白老板的公司一趟?”

    鲁武阳说:“既然是白哥找我,肯定是随叫随到的嘛。”

    就这样过了两天,在第三天,曹龙轩居然让人从外地用车拉来两具小型的古代机关联动装置,被悍在了铁皮制成的大铁箱里,只留一端少部分露在外面。

    苏老鬼讲,这两个机关、消息,都是那种开不好就会让人丧命的设计。

    曹龙轩是想看看这鲁武阳能不能把这种机关破解了,但是因为很危险,事先不仅用铁皮悍成了大铁箱,所以还给他准备了头盔和里边有多块金属板的特制防护服。

    在苏老鬼的组装、设置下,这两个四四方方的大铁箱,达到了危险的启动状态。

    曹龙轩便让白云飞给鲁武阳打电话,约他来破解,白云飞犹豫着该不该给他再打这个电话。

    以前是求他帮忙开个保险柜,可是这次破解致命机关不光有危险,破解之后呢?

    是不是又要被已经看中他的曹龙轩给“收编”了?

    如果他也加入到众人这个行列里来,那么在前方等待他的又会是什么?

    白云飞忽然有了一种厌倦,恍惚中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在干什么,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走的道路,或者说大一些,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

    曹龙轩“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白云飞的肩上,五指有力地捏着白云飞的肩头。

    白云飞都怀疑如果不是自己这样经历过铁一般磨炼的军人出身的人,寻常百姓被他如此用力的一抓,肩胛骨是不是就碎了。

    他深邃的目光凝视着白云飞,肩上传来的痛感非常清晰,直钻心尖。

    这痛感让白云飞清醒了一些,那就是,自己没得选择。

    白云飞相信,即便自己现在提出退出,曹龙轩也不会过于难为自己,不会出现那种剧情里才有的“杀人灭口”的情节。

    因为诚如心机似海的曹龙轩非常清楚,不需要武力上的胁迫,自己就会心甘情愿地跟着他走下去,哪怕前方已是万丈深渊,燃火地狱。

    白云飞掏出了手机,拨通,脑子里是雪白的房间,雪白的被子,雪白的床单,雪白的床单上刺眼的红十字...

    从白云飞记事起,无数光怪陆离的画面,一闪而逝。

    有的人,永远能给别人带来惊喜,鲁武阳应该就属于这类人。

    被他琢磨了半天,那两个据说让苏老鬼花费好几个月时间才攻破的机关,都被他解锁成功。

    连苏老鬼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只是一个劲地说“我滴个乖乖。”

    曹龙轩问鲁武阳:

    “想不想来我们团队当‘技术顾问’”?

    鲁武阳懵懂地问:

    “做什么的顾问,工资多少?薪资不高我肯定不来。”

    曹龙轩又是标志性地一笑,问:

    “你一个月大约能挣多少钱?”

    鲁武阳想了想,说:

    “怎么的平均算一个月也能挣六、七千块吧。”

    白云飞一听,都能比自己一个小老板开的工资多了,因为公司要运营,需要大量资金,所以白云飞每个月才从公司的工资表里给自己做月薪五千的工资,从不多开。

    人家鲁武阳虽然只是一个在市场上“跑活的”,但怎么说也是“吃技术饭的”。

    曹龙轩甩下一句话:“我给你一万,来吧。”

    然后向孙二使了个眼色,就转身走了。

    孙二立刻心领神会,把鲁武阳叫到里边当休息室的隔间,密谈了一会儿,没用多长时间,两个人就出来了。

    这时的鲁武阳又是两眼放光,显得特别兴奋。

    白云飞严肃地对他说:“你清楚你将要做什么吗?”

    鲁武阳说道:“知道,不就是进古墓嘛。”

    白云飞有些沙哑地问:“你...”

    却忽然不知道想要问什么。

    他拍了拍白云飞的胳膊:“谢谢你白哥,我已经慎重考虑过了,趁年轻,搏一搏也好。”

    白云飞的嘴动了动,终还是没有张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