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四十四章 不世天才
    真乃天助他也,此时适逢有他用武之地之时,一能紧随皇帝左右,可见机行事,若被问起,撒些谎话,免去羁人吸魂夺气丑事败露;

    二能借机立下不世之功,籍此事献犬马之劳,更得皇帝垂青;

    其三,能尽将多时积学,用于实践,加以验证。

    如此甚好,甚好!

    思得心悦处,这无名氏免不得击掌称快。

    至此,身为中常侍的无名氏,便更加深得曹丕宠爱,常令其伴随左右。

    除理政外,不仅能参阅机密文卷,与一干国之风水大师,著名方士、术士,精研此道,所悉得无数秘法,知晓许多秘奥。令他受益匪浅。

    何谓天才?似这无名氏便是了。

    此人虽半路出家,中途入道,但其天赐之资,昭然具现。

    在参与曹丕墓葬一事上,每每遇有争执之事,疑难之事,驳杂凌乱难清之事,无前人经验可考,陷入困境之事,预想与实际无以对接之事,亘古自有公论,皆认为不可逆行之事等,这无名氏总能拨开云雾见明月,识得正途,寻得妙法、诀窍,析疑难,出奇招,解困厄。

    不仅令众大师、名士刮目相看,甘拜下风,也令曹丕喜上眉梢,更是赏识。

    墓室石壁上的题记更是提到,这无名氏随那曹丕及众人,远涉众山诸川,寻找形势理气极佳之所,探那龙脉佳穴藏风纳水之处。

    但皆因诸般因素,令曹丕不甚满意,终是放弃此等佳地。

    而在这众多佳址中,曹丕对其中一处最为心动,看那绝伦气势,擎天地之威姿,潜隐复杂之暗藏龙脉之诡道,撼苍生屹乾坤之雄华,实乃万中无一的上佳墓葬之选。

    但因山川地理形势复杂,机诡多变,于宝穴气运中隐含阴晦、冲煞之姿,在龙脉风水之处,却有断扼截殇之势,实是混乱已极。

    真可谓当年其父曹操所言之“鸡肋”是也。

    那曹丕因诸般墓址不称心,此处墓址却又太过出离奇诡而难解,是以大伤脑筋,茶饭不思,抑郁成疾,更是喜怒无常。

    在这主子忧愁,仆从无计之际,已有多名号称大师、名士之人,因无法破解当前困局,被曹丕问斩。

    余人人人自危,胆战心惊,惶惶不可终日。眼见被问斩之人日多,众人走投无路,只好央求这无名氏献计献策。

    这无名氏深知,虽众人赞誉他之词甚重,但皆是迷魂之汤,无非想将他顶在前面,甚尔作替罪之羊。

    此时也确无它法,众人皆知他深得曹丕赏识,再者学识惊人,且皆推崇他独占鳌头的改命、逆势、调噩之术。

    而当前最能博得君主曹丕好感之事,便是如何将他心仪已久的墓址,进行逆势改造,形成佳脉良穴,是当务之急,此乃众人共识,也为众人活命之路也。

    诚然,此类学术在风水、理气等诸般学说中,早有具现,并非为他首创。

    且在动用中也推陈出新,代有相传,非是一家之秘。

    但经几次要事验证,此术已被他天才般的研判、运用,将此类学说境界提升太多。

    在他看来,这逆天改命,篡改形势理气,既要改得精妙,改庭换面,去秽生益,又不激荡恶煞,虽有扰乱天条纲常之为,却因行止得当可规避惹怒天谴。

    就好比猎人进山打猎,前有兔狐可捕,后却有狮虎窥伺酣睡在侧,若要成功捕获兔狐,则只可有三法:

    一乃灭狮虎,以绝莫大威胁;

    二乃适其睡,趁其不备,投机捕之;

    三乃偷梁换柱,使之以外物,诱之以心奇,调之以平衡,即便狮虎不睡,也能达到捕兔狐于不误,却不激怒于狮虎。

    如此三法,孰优孰劣,互为比较,高下立判。

    此三法,虽为比喻,但可以喻量之。

    想那灭狮虎之计,无异于痴人说梦,不自量力,且不说结局如何悲惨,单论思路,便是谬错;

    趁睡捕之,实乃投机倒把之小聪明之举,兵行险招,危如累卵;

    只有那借其它手段,使以它物,调换平衡,方是上上之策。既能达成所想,又可规避危噩。

    其精研此类道术至今,回想当初那属下所想补救之法,实则蠢笨之极,触犯天条,横遭天谴,实为不值。

    若他当日有今日之能,可轻松化之。且,以今日他之深学,当日母亲土坟能一目识透,太过平常,断然也定不会动那当初土坟矣。

    而众人推举他冒死献计,也正是依着他此类霸道绝学,希望能让龙颜大悦,给众人寻得一活路。

    据这无名氏在题记中所载,其受众人推举,冒死向曹丕皇帝献计,实为不得以。虽明知此乃众人将他做成替罪羔羊,但也不得不为之。

    须知,他再得皇帝恩宠,待龙颜无常的皇帝一朝变脸,还哪有亲疏之分?皆是刀下冤魂。

    待众人被斩绝,自该轮到他矣,还焉有命在?

    于是,这无名氏,在进谏之前,慎密思虑,想出三条谋划之策,也是三条脱身保命之策。

    谋划之一,想那曹丕皇帝如此忧愁、恼怒,无非是在陵墓选址之事上烦闷不已,无从决断,令其大为光火。

    寻常墓址未入皇帝法眼,能得他欢喜之地只有一处,虽是大乘之选,极佳之地,却形势复杂,气运凌乱,局势险恶。

    若以他独特之学术认知,通过逆改、调和、变通等手段,应能去旧出新,祛危噩,化险夷,能袭阴侵而不秽,承天罚而不殇,占尽大好形势而规避混乱凶煞,育龙脉气运而蒙荫千秋万代。

    故此,他须向皇帝献出逆改之法,平衡之术,以让这魏文帝曹丕能欣喜选用他所钟爱之墓址,不再恼怒忧愁。

    谋划之二,无论此谏言能否为皇帝所用,皆需及早转移己身多年所积攒之财富。将那些为官时所获金银财宝、贵重物件,一并转移至某处秘密之所。

    言不成,须见机行事,尽快寻得脱困之法。

    言成,则要施展谋划之三。

    谋划之三,便是此谏言得幸被收纳,定要在墓葬即成之前,留出潜藏暗道,以备逃走之用。

    须知,古语有云:“伴君如伴虎。”

    有多少参与皇帝、王室甚至是将军、高官墓葬的设计者、匠人、苦役、奴隶等,都在墓主人入殓后,被活活地坑杀、活埋、毒杀、斩杀、困死于地宫之内,成为殉葬品,作了陪葬冤魂。

    而俞是参与过多,俞是难逃悲惨结局,至终时,唯有死路一条,难得活命。

    莫说墓成之后,而今此些曾参与谋划皇帝墓葬的命师、名士,和一众方士、术士等,已困于皇宫不得而出,于软禁无异。

    寻不得它法,定是全部被斩,甚至祸及九族。若有它法,此法必将极为机密,后续参与之人,基本无有幸理,未参与之人,尚有一线生机。

    而这无名氏,既然已被公推谏言献计,定是百无之一的幸免道理了。

    须知,若不被纳谏,正是触怒龙颜烦闷之时,不得善终。

    若被纳谏,则也定是苟活一时,待它日墓成之时,将是这主要策划之人大限之日。

    而今之计,唯有先冒死谏言献计,背时,则立有杀头之祸,顺时,尚能苟延残喘三五之刻,后续之事,且看天命,随机应变,再作定夺。

    于是这无名氏焚香祷告,沐浴更衣,前往君王曹丕寝殿,通禀过后,觐见魏文帝曹丕。

    他本是宫内中常侍之职,本就于宫中方便行走,而非那些属臣、外官们觐见天子之难。是以,无名氏不露被软禁之怯,恭谨而不失昂然之姿,拜见文帝。

    话说那魏文帝曹丕深知己身时日无多,既分神一概国之大事,更为选墓之事费尽心思,却不得虞,正自苦闷。

    见是中常侍来称有要事启奏,便召见于他。

    行完叩拜之礼,这无名氏直言道,近日皇帝为天下苍生诸事辛劳,心系黎民百姓福祉,殚精竭虑,实乃天下万民之幸。

    为尽犬马之心,微臣定该为吾皇分忧,对于那升仙得道、驾鹤西游之地选取,微臣有一拙见,不知当讲否?

    那曹丕皇帝正为此事烦闷,不想逢雨有人送来伞具,路滑有人捧来水靴,顿有久旱逢甘雨之感,忙立即准予其谏言。

    于是,这无名氏道,微臣以为,吾皇之墓址,不需思量,理应选在那玉柱峰最佳,其余墓址,皆不如此地占优。

    曹丕闻言,立时有些激动,言道,尔等亦知,朕正有此意,但此地形势、格局,尔等也不是未察,岂可逆行、犯险筑墓,此为大不吉也。

    若强行在此筑墓,莫言我身后之事,想那后世子孙,千秋万代之功业,受此墓凶煞犯忌所扰,该如何延续?

    说着,便怒气上涌,似是觉得这奴才如此聪慧,对此术更是专长,通晓此理,却言之凿凿,莫不是来消遣于我?不由得无名火起。

    这无名氏一揖到地,言称吾皇息怒,且听微臣道来。

    随即便将那思忖多日的三条谋划之第一条,向魏文帝曹丕娓娓道来,直说得曹丕耸然动容,心花怒放,一扫往日阴霾,大赞这无名氏的睿智与博学,且想国事,解君忧,其忠君之心由此可见一斑。

    曹龙轩用他半文言文半白话文的讲话方式,给众人翻译到这,说题上只是简短介绍了这件进谏的事情,并未详细说明这选址在玉柱峰的墓葬的具体详情。

    而是交代关于这个墓葬的所有详尽信息,在那长方平台上边,那一堆竹简、典籍里面就有关于这个曹丕墓情况的详细介绍。

    于是曹龙轩就暂时放下这石壁上的古文字记载,急切地几步走到那个石平台前,仔细查看。

    虽然这无名氏的生平有很大的线索价值,但对于要找祖上坟墓的曹龙轩来说,那详细记录曹丕墓情况的竹简、典籍,比那石壁上无名氏对自己的歌功颂德要重要太多了。

    但是令他沮丧的是,这石平台上,蝙蝠屎和腐烂的竹简、典籍粉尘已经融为了一体,根本没有任何可供研读的东西存在,哪怕是只言片语的残片都没有。

    只有一堆尘封的历史,被封成尘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