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卷 黑泽瘗域 第二十八章 寻路
    众人休息一会儿,伤痛减轻不少,体力恢复得差不多了,便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办?

    十三肿胀着一张脸,说话都不敢用太大的力:“已经没路了,这几个棺材全是假的,这出来的蛤蟆都是打手,没有墓主人呀。”

    孙二却说:“墓肯定是真墓,要不这古代人再吃饱了撑的,也不可能闲着没事弄个假墓来玩吧?

    设计这么多机关、消息,耗费这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就是为了让后来的人过关玩?这又不是在打游戏。

    如果他的墓不在这,根本没必要在这里设置这些东西,除非这个古代人脑子灌水了。”

    曹龙轩也赞同孙二的说法,说道:“就目前情况看,至此已无路可走,如果此墓属真,须寻到出路方可。”

    “是哪疙瘩有秘道吧?”牛钢说着,便拎着大锤,可地面地敲着。“咚、咚、咚…”墓室里传来他不停敲击地面的声音。

    见他如此行动,大家也就不光口头讨论了,都拿起工具,在地面、石壁甚至是墓室的穹顶敲敲打打。

    试着从声音来判断是空心的还是实心的,期待能找到个地道或神秘的洞口之类的。

    众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忙活了半天,毫无结果。

    大家敲击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传出空洞的声音,于是怕大家经验不足,又让苏老鬼再逐一检查一遍。可苏老鬼也检查了一遍,连石壁上的几盏鬼头灯都详细地检查了,也没发现什么线索。

    石壁上火光跳动,石室里鼻息可闻,似乎有一个无形且无声的钟在行走。

    一时间空气又沉闷起来,大家你看看白云飞,白云飞看看你,然后再看看四周光秃秃的石壁或地面,忽然间情绪都开始低落起来。

    要知道那“拷问天平”已经被与石门连动的反弩投石器给毁坏了,退路已经断绝,如果再找不到出路的话,难道大家要困死在这里?

    本就不大的墓室此时显得特别压抑,大家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渐渐地,有几个人的情绪已经很烦躁了。

    曹龙轩仍是一逼波澜不惊的样子,思考了一会儿指着那四具棺材说道:“一个墓室,居然有四副棺材,若说为养魙及布阵,也可理解,但是否还有其它用途?如隐藏暗道。”

    孙二忙解释道:“这几口棺材已经检查过多次了,里边空空荡荡的,什么陪葬品也没有。也没有任何机关、消息之类的东西,石头凿出来的棺材,连个缝都没有。”

    大家就更加有些懊恼了,这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被困到了死路上,却连一个有价值的冥器都没找到,像牛钢这样心里藏不住事儿的,直接开口骂这墓主人吝啬、小气鬼了。

    但他骂归骂,相信真要有值钱的冥器,他也不可能真像那些小说里描写的那样,直接化身盗墓贼给顺走了。

    众人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探险,通过搜查,找到曹龙轩要找的东西,便完成了任务。

    毕竟,众人不是盗墓贼。

    烦闷的不光众人,就连苏老鬼这样的专家也有些困惑,按他的说法,倒斗倒了一辈子,那些疑冢、假冢、三窟冢啥的,也没少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委实少见。

    那些假冢虽然几可乱真,但识破后必然能找到连通到真墓室的通道,可今天遇到的这个假墓真是奇了怪哉,除了四只培育出来的穷凶极恶的魙尸,再无它物。

    “是否在棺下?”

    曹龙轩说着靠近了棺材,然后对大家比了个手势,大家心领神会,凑到近前一同挪动棺材。

    这四具棺材全是由整体的石头雕凿而成的,份量相当的重,几个人合力抬都抬不起来。

    “不对哩,刚才和那几只魙尸打架,这棺材都被撞歪斜哩,也不是不动滴嘛,怎么抬不起来是啥子情况?”

    苏老鬼有些不解地挠了挠头上那花白的头发,左瞧右瞧地嘟囔着。

    大家也随着他左看右看,这时牛钢说话了:

    “要俺说呀,这玩意儿估计这么整不行,那阵虽然动弹了,人家那是横着动弹,你现在非得死乞白赖地往上抬着整,固定整不明白嘛。”

    听他这么一说,苏老鬼一拍巴掌:“对哩嘛,咱们是想横着挪,但是犯了本本主义哩。不用非得抬起来一点再横挪嘛,来,直接推开。这牛家娃子,你这回算是开了一回窃嘛。”

    说着就指挥着大家横着向一边挪棺材,但仍是没有挪动。大家就奇怪了,莫不是那魙尸力量太大,才挪开了一些,为什么这好几个大活人就挪不动呢?

    大家停止挪动,又开始研究问题的原因。不过看着纹丝不动的棺材,大家仍是毫无头绪。

    这时曹龙轩示意大家让开,把这四口棺材的全部视线都让出来,然后他站远了一些,盯着这四口棺材看,看来是想从宏观一些的角度,试着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白云飞也走过来,站在他这边的角度仔细观察。

    白云飞发现原来的四口棺材是整整齐齐排列的,都是平行的,相互之间都是平行关系。

    但经过刚才的激烈打斗,连人带尸的一通乱战,无意中将四口棺材中的两口给撞歪了,也就是说现在有两口还是原来的平行状态,而另外有两口已经脱离了原来的平行线,歪斜地置于地上。

    曹龙轩又面带他那标志性的微笑,问白云飞:“云飞,有何高见?”

    白云飞想了想回答道:“既然棺材不是被撞坏了,不是个别部位脱离整体的偏离,而是整体发生了偏转,那么就说明这些棺材是可以挪动的。

    可是根据目测,这些石棺的体积和厚度,重量虽然确实非常重,但众人应该能挪得动。

    毕竟,众人挪动它虽然是缓慢的动作,但应该比刚才打斗形成的撞击更有力量,那种撞击虽然来的迅猛,但毕竟是血肉之躯与石头的相撞,都能把它撞得脱离了原状态。那么...”

    曹龙轩深深地点了点头:“与我所想一致。”

    然后他对大家说:“云飞所言甚是呀。刚才我等之所以未挪动,一是棺重,二是人分散了,须集中于已挪开少许的那一端,全力挪这一侧,再看效果。”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就都明白了,赶紧都聚到已经偏移的这一端,全力向一侧推去。

    果不其然,那石棺在同样是石的地砖面上“咯吱吱”地发出刺耳响声,就如同人拿着泡沫或塑料在玻璃上刮擦发出的那种特别刺耳,让人听了牙酸的那种声音一样,说明摩擦面正承受着很大的力量刮擦。

    随着这刺耳的刮擦声响起,这口石棺的一端被众人移开了不少。

    不过大家有些沮丧的发现,石棺的一端移开后,砖石地面上露出的部分,和棺材未压到的部分完全一致。

    无非是棺材压着的部分没有灰尘而已,此外毫无二样,根本没有什么地道口。

    不过随即大家就释然了,即便有通道口,也并不一定非得直接暴露在棺材下面嘛,和其它地面一样,将通道口铺上同样的砖石,不是更具有隐蔽性吗?

    这次也不等大家七嘴八舌地研究了,苏老鬼在挪开棺材一端后,直接抄过在牛钢手里的大锤,开始在地砖上一块一块地挨个敲击着。

    其实大家都知道,以他的专业水准,如果下面有隐藏的暗道,肯定能通过敲击辨别出来。

    但苏老鬼敲了一番后,示意大家把另一端挪开,说明刚才露出的部分肯定是不存在暗道了。

    于是大家又集中到另一端,一起用力挪那一端。

    但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另一端居然挪不开!

    大家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就是不见另一端挪动分毫。

    这就怪了,同样是长方体的一端,为什么棺材的一端移得动,而另一端却纹丝不动呢?

    正当大家困惑时,曹龙轩示意大家先去偿试另一口棺材,于是大家又按照刚才的方法去挪动另一口棺材。

    在挪这第二口棺材前,白云飞就有种预感,它也会和第一口棺材一样,只能挪动其中的一端,另一端是挪不动的。

    果不其然,众人在挪动第二口棺材时,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只有一端可以动,另一端是无论如何也挪不动的。

    为了缓解气氛,白云飞开玩笑地说:

    “这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作‘门’,它是有轴的,能一侧动一侧不动。估计这棺材和门一样,也有个轴。”

    于是孙二便趴在了地上,用手电光照射两个棺材的无法挪动的那一端,检查这两处与地面之间有什么状况。

    但是让人失望的是,可能是用来铺地面的砖石表面比较平整,石棺的底面也比较平整的原因,石棺底的缝隙很微小,无论用手电光怎么照,也看不清缝隙里的情况。

    于是牛钢的“暴力能解决一切”的论调又出现了:“要不俺几锤解决它得了,还费这犊子劲干啥?看俺地,几大锤造碎乎它,不就能瞅出来里边是啥玩意儿了吗?”

    他的论调只能是空谈,因为包括白云飞在内,根本没人理会他。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在这已经过有上千年历史的地下地宫里,莽撞地去办一件事,所产生的后果可能你永远也想不到。

    也许牛钢对这种大家不屑于搭理他的表现十分不满,于是又来了倔强的牛脾气,红着一张脸,气鼓鼓地沉下腰抱住石棺刚才被挪开的一端,大喝一声,便一个人开始挪棺材。

    “哎,大黑牛,你要干吗?”

    白云飞拍了拍他的肩,心说大家不理你的提议也是有道理的,胡乱搞,搞不好大家有可能连命怎么丢在这都不知道。

    不理你,你也没必要怄气嘛,力气多了没地方使了?

    “俺要给它整回去,妈了个巴子的,俺就不信了,这么整不行,那就那么整,谁像你们,一条道跑到黑,一根轴,死脑筋!”牛钢气乎乎地说着。

    “哎,对呀,是不是刚才挪的方向不对,咱们再按逆时针方向抬试试看行不?”十三提醒着。

    虽然十三鼻青脸肿身上的伤看着触目惊心,但好在没有致命伤,且年轻力壮,暂时没什么大碍,简单的运动还是可以做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