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442章 融妖火坛
    “融妖火之疼,难以想象,丫头,何必呢?”凤栖言语之间,尽是心疼。轻

    歌神(www.shubao2.cc)情恍惚,苦涩而笑。或

    许,是她矫情了吧。她

    得冷血无情,残忍自私,才算是个合格的祸害啊。

    兴许,她仅仅是想证明给相信她的人看。看

    ,她是个人啊……然

    而——

    没人懂她的辛酸无奈。

    她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在体内强塞妖魔异骨,成为人造的半妖。“

    尊后大人,你累过吗?”轻歌灵魂传音轻声问。她

    的声音很轻很轻,轻到凤栖险些没有听清。

    闻言,凤栖了然洒脱的笑了笑,转过脸去时,眼眶却是热泪涌动。“

    人生苦短,何不欢愉?”凤栖淡淡的道。…

    …

    “融妖火……孩子,你是认真的吗?”段芸皱眉。刘

    芸嫦颇为愠怒,“就算你不是半妖,进了融妖火内,也要受一番折磨。”

    “眼下,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不是吗?”轻歌反问,刘芸嫦哑口无言。轻

    歌的妖魔异骨早已被凤栖遏制,她只需要承受一番痛苦即可。话

    说回来,这样锥心刺骨千刀万剐的痛苦,她承受的还少了吗?

    多一次,又何妨呢?

    段芸眼神(www.shubao2.cc)犀利看向林鹤山,“林鹤山,紫夫人、火尊二人简直一派胡言,此前你在万宗剑法阵内放了佛礼教的舍利子,若夜轻歌为半妖,如何能逃得过佛光的照耀?仅此一点,足以证明她并非半妖之躯了。”

    林鹤山见不等自己开口轻歌便主动提及融妖火,倒是心生兴奋之情。

    如此一来,他倒是省去了许多麻烦。

    林鹤山并未回答段芸的话,反倒是七杀火尊,言辞凿凿:“段大师,此言差矣,佛可容纳万象万物,舍利子的佛光,是照人的血腥邪恶,与半妖之躯无任何关系,此乃吾佛慈悲,容纳众生。”

    “舍利子……”刘芸嫦是个聪明人,立即反应了过来。“

    林鹤山,公报私仇,你好大的胆子?!”刘芸嫦怒道。

    林鹤山一愣,吓得打了个抖儿,把头压得很低,“刘将军,我将舍利子放在万宗剑法阵上,也是为了朝比着想,朝比者当干干净净浩然正气光明磊落,若出现了心术不正之人,岂非朝比之祸?”

    林鹤山早在悄然运送舍利子时就已把理由编造完美,如今刘芸嫦咄咄逼问,林鹤山亦有应对之说。刘

    芸嫦闭上眼,怒得胸膛此起彼伏,咬牙切齿,却也没法再度斥责林鹤山。

    “融妖火之疼,你可能承受?”刘芸嫦眼眶微红的望着轻歌。

    轻歌抬眸与之对视,笑道:“有酒一壶,断肠亦能承受。”“

    来人,取融妖火来!”刘芸嫦闭上眼,无奈的道。旁

    侧,容府小姐碧玉青幸灾乐祸,眼里满是笑意。她

    缓步走至虚弱的王轻鸿身旁,凑在王轻鸿耳边,轻声问:“轻鸿哥哥,你说这夜轻歌当真是半妖吗?”

    王轻鸿盘腿而坐,闭目休憩,并未理会聒噪的碧玉青。“

    轻鸿哥哥?”碧玉青眸光微闪。

    她与王轻鸿有着颠鸾倒凤不可描述的关系,说白了,是长期泄.欲的关系,王轻鸿还从未冷漠对待过碧玉青。

    “滚……”王

    轻鸿没有抬眼,但仅仅一个字,不怒而威,似蕴含着寒冰之气,叫碧玉青心生恐惧,不停吞咽口水。碧

    玉青后退数步,回到原位,满脑子的疑惑。

    不过而今的重点,是即将承受融妖火之疼的夜轻歌。既

    然七杀火尊敢信誓旦旦理直气壮的站出来,那么,便不是空穴来风。夜

    轻歌就算不是半妖,也绝对不是纯正的人族血脉。

    在刘芸嫦一声令下之后,林鹤山当即派人将放有融妖火的火坛搬来。

    刘芸嫦看见火坛,眼眸一眯,雷霆冷喝:“林长老,看来你这是有备而来啊。”

    若非有备而来,怎能在如此之快的时间内取来融妖火。林

    鹤山的确心急了,被戳中虚心事,只得讪讪干笑几声,“刘将军,我也相信东帝乃人族血脉,只不过数十万双眼睛看着,若非如此,难堵悠悠众口,我这也是为了东帝的名声着想啊。”

    林鹤山说得苦口婆心,若非知情者,只怕还以为他当真在为夜轻歌谋算。

    刘芸嫦看了眼烈火纷然嗤嗤作响的火坛,犹豫少顷,派人在火坛闭上垫了玉石阶梯。“

    东帝,请……”刘

    芸嫦一脸敬重,摊开左手,微躬身,能让宗府大将军如此礼数者,当世人少之又少。“

    刘将军,你这样做,不合礼数……”林鹤山皱眉。刘

    芸嫦猛地抬起眼皮目光犀利的望着林鹤山,“本将怎么做,都合礼数,林长老,明白吗?”

    刘芸嫦堵得林鹤山无话可说,林鹤山甩甩衣袖,闷哼一声,嘲讽的望着轻歌。他

    现在只等夜轻歌踏入融妖火坛,看夜轻歌丑态毕露,那一刻,便是夜轻歌千夫所指人人喊打的时候。林

    鹤山隐隐期待着。

    段芸站在轻歌面前,张了张嘴,最终欲言又止。段

    芸郑重无奈地拍了拍轻歌肩膀,任重而道远。

    祭坛之下,小包子两眼泛起猩红的雾色,便在他要冲上祭坛时,站在祭坛的轻歌看向了小包子。

    轻歌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轻摇了摇头。

    若她将孩子牵扯其中,她不是个好母亲。

    小包子倔强地咬着下嘴唇,泪眼朦胧的看着轻歌。“

    外公,他们为什么都要欺负娘亲?”小包子嗓音稚嫩的问。夜

    惊风愣了愣,随即哽咽,老泪纵横。是

    啊,为什么这些人就不肯放过他的女儿呢?

    谁想过他的女儿今年才二十岁。轻

    歌缓步往前,踩上玉石阶梯,走向融妖火坛。突

    地,她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

    “尊后?!”轻歌诧异。她

    的妖魔异骨,失去了凤栖的保护屏障。

    她现在进融妖火坛,岂不是必死无疑,让妖魔异骨快速生长?

    轻歌猛地看向仿若无事人般的神(www.shubao2.cc)王。神(www.shubao2.cc

    王就像是个旁观者,如今,轻歌只觉得那嘴脸太丑恶了。

    她千算万算,终是算错了人心的险恶。

    神(www.shubao2.cc)王方才暗中出手,夺走了她妖魔异骨上凤栖所设下的保护屏障。若

    她在祭坛出事,失去了她的寄宿容器,会缩短凤栖的死亡时间。

    如此一来,凤栖若不选择神(www.shubao2.cc)王存留的丹石,便是死路一条了。

    神(www.shubao2.cc)王在逼她,更是在逼凤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