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看在孩子的份上!
    每个人都有气场。

    如果把忠叔的气场比喻为虎,那慕天德的气场就是一座山。

    连绵挺拔,压在人的心头,难以呼吸。

    “爸,您这说的哪里话啊。”

    男人艰难的扯动嘴角,赔笑道,“我是您小子,要是敢这么想的话,那我还算是个人吗?”

    慕天德冷峻着脸庞,没有回应,男人就那么咧着嘴,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唐锐则好奇(www.yhwx.net)的打量这对男女,倏地,他眉峰微皱,目光在女人的小腹上停留了数秒钟。

    下一刻,那女人突然开口。

    “爸,我们知错了,从现在开始,我跟振杰时时刻刻都陪在您的身边,绝对不离开您半步。”

    声音婉转,一句话就缓和了僵冷的氛围。

    慕老那双冷峭的眉峰果然舒展几分。

    淡声说道:“李月,你跟振杰一起,把那四尊仕女像转回来吧。”

    “好。”

    只见李月暗暗松了口气,走过去一边转动仕女像,一边笑着说道,“进门时我还好奇(www.yhwx.net)呢,这些唐三彩怎么都背过身去了,多么惟妙惟肖的工艺啊,当然还是转过来更有观赏价值。”

    四尊仕女像重新摆正,停止的独阴煞,也再次运转起来。

    唐锐能清晰感觉到,那股阴厉之气又一次出现了。

    “爸,大厅的空调会不会太低了,我都觉得有点发冷,何况您的身体还不好,难免会吃不消的。”

    回到慕老身前,慕振杰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说道。

    慕天德瞥他一眼:“你跟李月坐过来。”

    “噢,这就来。”

    两人不疑有他,在慕老的身边坐下。

    这一坐下不要紧,那股子阴冷的感觉更加重了,尤其是李月,她只穿了一件雪纺短裙,这会儿正不断拽动着可怜巴巴的裙角,想要捂住更多一点的皮肤。

    “不应该啊。”

    李月低下头,不解的嘟囔了一句。

    这时,忠叔给慕天德拿回了那件貂绒大衣,往身上一披,立即将这阵寒意屏蔽在外。

    慕天德舒舒服服的窝进沙发,冷眼看着两人:“是不是觉得我一个身中寒煞的病人坐在旁边,这些寒气都应该钻到我的身上才对?”

    李月瞳孔猛地一颤。

    随即讪笑起来:“爸,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煞气,你没听过?”

    “那,那都是糊弄人的东西,您怎么也相信这个了。”

    李月的脸色越发难看,突然,目光朝唐锐他们望了过去,“是不是有人跟您说什么了?”

    唐锐耸耸肩,很爽快的承认:“是我说的。”

    “小伙子,你学点什么不好,偏要学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李月的目光登时变得锐利,“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哪有人会相信煞气这一套,而且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骗人都骗到我们慕家来了?”

    “你说谁骗人!”

    钟意浓与苏惜惜几乎异口同声。

    两大美女一同反驳,这副场景,顿时把李月震惊到了。

    一股不安的情绪隐隐在心头漾开。

    “钟总息怒,李月她说话直,其实她没有恶意的。”

    慕振杰连忙站出来,袒护自己的妻子,“不过,有一说一,我也不相信什么煞气之说,难道照这个年轻人的意思,我们在这里觉得冷,是因为煞气的缘故吗,这未免太可笑了。”

    李月忙不迭点头:“就是就是,你们都被这小子的花言巧语给骗过去了。”

    “是不是骗,你自己心中清楚。”

    唐锐眯着眼眸,好笑道,“不然,你把这四尊唐三彩再挪动几下,看看这里还冷不冷?”

    李月突然语塞住,不说话了。

    “挪就挪。”

    一听唐锐把矛头指向自己送来的唐三彩上面,慕振杰立即气不打一处来,挽起了袖子固执道,“我倒是看看,你小子这碗迷魂汤,还能灌到什么时候!”

    李月面色一慌,想拉住慕振杰,可惜动作慢了一步。

    嗡嗡。

    四尊仕女像,又一次被挪动方位。

    慕振杰气哼哼的坐回来,没过多久,脸色却慢慢僵住。

    温度很快回升,那股侵人骨髓的阴冷,竟然真的不见了。

    李月紧紧握着拳头,脸色阵青阵白。

    “忠叔,是不是有人拿着空调的遥控,配合这小子的鬼话呢?”

    慕振杰想到一种解释。

    然而,忠叔只是冷淡的朝他摇头。

    目光直接落在李月身上:“自己开口吧,毕竟你也是老爷的家人,我不想对你上手段。”

    扑通!

    李月猛然从沙发滚落下来,跪在慕天德身前,哭诉道:“爸,您相信我,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你一个人做的,还是振杰也有份?”

    慕天德面无表情。

    慕振杰愣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半晌反应不过来。

    “是,是振杰的主意。”

    李月支支吾吾的,眼泪滚滚落下,“他总说,您的身体太硬朗了,这样下去不知道多久,才能把整座家业交给我们,所以我才……”

    “你胡说!”

    这句话慕振杰听明白了,一怒之下跳了起来,指着李月骂道,“贱女人,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慕天德冷冷一喝:“坐下。”

    “……是。”

    慕振杰脑袋一沓,没脾气了。

    这时,一直沉默的唐锐突然开口。

    “慕老,我想慕振杰应该是清白的。”

    唐锐淡淡说道,“独阴煞除了使环境阴寒,还有一个作用,就是使女人当权,即便慕振杰真的想夺取家业,也不会用这种手段。”

    慕振杰抬起视线,感激的望向唐锐。

    而李月的哭声更大了。

    甚至还跪着爬到慕振杰脚下,哭喊道:“你求求爸,让他饶了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了,你就当看在孩子的份上,这毕竟是慕家的血脉,你也不想……”

    “你怀孕了?”

    不等李月喊完,慕天德倏然坐直了身体,眼神(www.shubao2.cc)中充满复杂。

    除了愤怒,更多的还是喜悦。

    慕振杰是他的独子,他就指望着慕振杰夫妇能为慕家传续血脉呢,可他这个儿子太不争气,二十五岁那年,就查出患有不育症,跟李月结婚这几十年来,一直都毫无动静。

    本来他都不报希望了,结果却在这个节骨眼上,怀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