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婉拒
    “好吧!书籍我收下了,心意领了,你下去吧!好好抓紧时间准备!”张超顿时说着。

    孙轻听张超送客,心下一焦急,顿时就道:“可是罪奴军肯定要被派去执行最艰苦的任务,打战也肯定被派在最前面,要被派去送死的。”

    张超一听,顿时道:“呵呵,看得倒是听明白的。

    不过,你怎么不想想,执行最艰苦的任务,冲杀在最前面,自然也是最出军功的。

    罪奴军其他人因为要赎罪的罪奴,所以,功劳再大都不会被记上,唯有你能计功劳,整军的功劳都算你头上,每一战打下来你会有多大功劳你不会算吗?

    虽然,在罪奴军里,你是更危险些,不过,看你也不是胆小之辈,而且也不像短命之人,我这才敢安排你去当这统领。

    莫非我看走眼了,你却是个胆小鬼,或者怕苦怕累,怕流血受伤?

    如果这样,那我可以收回命令,不让你在罪奴军。

    当然,如果是这样,你也可以回家去了,没必要参加黄巾军。”

    “我不是胆小鬼,也不怕苦怕累怕受伤,死我都不怕!”孙轻顿时有些激动的说着。

    “哈哈哈,既然这样,那你还说什么?

    跟你说,我们最后才受降,这些活下来的乌丸人,要么就是跑的快的,要么就是实力强,很能打的,才能撑到最后归降过来,素质都不差。

    而乌丸人本就强壮,从强壮的乌丸人中,战场上淘汰挑出这些乌丸士兵,论起基本素质,他们却比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军都要强。

    而且,这罪奴军可是两万多人啊,人比其余几军加起来都多。

    如果不是看你对我忠心耿耿,信得过你,这军的统领能轮到你?”张超又问着。

    孙轻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却觉有些不对,说道:“可是……”

    张超立刻打断,说道:“什么可是?难道我还能害你不成?

    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这些乌丸人,我虽然要派去送死,可也不打算全部都弄死了,还是会留下五千左右的。

    到时候,你想想,还能活下来的五千士兵会是什么样的,会有多强?

    日后,最强的军团统领就是你了,得了便宜,你就别再卖乖了”

    “可罪奴军这名字……”孙轻皱眉说着。

    张超再次打断,说道:“不喊他们罪奴,难道还要喊他们恩人军、上帝军什么的不成?

    名字只是个代号,不重要。

    就先这样喊着了,不满意的话,重组时再改吧!

    到时候,想叫什么,由你定。

    好了,就这样了,别再叽叽歪歪的了,回去给我好好干。”

    孙轻晕晕乎乎的就被送了出去,回过神来,觉得不妥,但是却没敢再立刻回去找张超,只长长叹息一声便去找褚燕了。

    “将军,邓茂统领求见。”刚送走孙轻,顿时又侍卫在门外禀报。

    “请他进来!”张超淡淡说着。

    说罢,他便起身,整了整衣服等着邓茂。

    不一会,邓茂就从外面走进来,对着张超就是一拜道:“见过神公将军!”

    张超不等他完全拜下便连忙将他扶起来,说道:“大师兄这是干嘛?

    在外面,我受大师兄的礼,那是做给外人看的,迫不得已。

    在下面,我就是师兄的小师弟,大师兄有什么直说便可,就是要骂我也行。

    师兄切莫如此!”

    邓茂听得这话,心下也是一暖,只觉跟张超关系忽然间拉近了不少。

    张超把他请在一旁就座,又命人上茶,然后张超也坐下。

    “刚才孙轻来过?”邓茂问着。

    “嗯,他知道我喜欢书籍,恰好又搜集了差不多百册,给我送了过来。”张超看似漫不经心的说着。

    邓茂听得这话,看自己两手空空,心中一紧,不禁道:“我那倒是也有不少书籍,只是之前不知道师弟喜欢,没带来。一会我回去就给师弟送来。”

    “这怎么好意思,我怎可夺大师兄所爱!不可!”张超连忙说着。

    邓茂道:“我识字不多,又喜欢习武,那些书籍在我那我也不看,只是浪费了,倒是不如给师弟。”

    张超点点头道:“那就多谢大师兄了!”

    “你我兄弟之间,不必客气!”邓茂很心疼,可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说着。

    随即他又问:“孙轻就只是给你送书?”

    张超道:“这倒不是,他还请我免了他那罪奴军统领。”

    “师弟答应了?”邓茂忍不住问着。

    张超摇了摇头道:“没有,被我训了一顿,打发走了。

    我的命令是能随随便便改的吗?

    若是朝令夕改,那我威严何在,日后还如何立足?”

    邓茂听了这话,又是心中一紧,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而这时,张超却开口问着:“对了,大师兄,您来找我,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邓茂微微一愣,顿时面露犹豫的神色来。

    “大师兄有事尽管说,我们自家兄弟,别那么生分!”张超顿时说着。

    邓茂听了这话,道:“的确有一事,就是想请小师弟收回之前的命令,另择一人担任这幽州将军?”

    邓茂这话说完,屋内顿时静了下来,几乎针落可闻。

    邓茂此时,却是也不禁红着脸,有几分后悔这时候说这事,只觉实在太尴尬。

    过了片刻,邓茂见张超依旧沉默,受不了这气氛,顿时又道:“为兄实在能力有限,难担当此大任,怕误了大事,不敢当这幽州将军啊!”

    张超看了看邓茂,皱眉道:“本来朝令夕改的事我是不干的,不过师兄既然开了口,那我便舍了面子,了我立刻。

    可如今在我麾下,能力比大师兄出众的便唯有老师了。

    老师之前将蓟城让我,显然却是不愿意待在幽州的,之前我都没敢提。

    师兄若是能说服老师担此重任的话,小弟便让师兄任意另选一个差事。”

    “这……”邓茂也没想到张超会这样说,顿时也是为难,片刻才答道:“我也说服不了老师啊!”

    张超立刻道:“在我麾下,除开老师,便再无人能力上比得过大师兄了。

    而且,旁人到底不如我们师兄弟放心。

    这诺大的一个幽州,又是我们后方所在,不交给老师和大师兄,我实在是想不出别人了。

    要不师兄推荐一人,如果合适,我立刻就同意师兄的请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