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二十四章 奖励
    ????张超然后看向褚燕,问道:“我们还剩多少钱粮?若按照规定,进行死者、重伤者的抚恤,对杀敌立功者进行相应赏赐,还有多大缺口?”

    听得张超的问话,褚燕立刻就道:“蓟城现还有金一万,钱一万二千万,之前运来的剩余粮食还剩十万石左右。

    按照您的要求,我们的的抚恤金必须比汉朝官军高,而且必须钱粮混搭。

    所以,战死的抚恤定为一人抚恤五万钱,十石粮,二十亩良田,而重伤不能战者与死者同。

    如今,大约战死一万二千人,重伤约两千人,便需要钱大约七万万,粮十四万石,良田二十八万亩。

    不过,大多数战死者都已经没有亲人在世,这些抚恤根本不用发放,所以也要不了这么多。

    往宽处算,二万万钱,四万石粮,八万亩粮田便绰绰有余了。

    至于杀敌的话,每斩杀一人,可得一万钱,良田十亩,并且相应的升职。

    此战,我军大约斩杀三万乌丸人,便是全部发放,也只需三万万钱,良田三十万亩。

    同样的,因为杀敌者战死,这些大部分都不用发放。

    所以按照规定发放抚恤和给予赏赐的话,我们的粮食还有富余,良田如今整个幽州随便都可画,便是提高十倍百倍发放都不愁,唯有钱有两三万万的缺口。

    不过,从乌丸人手里获取的收获还未计算出来。

    从乌丸那所得的粮食虽然不多,但是钱却不少,远远不止三万万,而且还有其他财物若干。

    所以,按照规定足额抚恤和给予奖励,也是绰绰有余,没有压力。”

    张超也知道,这时候,一金等于一万钱,褚燕算的也清楚,他顿时便知道自己多心了,纵然蓟城残破,可胜了这场战役,足额发放抚恤和给足奖励,他却毫无压力。

    而这无压力又要得力于死的人太多,多数战死者都无人领取这些抚恤的钱粮,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讽刺。

    同时,他觉得,褚燕内政能力却还是不错的,应该差不多有七十以上了吧,也不枉他之前费力的交了他加减乘除法和一些简单知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规定,足额发放抚恤和奖励。升迁你们下去弄,也必须尽快按照原本定下的章程做好。”张超顿时说着。

    听了这话,褚燕立刻就笑道:“将军英明!”

    张超点点头,然后扫视众人一眼,说道:“你们也知道天公将军那边情况不太好,我很快就会帅兵前往支援。

    此时正需要鼓舞士气,这抚恤和奖励,便是我给下面将士的定心丸。

    我不希望有人在其中乱来,中饱私囊,或者优亲厚友。

    我丑话说在前面,不论是谁,胆敢伸了手,坏了规矩,那休怪我不客气。

    如果你们认为法不责众,人多我拿着没办法的话,也可以尽管一起合起来,动动这些抚恤和奖励试试!”

    张超说着,还放出一丝气势,顿时更增几分威势,下面八人都顿时就是心中一寒,齐齐答应不敢,然后又一一表了态度,张超这才作罢,面色重新缓和下来。

    “当然,你们也是立了大功的,我自然不会忘了你们。

    对你们,我也不会有所表示。而且,我也不会拿奖励普通将士那般俗物来打发你们。”张超顿时又温和的说着,所有人听了,都心中不禁一喜。

    张超看向程远志,说道:“老师比战由您指挥,您又亲手杀了丘力居,锁定了战局,此战首功非您莫属。”

    程远志听了,连忙道:“我错信张举,险些铸成大错,若非你力挽狂澜,此战我们便败了,我也会是罪人,如今能用微末功劳抵了罪过便已满足了,不敢再居功。

    再说了,你之前已经提前奖励过我了,我受着那刀,心中都很是愧疚,却是不敢再索取什么。

    你不可再给我任何奖励了,否则我心中难安!”

    张超看程远志表面不要奖励,实际上却是生怕他追回那柄化血神刀,心下也是暗暗好笑,不过也没点破,只道:“既然如此,那老师的功劳且先记下,我今日便不给老师什么了。”

    程远志见宝刀保住了,比什么都满意,顿时点头道:“自当如此!”

    张超然后便又把头转向了褚燕,只道:“褚统领,此战你的功劳只在老师之下,我却是要重赏的,不知道你有什么想要的没有?”

    褚燕道:“若非将军庇护,我此时早已经身首异处了,哪里还能坐在此处,比起多次救命之恩来,我那点微末功劳又算得了什么?却是不敢再有所求了!”

    张超顿时板起脸来,说道:“你们一个二个的不要赏赐,外人不清楚内情,会如何想?

    你们要让下面士兵和外人以为我赏罚不明,苛待你们吗?

    你们这样坏我名声,居心何在?”

    听得这话,褚燕连忙道:“属下不是那个意思。属下对将的军忠心天日可鉴,断然不敢有丝毫害将军的心思!呃……将军若是认为小属下当真能够得到奖励,那便请奖励一门武功即可!”

    张超点点头道:“我这有一部能修炼到天仙境界的功法,名唤《混元一气诀》,我便将此法传你,以奖励你的功劳吧!不过,此法不可落在纸上,你下来后来寻我,我私下传你此法!”

    听了这话,褚燕顿时激动的跪地磕头道:“多谢将军大恩!”

    而旁边众人都不觉他跪地磕头丢脸,一个个反而露出羡慕的眼神。

    能修炼到天仙境的功法,要是给他们,磕一百个一千个头,他们也愿意啊!

    同时,他们一个个却也对自己的奖励越发期待起来。

    张超朝着褚燕微微点了点头,便把目光移到了张牛角身上。

    见张超朝着他看来,张牛角的心顿时不由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张统领,按照辈分,我应喊您一声师叔。

    您随着天公将军修道多年,于术法一道上也算有着不俗的造诣了。

    对于您此次战役的功绩,我可给您两种选择,一是可以打捞牢根基的内功,二是可以让您更进一步的法术。

    却不知道您想选择什么?”张超淡淡说着。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