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凋零
    张超走在蓟城的城巷之中。

    此时城内战斗已经基本停息,随处都有黄巾军将士在忙碌着,他们收敛尸体,统计伤亡,巡逻城内,搜查隐藏起来的乌丸人,还有逮捕那些趁乱胡作非为的汉人。

    虽然因为人才的稀缺,一切做的并不完美,不能做到井井有条,不过,却也算忙而不乱,没有太大问题。

    在黄巾军的维持和震慑下,蓟城内的秩序秩序慢慢稳定下来。

    张超此时并未隐藏身形,他的一身道袍却异常显眼,自然能够第一时间吸引黄巾军将士的视线。

    当看到道袍,又看清张超的面目是如此的年轻,所有沿途看到张超的黄巾军将士,就算没见过他的,也都马上反应了过来这是谁。

    他们瞬间变得激动、振奋,朝着他行礼,跪拜。

    张超看到了周围将士激动、尊敬的神色,却有几分沉重。

    这些人此刻如此崇敬他,视他为神,将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想到之前近两千最铁杆的黄巾军在绝境内都能爆发凝聚出那般强大的愿力,那数万,数十万铁杆黄巾军将士在活不下去,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的时候,凝聚出的愿力会何等恐怖,他都没法估量。

    那将来,等他抛下这些人离开的时候,这些人,定然会无比失望。

    此时,他们有多爱戴他,日后,却就会有多怨恨他。

    到时候,巨大的怨恨所凝结的反噬之力,张超想想都不寒而栗。

    他自问也没把握能承受得住。

    张超暗暗思索,在离开前,他还必须想办法演一出戏,在大军前诈死才行。

    只有让所有人都认为他为了黄巾军事业而死,为了他们而牺牲,这样这些黄巾军将士或许也才不会那么怨恨他,反噬之力才会很小。

    不过,此事却是必须小心谋划才行。

    战场上那么多人,那么多高手,奇人异士无数,纵然觉得做的天衣无缝,却也很有可能被识破。

    一但诈死被人识破,传了开来,那么,黄巾军将士的怨恨必然更大。

    而且,阵前诈死,敌人可不会乖乖配合你,一个不好,就诈死变成真被人打死了,本身就是种作死行为。

    越要假死的“真实”,越是要能骗过别人,便作死的越厉害,出现意外,真死的几率越高。

    所以,张超目前也只是初步冒出这个想法,日后究竟要不要搞,却还要看情况。

    张超收回思绪,继续往前。

    他发现,经过了这一战,蓟城却是又残破了很多,而且,人少了很多。

    固然,很多百姓因为害怕,躲在家里,黄巾军也有禁令,不让百姓这时候随意出来走动,所以街上普通百姓很少。

    不过,张超觉得人少却不仅仅是因为街上人少。

    他一路上,却还以天眼对周围进行观察,还以感知去感觉周围。

    在他的观察感知中,蓟城被浓郁的死气笼罩着,城中的生气稀稀落落,其实,便是那些民房里,也没什么人了。

    为了防止瘟疫产生,街上的尸体都要被运往城外去统一火化,可从张超一路行来,便没见收敛尸体的队伍断过,那一具具尸体,也再次证明了蓟城死了太多的人。

    所以,蓟城的人是真的不多了。

    据张超了解,幽州原本有在册百姓大致百万左右,不过,因为世家豪族却是还隐匿了很多,幽州实际人口应该在两百万左右。

    程远志最先在此起义,当时太平道名声还不错,而且程远志能力不俗,却是或蛊惑或裹挟,弄得幽州十室九空,百里萧条,人烟断绝,几同废土,近百万人都跟着一起闹革命了。

    而幽州成了黄巾军最先起义的地方,朝廷也重视,抽调的官军也多,镇压的也最厉害,交战最为惨烈。

    所以,几个月下来,幽州却是战死了二三十万人。

    在又走散了几十万后,程远志带着差十几万黄巾军围攻了蓟城,后续还源源不断有人马加入。

    在那次战役中,双方又死了差不多近十万人。

    至此,幽州因黄巾军起义,损害和死的人比其余的州都严重得多了。

    而程远志兵败后,朝廷为了杀鸡儆猴,震慑其余州,手段自然暴烈,却命令幽州军对幽州境内狠狠地进行镇压肃清,但凡从贼的,一律都是屠杀。

    幽州百多万人都从过贼,所以这一番屠杀,却是屠了幽州几十万人,把幽州蓟城以南几乎屠空。

    而程远志重新振作,反扑席卷回来后,又把幽州境内大部分地方犁了一遍,又死了十几万人,让蓟城以南几乎没了人烟。

    程远志攻破了蓟城,蓟城近二十万人在守城和城破以后的战斗,又死了好几万人。

    而乌丸人侵入大汉,又屠了沿途郡县,让沿途郡县几乎没人了。

    乌丸人打到蓟城,蓟城被破,在城内巷战,虽然打败了乌丸人,可是若是却是不小,尤其普通百姓,被残杀的极多,蓟城如今百姓恐怕已经不足十万人了。

    如今幽州便只辽东公孙家掌控着的几郡还多有点人,不过,那几郡本来就是条件最恶略,人口本就稀少,全部加起来,却也差不多就二十万左右。

    所以,如今幽州人口已经差不多就三十万,而蓟城,一但黄巾军大军撤离,剩下的也将不足十万人了,周边郡县,已经几乎无人。

    乌丸虽然大败,可是,北方却还有如匈奴、鲜卑等强大的少数民族。

    凭借幽州如今剩下这点人,想要挡住这些异族,却是极难。

    想到这里,张超的心却是不由沉重了几分。

    如今,整个幽州,人口十不存一,比起他所知的历史上同期,少了太多太多,这些,都是因为他的到来才出现的变化,与他多少有些关系,他需要负不少责任。

    可是,这样的责任,他又如何负得起?

    “唉!不能再死人!”张超叹息一声,喃喃自语着。

    随即,顿时运起法力,大声道:“降者不杀!”

    乌丸十万大军,如今应该还剩下四五万人。

    若是斩尽杀绝,他们拼命逃命,应该能逃回去三四万,这些人逃过去,却白白便宜壮大鲜卑等族。

    如肯纳降,他们就不会那么拼命逃跑,或许可以收降两三万。

    如今幽州缺人,正好挑选些听话的出来干苦工,劳动改造赎罪。

    至于剩下的,则可带到冀州广宗去当炮灰,驱赶他们去消耗汉朝官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