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巨大收获
    张超运转身法,身体轻灵无比,看似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的被白虎身上涌现的法力掀飞,可却如风中落叶一样飘飞,轻轻避过白虎的一扑。

    随即,只见张超身形一转,轻轻一飘,他顿时便上了白虎的身。

    白虎身上忽的陡然冒出一股血光,顿时便有一股异力立刻涌现,开始侵蚀张超的肉身和神魂。

    不过,张超之前已经尝试过这股力量,此时却是已然不惧。

    一层蒙蒙光芒在他身上升起,顿时便在他体外形成一道防御,将那血红色异力隔绝,消磨。

    这自然是愿力所化,之前便是此力克制住了这股能化去人血肉神魂的力量。

    虽然,地方消磨这股异力,愿力消耗更大,不过如今的张超,愿力源源不绝,却不惧消耗。

    白虎感觉到自己散发出的异力无用,顿时上下窜动,想要将张超甩下。

    可是,张超却似沾紧了一般,任由它如何动作,张超都稳稳立在上面。

    白虎忽然翻滚起来,想将张超压在身下。

    不过,张超却随它而动,总能稳稳站在上面,白虎怎么翻滚都压不住他。

    “哼!竟然使用这种手段,看来,你已经没别的本事了,还是乖乖臣服于我吧!”张超双脚踩白虎胸前,对着仰面躺在地上,双目愤怒的瞪着他的白虎说着。

    “嗷!”

    白虎恶狠狠的吼了一声,又要翻滚过来。

    不过,张超却是冷冷一笑,顿时掐诀念咒,施展了个法术。

    他施的乃是一个名唤千钧术的法术,此术,张超之前虽然看过还有些领会不了。

    不过,跟那擅长操控重力的佛门高手交手后却有所悟,此时也是第一次施展,没想到便成功了。

    此术一成,那白虎顿时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一座山给压住了,挣扎了几下,挣扎不起来,便也停了下来。

    “怎么样,臣服于我,做我的坐骑吧!”张超顿时又说着。

    “嗷!”

    白虎又发出一声怒吼,眼中尽是不甘以及仇恨,却无投降之意。

    “不识好歹!你既然不愿!那我便只能用强了!”张超冷冷一笑说着。

    说罢,他元神掐印,然后精神力朝着白虎小心的侵了进去。

    他没学过什么御兽的法门,也没别的手段控制这头白虎,他唯一想到的就是能让他控制甄山和刘良的这无名印诀了。

    这白虎既然有着灵智,张超觉得此法对它或许也会有用。

    随着精神相连,张超脑中却是出现了很多信息。

    恍惚间,张超感觉自己似乎做了一个梦,又似乎看了一场电影,从中他忽然多了一头虎妖的记忆。

    从其出生,懵懵懂懂成长,到渐渐开了灵智,而后凭本能的修炼,再到获得机缘迅速成长,然后横霸一方,最后被人斩杀,事无巨细,全都在张超心里闪现了一遍。

    从中,张超知道了这头白虎极不简单,他乃是上古神兽白虎的后裔,体内有着神兽血脉。

    也因此,他才会在长大后,自主开了灵智,然后踏上了修炼之路。

    并且,这虎妖还因为血脉觉醒,获得了白虎神兽的锐金神通,双爪堪比神兵,实力远超同级。

    后来,这头虎妖竟然还很好运的获得了上古截教混元一气仙余元一脉的传承。

    虽然,因为它知识和见识不足,不能全部看懂,那传承中最珍贵的《混元一气功》没能修炼成功,把那秘籍给糟蹋了,另外一些法术秘法也大多没学会,可是尝试了几百年,它却也摸索修成了些法门,更是让它强横无比。

    其最威风的时候,却是威压整个幽州,可止小儿夜哭。

    不过,正因为如此,招惹了害的高手,将其围杀。

    而后,它数百年的积累都被人瓜分,精血被抽离,尸身更是被人按照从其洞府里搜出的传承中的法门练成了魔刀。

    等张超将这些消化后,却发现,脚下白虎不见了,又重新化为了魔刀形态。

    张超微微叹息一声,不禁有些遗憾,比起强大的魔刀,他更期望得到一头配得上自己的坐骑。

    旋即,他又不禁微微一笑,暗暗自嘲。

    要知道,除开魔刀,通过记忆中,白虎所知的一切,包括得到的那一门传承可也被张超得到了。

    便是这头白虎妖没能理解,没能练成,而杀他的那些人都没能得到的《混元一气功》都被他得到了。

    这收获却是无比巨大了,他又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自嘲后,张超便又仔细查看手中魔刀来。

    随即,又是大量的记忆涌来,这些记忆中,张超还看到了这柄魔刀的历任主人,看到了这些人持着它造下的无边杀戮,看到了它吞噬这些血肉精华又暗暗成长,也看到了这些主人中,那些虚弱后还不肯放手,然后被其反噬的倒霉鬼。

    从这些记忆中,张超却是知道了很多世家大族的秘闻。

    这些秘闻中,张超知道了,原来,这头白虎的精血被公孙家所得,炼制成了一套战甲。

    那套甲和这一柄魔刀和在一起,会威能暴增,若是能完全发挥两者威能,则能爆发出堪比地仙的力量。

    因此,张家一直想得到那甲,而公孙家则想得到这柄魔刀凑成一套。

    张超很清楚公孙家的甲,应该就是他从公孙瓒身上得到,赠送给了程远志的那一套。

    到了此时,张超都不禁有些无语了,他都有些怀疑自己莫非也是天命之子了。

    便在此时,一阵喊杀声传来,接着便见程远志带着近千人从侧边一条街道上杀了出来。

    看到他身上那套染满了血,隐隐有符文宝光闪耀的战甲,再看自己手里的刀,张超不由想到了这白虎妖记忆中的同性聚集性来。

    按照那不知是谁总结的理论,因为因果牵缠,具有相关联系,有某种相同特性者往往会受到牵引,于不经意间聚合到一起。

    这种“巧合”出现的时候,往往便伴随冲突,赢者汇聚拥有一切,败者一无所有。

    想到这,他不禁想到,根据晓梦所说,他与截教似乎有着关联,那这柄刀落到他手里也符合这理论。

    如此,他却有些理解晓梦为何认为他迟早会成为截教的人,要杀了他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