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缘由
    昆仑,上清宫,广场。

    有着数十道人身着道袍,排成两排,站着等候。

    过了片刻,就见着一道道身影三三两两,远远飞来。

    到了广场上空,又一个个轻轻飘落而下。

    看着那潇洒的动作,让迎接的道人好生羡慕。

    这等能够虚空飞行的,修为皆已经到了人仙境界,落下能落这么稳,这么飘逸的,皆是不是初入人仙了。

    虽然不是天仙地仙,可是人仙在他们眼中,也是高不可攀的境界了。

    更何况,如今这世道,天人两分,一旦成就天仙,就必须上天,所以,地仙便是人间最强战力。

    不过地仙数量却也不多,而且都忙着做渡劫的准备,又害怕外出会把灾劫提前和加重,轻易都不会外出,不遇到门派存亡的关头,也几户不会出手。

    所以,人仙便是这人间活跃着的最强战力,甚至可以说最顶级的存在了。

    看着这些人仙飘逸的身影,在天上凌空飞行的强大,由不得这些还在低境界的修士不羡慕。

    一名名道人落在中间道路上后,每一个都先和前面迎接的道人相互稽首,然后就举步往前面的大殿而去。

    到了殿外,又有一些道人在门外止住了脚步,而有着七人,却是直接踏入了殿内。

    踏入殿内的七人,不但修为到达了地仙境界,而且皆是一派掌门,地位尊崇无比。

    而大殿内,烟雾袅袅,显的庄重严肃,殿内左右,摆放了七个蒲团。

    七名道人进来后,便各自找一个蒲团坐下,然后皆闭目不语,也没什么交流。

    过得一会,七人皆齐齐睁开眼睛,看着前面,只见前面正中蒲团上,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名十七八岁,长的异常漂亮的女道人。

    这女道人,没有穿着传统道袍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反而衣着反而有些暴露。

    “拜见掌教。”几名道人纷纷行礼。

    上面的女子也淡淡还了一礼,看起来却是有几分高冷。

    众掌门似乎也习惯了,也只又各自重新坐下。

    这些道人,一个个都沉稳异常,坐下后,都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甚至连喘息的声音都没有。

    大殿内很快冷冷清清,不过,他们似乎没人感觉不适,也没人打算打破这种沉寂,就这么静静坐着,似乎可以这样坐到天荒地老一般。

    过了好一会,终究还是那绝色女子先开口说道:“乌丸大人丘力居已经帅骑兵十万,进入幽州了。

    佛门也已派了三百多修士加入其中,其中,入了先天或者开了第六识的不下五十人。

    后面,还会有更多佛门高手赶过来。”

    听得这话,殿上几名道人倒是都微微动容,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不赖!”第一排中间一名鹤发童颜的老道缓缓吐出两个字来,似乎多说一个字都是莫大损失一般。

    他的话刚落,左边一名中年道人也道:“掌门原来是为此召我等在此议事。

    不过,此事我认为根本不必在意,胡人自有朝廷去应对,佛门自有人教去头疼。

    我等坐观其变即可,没什么好议的。”

    第一排右手边一名老道也开口附和道:“不错,人教与这大汉牵扯甚深,佛门进来也是跟他们抢地盘和信众,此事自有他们去操心!”

    他这话才落,第二排最左边的一名道人却道:“话虽如此。

    可不管如何,南瞻部洲终究是我道门的地方,佛门也终究是外人。

    当真不管,却也不妥。”

    听此言,众人皆忽然沉默,过得一会,后面左二坐着的一名满脸皱纹,看起来很是苍老的道人才道:“我们看人教与汉庭联系紧密,而且占据了更多地方,比我们更应着急。

    不过,人教行事,一贯难以揣测,之前还扶持出一个张角,祸乱天下,坏他们自己的根基呢。

    谁知道这次他们会如何想,会不会管。

    说不定,在他们看来,因封神旧事,我们阐教和佛门的恩怨还更深,佛门若是进来,我们定然会坚决抵抗呢。

    也许,此时他们还觉得可以不用操心呢。”

    “若是如此,我们却更不应出手,让人教渔翁得利!”右边一名身材高大,肌肉很是发达,看起来似乎要把宽大道袍胀破,看起来不像道人,更像武者的道人也开口说了一句。

    “赵师兄的话倒是提了个醒,封神旧事,教内前辈痛恨那西方教也是有的,我们若是坐视不理,好不作为,尊长们会怎么想?若是人教也不管,让佛门真的进来在南瞻部洲做大,日后,我等飞升上界,如何面对众师长?”最后一名穿着淡黄道袍的中年女道人,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却是倾向出手。

    七人一起看向前面那少女模样的道人,看她如何说。

    “佛门是我派人联系邀请进来的。”少女模样的道人淡淡开口。

    “什么?”

    “掌教,你疯了?”

    ……

    除开第一排正中的那名道人,其余道人皆齐齐惊呼。

    “此事,另有隐秘,不过今日,说与你们也是无妨。

    上面传下消息,说是玉帝恼我等修士,不敬天庭,想要在人界立下天网,控制天下道人。

    天网一但立下,人间修士都会受到监视,而且,天网还是在人间设下的一个巨大法禁。

    一但此事做成,日后在人间,天仙境前的修士施法都会受到控制,必须受天庭神箓才可施展。

    天仙必须飞升,不得逗留人间,是道祖立下的规矩,已成天地法则,没人敢不从。

    到时候,一但天网立下,凡间修士,便只能受神箓,受天庭掌控了。

    受了神箓,受了天庭力量污染,便是修成了天仙,谁敢保证真能摆脱这种控制?谁能保证日后修行不受影响。

    即便到了天仙后便能摆脱控制,接下来的修行也不受影响,可是,适应了靠天网施法,脱了了天网,还能适应吗?

    此举,是断我等根基之事。

    而且,凡事有一便有二,若是让此事做成,说不定,哪天便禁止修炼,禁止长生了。

    因此,祖师传下法令,让我等阻止此事。”

    “以祖师的本事,阻止此事应该甚为简单,为何要让我们来阻止?”那满身肌肉的道人问着。

    “因为玉帝让人教参与天网的建立。

    天网立下后,还会册封四名天师,负责四大洲天网的管理和修士的管控。

    而这四名天师都会自人教中选出。

    到时候,天网被人教管理着,自然有诸多便利。

    可进一步壮大稳固人教,而更好打压我等。

    此举对人教也是大有好处,人教已经同意了此事和天庭合作了!

    玉帝乃是三界之主,又有人教支持,祖师们也难以阻拦此事了。”少女道人淡淡说着。

    听得这话,所有人都是一惊,都没在开口。

    “在南瞻部洲,大汉刘家,乃是玉帝血脉,汉朝是天庭在南瞻部洲的根基。

    坏了汉朝,天庭便也没法在南瞻部洲立下天网。

    坏了大汉江山,就能阻止天庭在南瞻部洲人界立下天网,这也是目前唯一的办法。

    而因南瞻部洲人教势力巨大,所以将是最先立下天网的一州,只要南瞻部洲的立不下去,其它几洲的便也难以立下。

    佛门也不愿意天庭天网立下,愿意和我们联合,也会尽全力助我们。”少女道人又缓缓说着。

    “这么说,之前传张角法的,也不是人教,而是我们阐教暗中做的?”那名苍老道人问着。

    少女摇头道:“不是。

    虽然天网立下,对人教也有莫大好处,不过人教中也不是人人都喜欢天网的。

    传张角法门的,指引他祸乱天下的,的确是人教中人。

    只是这南华老仙只是化名,不知道究竟是谁。

    或许真是人教庄子祖师一脉做的也说不定,毕竟这一脉最受不得约束。”

    “那能不能联系一下人教不愿意天网立下的道脉,不选择佛门?”那中年道姑也有些纠结的问着。

    “不可能的。人教中,纵然有人不愿立下天网,会暗中使绊子,但是,也不会公开,我们根本没法跟他们合作。

    而且,这部分,绝对不会太多,势力必然有限。

    而我们阐教,一千多年前,周末的大劫中,耗损太过。

    如今,便是真能联系上人教这部分反对之人,联合在一起,也没法阻拦此事。”少女很刚脆的说着。

    殿内众人顿时又是一阵沉默。

    封神之战后,阐教便一直在走下坡路。

    先是因为大名鼎鼎的十二金仙中的慈航道人、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惧留孙四人投到佛门,让阐教十二脉变成了八脉,缩水了三分之一。

    不过,那时候,天仙以上的诸多高手大能都被打包带走,上了天。

    地下,阐教八脉,还占据了南瞻部洲的八州之地,还占据着崆峒山、太华山等在内的诸多名山,天下英才任挑,实力却是迅速膨胀起来,甚至一度还勉强为天下诸教之冠。

    可是,周朝末年,阐教八脉自以为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们了,只觉形势一片大好。

    而且各脉发展又到了瓶颈,不突破一州之地,没法进一步发展,所以阐教开始内斗了。

    八脉各自支持诸侯,开启了春秋时代。

    然后,自然是各脉都在春秋战乱中,内斗中实力大损。

    而这时候,截教却得到了喘息之机,重新缓过气来,诸脉化名阴阳家、墨家、名家、法家等开始大肆扩张,后来又选定了秦国扶持,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阐教至此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了,可还要被截教清洗。

    人教中分出来的儒家,被焚书坑儒,看起来很惨了,可跟阐教的遭遇没法比。

    截教更痛恨的毕竟是阐教,所以报复的更狠,阐教诸多名山大川都被截教攻破,道场被占,

    阐教诸多先辈高手在上面看着帮他们急,可是也没办法下来帮忙。

    在这种打击下,阐教传承差点断绝,各脉只能改名、搬迁、四处流窜躲避,后在压力下终又放弃了春秋战国几百年大战结下的仇怨,重新抱团,苦苦支撑。

    好在,大秦在人教的算计下,二世而亡了,阐教才勉强保住了昆仑山祖庭。

    此时在一看,阐教八脉剩下了昆仑、琼华、碧玉、紫翠、悬圃、玉英、阆风、天墉八门,每一门都是人才凋零,一起困在昆仑山,和周朝时相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般情况,阐教自然没实力去把原本的那些名山大川占据回来。

    等他们恢复些元气,要去夺这些名山大川的时候,这才发现,全都已经成人教的了。

    论理,人教是从截教手里抢的这些名山大川和地盘。

    论实力,人教搭上大汉朝,而且一改往日风格,大肆收徒,大肆传播道脉,此时已经强大的可怕。

    他们不愿意还,阐教拿着也没办法。

    若不是昆仑山是阐教祖庭,人教不好来占,阐教怕是连昆仑山都难保住。

    如今,虽然阐教还有逍遥子等几名地仙隐修,人间掌教晓梦号称人仙第一高手,各派掌门长老也是强大的人仙。

    可是,人教刚刚成立的蜀山盟都有张道陵等地仙,有紫虚、李意、樗散子、任寿、丁隐等数十强大人仙,也有数千修士。

    阐教八脉,昆仑八门加起来,都未必比得过人家蜀山盟。

    而蜀山盟在人教,还不是最强大的势力,有地仙左慈等高手坐镇的天柱山一脉,有地仙于吉的东海一脉,有葛玄等地仙高手的琅琊一脉等都在蜀山之上。

    不拉上佛门,凭阐教,还争没法跟人教相争了。

    “可是,佛门最是贪婪,请进来容易,事成后,要送出去就难了!”那名中年道人叹息一声说着。

    “此时,却管不了这么多了,先破坏天网建立要紧!”那少女也有些无奈的说着。

    “罢了罢了!便这样吧!不过,佛门若是进来,还不跟大汉对上,便先要对上那太平道,岂不是帮了汉庭的忙?”那满身肌肉的道人说着。

    “所以,需要派人前往幽州,说服张角放丘力居和佛门进来。”少女淡淡说着。

    听了这话,众人都是沉默,虽然默认跟佛门合作,可是,要让他们前去劝说张角放胡人进来,和佛门合作,他们还是做不到。

    “好吧!你们都爱惜名声,不愿意背骂名,那便由我亲自去说服张角。”少女冷冷说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