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猜忌
    “等等!”邓茂即将踏出院门的时候,程远志忽然开口喊了一声。

    邓茂停下,转身,问道:“老师还有什么吩咐?”

    程远志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也不要去打扰你张师弟休息了。来,我们过几招,我看看你最近修炼落下了没有!”

    听得这话,邓茂脸上微微露出抹苦色,不过还是依言走了回来。

    邓茂刚将手机抱着的竹简放下,程远志顿时不耐烦的道:“婆婆妈妈的。之前多爽利的一个汉子,怎么成了这样?”

    明显的,程远志对邓茂如今这幅模样是很不爽的。

    也不待邓茂准备准备,顿时就大喝一声,朝着邓茂便一拳击出。

    邓茂连忙抵抗,只见他双手相抗间,双手忽然就粗了一圈,却是鼓起筋肉,撑起皮膜,可以抗住打击,看起来金钟罩有些火候了。

    “嘭!”程远志一圈狠狠打到了邓茂身上,顿时便把邓茂鼓起的皮肉打回原形,还打得邓茂狠狠退了几步。

    “好,我这一拳,也用了三分的力量,算准会把你打个跟头的,却没有想到,你居然只退了几步,很不错,功夫没退步,再接我一拳。”程远志脸上也是显示出了惊讶。

    不过说话之间,他并不停手,又迅速的打出了十几拳,拳拳都打向邓茂全身上下各个并不是要害的部位,看样子也是很有分寸,而且留有余力。

    便是这样,邓茂也是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连连中招。

    不过,邓茂的身上各处,隔一会,便会在即将被程远志打到的时候都会迅速隆起,然后又瞬间被程远志给打下去。

    张超看出,这却是邓茂在凝气抵抗,每次被程远志将凝起的气打散,都需要时间才能重新聚起,所以不是每次都能以这般放法抵抗程远志的攻击。

    而即便他凝起那股气,防御力却也有限。

    所以,邓茂的实力其实很一般,随便拉个神威营的士兵都比他强的多。

    而且邓茂的身上,似乎从头到尾都没出现过金光。

    张超看出,邓茂这功夫,和程远志版的金钟罩修炼效果大不相同。

    “难道这邓茂又弄出另外一个厉害的版本出来不成?”张超暗暗想着,却又觉得有些不可能。

    且不说能够开创功法的天才不是遍地是,就说邓茂的性格,张超还是有点了解的。

    此人,偶尔也会冲动,不过心思却是不少,大多数时候,他却是很谨慎的一个人。

    练功不比其他,一个出错,那轻则伤身,重则丧命,便他真的有什么想法,也必然不会胡乱尝试。

    所以,张超瞬间便想到,这是程远志创出的另外一个版本,传给了邓茂,并且相信,一定就是这样。

    张超知道,很多人收徒,并非是为了把自己的一身本事传下去,而是为了三个目的。

    第一便是借此敛财,第二则是借此收几个免费的劳力打手,帮自己做些小事杂事,或者关键时刻有几个信得过的帮手,第三则就是试验功法,弥补自身不足了。

    第一种和第二种情况很好理解,也很常见,不过,这种目的收徒的,多会把厉害的本事留起来,轻易不会传授,尤其壮年时候,除非是自己子女至亲,否则不会传授压箱底的本领。

    只有年老了,又没子女至亲,或者子女不成器,才肯挑选合适的人传授真本事。

    所以,关门弟子,往往更厉害些,因为只有他们才会被用心培养,还能学到老家本领,很少会被留一手。

    而第三种情况,也不罕见,有些人修炼了有缺陷的功法,或者修炼遇到意外,弄出些毛病来,便会想办法弥补。

    他们会寻找合适的功法秘籍,灵丹妙药,或者自己改进功法来弥补,不过往往风险都不小,不敢轻易尝试,所以便要找人来试验了,这种情况,收徒自然是最佳选择了。

    在张超看来,程远志突然敢这么大肆传授金钟罩,必然是有原因的,而迫切提升属下战力很可能只是一方面。

    更大的可能便是,他这金钟罩进步速度快的同时,有巨大隐患。

    张超知道原本的金钟罩乃是内外兼修,而程远志的金钟罩,只有外练功夫,进步又这么快,有着隐患,必然不是一般的隐患。

    或许,这种隐患已经开始爆发,已经威胁到他的健康和性命了,所以他才会大肆传授,他想借助别人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这跟张超传授下面的黄巾军士兵各种功法,虽然情况不同,目的不同,但是性质却是一致的。

    而邓茂如今施展的这门功夫,张超也看出,却是更偏内炼一口气,靠转移这一口气来增强防御。

    倒是很吻合这个猜想,瞬间便觉得真相就是这样了。

    也不是张超阴暗,实际上,张超所想才是现实中最常见的现象。

    人都是有私心的,若是没个好处,有几个会舍得让人学会自己的本领威胁自己?

    自己年轻力壮的时候,有几个会急着把一身本事全部传出去?

    便是老了朽了要死了,也不是人人都非要找个传人把一身本事传下去的。

    死去万事皆空,死后管他洪水滔天才是,很多无儿无女之辈,都是宁愿把一身本事带入黄土中,也不传下去。

    那些少部分,真的在意要把一身本事传下去,发扬光大的,造福社会的,他们会早早大肆收徒,但广撒网后,却也要重点拿鱼的。

    他们大肆收徒,也多只是先把基础大肆传授出去,然后慢慢考察,挑选合适的弟子逐步传授高深本领。

    也不会像程远志这般,把自己最厉害的,所修的金钟罩一股脑的没保留的全军传授。

    至于找个地方,找个山洞将一身所学留待有缘人这种事就太扯淡了。

    不想传的,他什么也不会留下,想传的,他不会这么儿戏。

    活着的时候都找不到满意的传人,死了随便来个人,便是自己满意的吗?

    这种方法,藏的不隐蔽,那还就没藏的意义了,藏太隐蔽了,万一永远没人发现呢?

    就不怕发现这些的,人家早有师承,不愿意帮你传承?

    再说,不是每个人留下所学都能遇上位面之子,遇到主角的,万一发现自己藏下传承的是顽童,傻子什么的,人家看不懂,不重视,把留下的东西糟蹋了呢?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正常人不会选择这样去传承自己所学。

    只是,偶有人突然遇到意外濒临死亡,没时间了,想碰碰运气,才会这样把自己的传承留下。

    这类人,实在太少,而且多需要传人去报仇之类的,有点手段的,甚至还会弄点诅咒什么的,防止人家学了自己的东西不帮报仇,不完成遗愿什么的,得到了这种传承,未必就是好事。

    而且,世间仙人大能,哪个会不对自己有着自信,哪个会信自己会陨落?

    就算把自己的好东西全藏起来,也只会记在脑子里,难道还会怕自己忘记了,非得留下藏宝图,线索什么的让人去找?

    至于他们的洞府别院什么的,知道他们死了,他们的后人,生前的好友,或者杀他们的仇家,早就去取了,哪里会留下来,等个几千几万年,等你去发掘?

    所以,世间所谓的仙人遗迹,前辈高人留下的宝藏,九成九都是假的。

    很多都是魔道高手或者一些坏人弄出来的假的。

    一但寻去,等你寻到,就落入陷井里了,不但得不到好处,还要把自己的性命和积蓄搭进去,甚至直接就被控制,成为奴仆,不得自由。

    纵然真有没被人取走的宝藏,仙人洞府,别人不取也是有原因的,也不白白便宜你。

    而戒指老爷爷什么的,人家也不是活**,指点你,也只是暂时没实力夺舍,先给你点好处,借你恢复实力罢了,迟早反噬。

    张超倒是一直对这类事情不太感兴趣。

    张超之前知道,张角获得天书这事,都疑似中了算计,张超甚至隐隐怀疑,张角都有借徒弟弥补自身缺陷的想法,自然更不会信程远志当真无私,于是便有这般猜测。

    而这时,程远志则停了下来,对邓茂道:“嗯,不错!看来私下还是用了功的,不过,你接下来也不能松懈,更要用心修炼才是。”

    “弟子知道!”邓茂顿时应着。

    这时候,李二牛忽然插话道:“老师,大师兄修炼的功夫似乎跟我们不一样。”

    程远志听了,顿时道:“你大师兄之前受了很重的伤,而且耽搁的时间久了,体内淤血凝固,血气衰败,皮肉萎缩,没法和我们一般修炼。所以,我才传了他金钟罩神公另外的练法。”

    李二牛顿时点点头,便是了然,同时也有几分不好意思,邓茂似乎也去了一种重负。

    这时,程远志又对邓茂道:“你这练法,进境会慢很多,实力提升速度比不上别人,不过你却别灰心。

    你这般练法,根基却是更稳固,日后成就更高。

    为师自从按照现在这般练法修炼金钟罩神功后,道法就在迅速退化,早就连最简单的符都没法画出来了。

    而为师突破先天后,也尝试炼气化神,想要修炼成阴神。

    不过,却发现,凝炼出的每一丝精神都被肉身吸收,难以凝炼起来。

    为师这辈子恐怕是无法凝炼出阴神了。

    为师一直关注着你,你最近画符不但没有受到影响,反而略有增强。

    想来,这般走下去,若是能入先天境,定然有机会炼气化神,成就阴神,甚至阳神的。

    日后,我门下,或许就你和你张师弟成就最高了。”

    邓茂听了,眼中顿时多了些神采,拜道:“多谢老师!”

    然后又担忧的道:“老师,您出现的情况,为何不问问师祖?”

    程远志淡淡道:“再说吧!”

    而张超听得这些,也在暗道:“原来是这样。我这老师和大师兄的状态和功法,倒是都值得好好研究研究。不过,我也没必要作甚,只任由他们各自精进,我暗中观察即可。”

    “不过,我这老师的话还是不可全信。最近还得小心留意!”张超又暗暗的想着。

    。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