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八章 军容
    七日后,常山城外腾起浓密的烟尘,号角不断响起,密密麻麻的黄巾士兵,组成一个个方阵,列阵而行。

    每个方阵是一营,五营一卫,每一营皆设旗帜,每一卫的卫旗更是高昂,这些方阵,首尾相连,朝着幽州方向进发,远远看去,烟尘中一片片黄色的旗帜不断移动。

    其中一面巨大的黄色大旗,上面有着张字,分外吸引人。

    要出兵的消息早已经传开,但凡见此情形的人,无不知道这是张超率兵亲征了。

    只是若非到了这一刻,谁也不相信黄巾军竟然有这般军容。

    要知道,这年头,小道消息传播的并不慢,常山这里,最近外来人口很多,哪怕是普通百姓,也多少知道些周边州郡的情况。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黄巾军就是贼,在传闻中,黄巾军都是衣着褴褛,手里的兵器,很大部分都是锄头,甚至是削尖的木棍,总之,一个字,就是穷。

    在所有传闻中和他们自己之前的亲身体会中,他们知道,黄巾军唯一能统一的恐怕就是头上那根黄头巾了,而且,就算黄头巾,也不能说完全相同。

    都知道常山这神公将军很不一样,常山的黄巾军也很别的黄巾军有些差别。

    常山这里,搜刮没别的地方狠,而且这神公将军还败家,大把大把花钱在百姓身上。

    虽然他们很感激,不过,他们觉得,常山这里的黄巾军肯定比别的地方的黄巾军更穷。

    便是如今在行进的这些黄巾军往日也这么认为。

    虽然之前都换了装,而且得到了精良的武器,但是,宣传中,都是他们所在营卫训练刻苦的奖励。

    这些黄巾军士兵也都信了,都以为自己的营卫很特殊,只有自己的营卫才统一穿上了这种衣服,得到了这样的兵器。

    现在,他们才知道,原来大家都一样,没啥特殊的。

    不过,他们没有因为往日被骗而不满,失落,抱怨,反而全都都不禁对神公将军张超越发敬畏。

    虽然都知道自家占领了常山郡,知道收拾了甄家,得了好多财宝。

    可其他的黄巾军攻下郡县的也不少,哪里都不缺家族,甚至听说别处的黄巾军所过之处,寸瓦不留,搜刮的比常山狠的多,但也没听说哪一只能这么阔,能做到这一步。

    哪怕是天公将军的队伍,听说都还没吃没穿的。

    这些普通的士兵自然不晓得,一般的家族,那些读书做官的世家或者将门家族,虽然身份尊崇,可是却没商人世家富有。

    而且,虽然他们也会囤积粮草,但是不会囤积太多,兵器的话,这些家族更敏感,更不敢收藏太多。

    他们的钱财更多的是用来换取书籍或者奇珍异宝收藏,剩下的也直接就收藏货币了,很少会换成物资。

    别的地方的黄巾军,或许能得到很多钱粮,但是难以获得大量的布匹和兵器,一时半会也难以把钱财和奇珍异宝换成这些需要的物资。

    那些非商人出身的家族往往传家的功法也更高明,更注重培养家族成员,家里高手更多,他们的家族驻地更难打破更难。

    所以很多地方,虽然被黄巾军占了,但是那些地方的很多家族,却都依然没被黄巾军给破家。

    别的地方的黄巾军,就算攻破了郡县,占领了大片地盘,收获却也没想象中大。

    再者,其他黄巾军又不限制条件,什么人都收,人数实在太多了,随便动则几万几十万,获得的那些东西又哪里够分。

    此外,因为约束不够,占领一地就喜欢烧杀,搞破坏发泄,又毁了好多本可收获的物资。

    抢到的那些物资钱粮,还往往谁抢到的就是谁的,大部分财物都集中在了少部分人里。

    如此种种,别处的黄巾,自然难以统一着装,难以给没一个士兵都配备兵器。

    而常山这里,多的是甄家为首的这些商人世家,他们更富裕得多,张超意外的将甄家几个先天高手宰了,又收服了甄山,有甄山指点,轻易的便拿下了甄家,继而收服了其余家族,得到了这些家族在常山的所有积蓄,数量大得不可想象。

    这些家族主要做的就是这方面的生意,现货更多,还有大量匠人,加上张超手下黄巾军也就三万人,所以才做到了这样的事。

    不过,不论是普通黄巾军士兵,还是那些来送行的家属和看热闹的百姓,都不知道这些。

    见到了这景象,见到这本该最穷的一只黄巾军竟然都统一穿上了新衣服,都用上了精良的武器,他们却都只往一个地方想。

    那就是神公将军果然是神仙,而且是很厉害的神仙,能点石成金,能无中生有变出东西来。

    认定就是他施展了法术变出粮食让大家不饿肚子,肯定是他变出了大量布匹,才有了这些衣服旗帜,肯定是他变出的这些兵器。

    总之,一切都肯定是神公将军施法变出来的。

    对这样的神仙,他们自然敬畏,也为能成为神仙的兵而自豪。

    张超却不知道,他只是大军开拨,便进一步巩固了手下的忠诚,收获了一大波信仰。

    他此刻却只是皱着眉,怎么看怎么别扭,只觉自己手下的兵穿得丑死了。

    之前,得到了大量财富,决定要统一着装和定旗帜的时候,戏志才说大汉是火德,火能生土,所以,接下来就是土德得天下,太平道要取代大汉,自然要承土德之运,而且,黄巾军的口号就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黄巾军合该使用黄色。

    张超觉得说得有道理,再说他也不是很懂这些,戏志才更专业,该听他的。

    于是,张超就令人用黄旗,并且将赶制的战衣染成黄色,还规定以后,他的部队必着黄色。

    此时大军前行,他却发现,这种黄色跟他想象中的很不相同,远远不如后世黄衣服顺眼。

    他只觉眼前,他的部队身上的衣服,还有用的旗帜,颜色就跟屎一样,看着就有些恶心。

    再想到历史上那只穿黄衣服的军队的鸟样,他就越发心塞,只恨不得掐死给出这个建议的戏志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