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胜
    张超身上的墨甲,甲上有无数锋锐,每一处链接点,每一处边缘,都是十分锋利的,且有甲上设计有大小不同的若干尖刺。

    一般人若是与身着这套甲的人战斗,那只要被擦到一下都会被割伤,被随便踩到一脚,说不定都是致命的。

    若是不用兵刃,只用肉身攻击,与这甲战斗,说不得,都不用还手,对手自己就会伤到自己了。

    而这甲上还装了大小不一的数百武器,这些武器,都有特制的细小丝线绳索连接,可以放出远程攻击,而且能够靠着这些细线绳索,任意操控做出各种变化,发出种种不可思议的攻击。

    这甲,本就是为杀戮而制,杀伤力不可谓不恐怖,张超穿了这甲,哪怕是遇到千军万马都不怕,借用这甲,发挥出种种武技,杀戮一只部队,对张超来说毫无压力。

    这也是张超之前看中这甲的地方,他之前思考使用这甲,也是以思考技巧为主。

    不过,到了此刻,他却觉得,之前他想错了,便是设计这套甲的大师也想错了。

    无论是普通的重铠还是这种能传特别的重铠,无论制造的大匠师多么惊才绝艳,这些沉重的,一块块以各种方式嵌合的铠甲,总不可能像轻薄的衣物一般,总是或多或少的对操控它的武者和修行者有着很大的制约。

    这种铠甲,速度和灵活固然要追求,但是,但是其余很多东西,却可抛弃,不必非要面面俱到。

    武器装备太多,变化太多,太注重技巧,反倒失去了这种重凯的最大优势,尤其面对一些高手,花样太多,失了纯粹,反而是削弱了自己。

    便如现在,张超身上一身武器,能对对面那机甲造成损伤的基本没有,反而是这最朴实的一撞,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的伤害。

    想明白这点,张超忽然主动将自身墨甲上连接那些武器的细丝主动解开。

    然后,他鼓动真气,操控那些武器一股脑的朝着前面巨大机甲撞去,这是有去无回的一击。

    他这一击,能伤敌固然好,伤不了敌人的话,抛弃了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也可减少些负担,也让这甲更纯粹。

    密密麻麻的利刃瞬间就撞到了对面的巨大机甲上,巨大的机甲上,符文宝光闪烁个不停。

    这些利刃顿时便如同海里的波浪拍打在最坚硬的礁石上一样,纷纷破碎飞溅。

    张超适应了一下变轻不少的铠甲,握紧了唯一留下的一柄剑状利刃。

    他将真气运转到了极致,然后爆发,速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手中,施展的自然是最熟悉的剑招天外流星。

    “轰!”

    ??在这一瞬,一声闷响,就如战鼓声齐鸣,如将星动的序曲,天地间发出了一声如雷一般的嗡鸣。

    身着墨甲的张超,在墨甲加速下,此处了前所未有的一剑。

    ????在这一声雷鸣响起的同时,天地似乎都被撕破,天地间陡然又出现了一道比旭日还要耀眼的剑光。

    这一刻,剑光彻底遮住了天空中的光华,带着恐怖的涡流和爆音从朝着那巨大机甲的胸口轰去。

    ????巨大的机甲顿时就湮没在耀眼的剑光里,被锋锐的剑气和狂暴的灵气淹没。

    ??机甲内的墨家高手在这一瞬间,看不到其他的东西,只看得到想要将他杀死的力量。

    想要将他杀死的力量充斥着他周围的天地,在这一瞬间,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和他为敌。

    强大的力量,冲击在他的身上…他身外的机甲便像被无数桑蚕啃食的桑叶一样,出现了无数孔洞。

    灼热的金属液滴冲击在他的铠甲表面,先是溅射出无数条金线,然后更多的金属液滴堆积上去,他的身外出现一层层流动的金属融液,箭光、飞剑,同时狠狠的冲击在他的机甲上。

    ??他的机甲以难以想象的高频振荡着,挤压着机甲内壁,机甲内壁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纹,无数细微但强大的力量,透过铠甲,镇压在了他的身上。

    他那也被真气蕴养多年,远超凡人的身体,在接触到这种震荡和热力的瞬间,便出现了无数裂口、溃烂。

    ??随着毁灭性力量朝着他体内渗透,他的血肉、骨骼,也纷纷破碎。

    “逃……”

    这名墨家高手的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瞬间果断放弃了这花费了无数珍贵材料,无数心血炼制成的机甲,迅速的冲了出去。

    他以这已经有着损毁的机甲为盾牌,挡住了张超。

    然后,只见背部忽然出现两只翅膀,脚下鞋子上也陡然生风,顿时迅速的朝着远方逃去。

    张超虽然看到这人逃跑,不过他体内空空,除非阳神出窍,否则已经无力去追了。

    过得片刻,感觉那人已经逃远,又感知周围,发现没什么生灵了,张超这才心念一动,收了真气和控制。

    他身上的墨甲顿时脱离开来,他心念一动,便将之收入了空间戒指中。

    他不敢保证这墨甲上还有没有什么能被墨门察觉的东西,不过他相信,纵然有,主神出品的空间戒指应该能隔绝这种联系。

    虽然不确定对方对他是蜀山盟的人还信几分,不过,能藏他还是想尽量隐藏一番。

    看了一眼地上破损严重,但主体还完好的机甲一眼,微微犹豫了下,张超还是腾出了些空间,用空间戒指把它给收了起来。

    再将现场稍微收拾了一番,张超便迅速的离开了此地。

    路上,他回想今日的战斗,他不禁暗道:“器物可为人所用,不过说到底,人才是根本。

    遇到好东西,可以拿来补充自身,但是,却不可被其所制。

    便如今日这墨甲,凭借其坚固的外壳可防身,借用其速度力量加成,可以让我的剑法等威力大增,由此而提升我实力。

    可若是我太在意其设计,被它上面带着的那些武器迷惑,去想办法操控那些武器,玩弄技巧,花费巨大时间精力不说,以后的战斗恐怕就受限这铠甲了。

    如果抛弃了往日种种,又沉迷于它,那我便算废了。”

    想到这,张超心中却多了不少明悟。

    ??而这时候,数百里外,那墨家中年男子停下脚步,观察了后方一会,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然后,只听他有些阴冷的轻声自语道:“这样的剑法,这厮果然是蜀山剑盟的人。

    就算有蜀山盟的嫡传,这等剑法也不可能是短时间内便练成的。这厮根本就是蜀山盟隐藏在我墨门的卧底。

    只是不知道他究竟得到了什么,竟然舍得放弃一切,竟要假死逃避?

    不管如何,此仇却是不能这样便算了!”

    ??说到这,他双眼都变得越发阴冷。

    ????????

    ????

    。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