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争执
    张角从他手里接过戒指,道:“好了,你也应该累了,我先带你去休息吧,其他的,我们明日再说!”

    “是!”张超恭敬的说着。

    两人出了房门,忽然,张超便见一名四十岁上下的消瘦汉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二哥!”张宝高兴的喊了一声。

    “大哥!三弟!”来人也喊了张角和张宝。

    张超顿时晓得这人就是张梁。

    “三弟,我与你二哥商量点事,你带他去,给他安排间屋子住下。”张角又吩咐张宝。

    “好的!”张宝顿时有些不情愿的应着,然后对张超道:“小子,随我来吧!”

    张超可以看出张宝微微有些失落,顿时明白了些事情。

    而张梁随着张角进入屋子里,关上门后,便问着:“大哥,那孩子是谁,为何安排他住家里?”

    “你知道的,之前远志来信说唐周后,我让你派人去暗中打听事情的始末,你便已经知道他了。”张角顿时说着。

    “他就是那个张超?”张梁也有些惊讶的问着。

    张角点点头,道:“远志派他送本天书和一封信来。”

    “看来远志损失不小啊,连这种小娃都用上了。”张梁笑着说着。

    张角摇了摇头道:“不是无人可用,而是他知道这小子实力不差,已经后天小成了。”

    太平道发展到这么大了,他们两兄弟自然已经获得过不少修炼功法,所以张梁也明白后天小成代表什么,顿时惊呼道:“这么厉害?”

    张角微微点了点头,然后道:“他资质根骨福缘悟性应该都是上佳,还得了些奇遇。”

    “我们张家可是仙人的后代,仙人血脉,资质根骨悟性自然不会差,既然这小子还有几分气运福缘,那日后可好好培养,说不定能挑起重担。”张梁立刻说着。

    张角沉吟片刻,只摇了摇头道:“他手上已经有不少人命了,而且心机有些重,手段也有些过了,虽然可以培养,可也需要好好约束,暂时却不可让他任事,掌权。”

    “心机深点未必是坏处,有些手段也是好事,有人命就更不是事了。

    这世道如此,我们如今又做的是这样事情,他若是没点计较,傻傻的只懂修炼,那我还看不上他了呢。

    听大哥这么一说,我倒是对他来了几分兴趣了,大哥不妨把他交给我教导。”张梁立刻说着。

    张角摇了摇头,道:“若是交给你,你定然会让他掌权的,还是我教导他便是。”

    张梁听了,顿时不悦的问道:“大哥,我们张家,还有你能入眼的人吗?”

    张角看着他,问道:“二弟何出此言?”

    张梁道:“我们两人的身体,大哥你心中清楚,当年我们得到了不完整的天书,贸然开始修炼,伤了根本,损了寿数。

    大哥您恐怕也就一两年之间了,而我虽然稍好一点,可也难活过五年。

    我们走后,你打算让谁继承一切?”

    “今日不谈这些!”张角沉默片刻,开口说着。

    张梁却是冷冷笑道:“您避不开的。

    你的心思我知道,我的心思你也知道。

    我清楚,你考虑过这事情的。

    您一直看不上三弟,觉得他难担大任。

    魅娘自幼聪慧,可是你又嫌弃她是女儿身,而且年龄太小,怕她难以服众,不愿选她。

    我也认了,可曼成堂弟呢,他各方面都不错吧!

    还有,今日这个张超侄儿,虽然小了点,但是如果有后天小成的修为,又有心机和手段,也不是不能扶起。

    但是,您也总能从他们上找出毛病来,不愿意培养。

    大哥既然这么看不惯我们张家的人,那又何必要带着我们一起干大事?”

    “二弟,我真不是故意打压我们张家之人,是真的不合适。如今,大事当头,你就不要说这些添乱了。”张角顿时说着。

    张梁道:“继承人也是大问题,战场无眼,就算我们身体没问题,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遭遇了意外,早早定下继承人培养,也能稳定下面人的心,就算有个意外,也不至于让太平道立刻崩散。”

    “唉!那就元义吧!如果元义也出意外,就由褚燕接替。”张角顿时说着。

    “呵呵,我就知道这样,说来说去,我们张家人在你眼里终究不如外人。”张梁顿时又冷笑着说着。

    张角叹息一声,说道:“只要有人能将我们的事业继承下去,能带领老百姓过上好日子,那这人是不是张家人,又有什么关系?”

    张梁听了这话,顿时道:“大哥您可以当圣人,可以做到大公无私,可是我却做不到。

    我们兄弟,舍弃家财,抛了性命,好不容易,才经营出这么一番事业。

    我反正是不希望它落入外人手中,平白便宜了外人的。”

    “二弟,当年南华仙人传我天书的时候,便告诫过我,让我得到天书后,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

    而这些年,我们也是见百姓凄苦,才创立太平道,事到临头,你怎可生出如此私念?

    你这样下去,迟早是要招惹恶报的。”

    “别跟我提那老东西,他如果当真好心,当初传天书的时候为何不传全,只传术法这一部分,不传炼气之法,而且还不点明?

    他本就没安好心。

    我们就算当真全无私念,没有异心,也讨不了好。

    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张家之人没有退路,退后就是死,我自然是要考虑一些事情的。

    只要我张家还有合适人选,这一番基业还轮不到外人。

    除非大哥你先废了我,然后传位别人。

    不然的话,你走了,这位置就是我继承,等我要走时,我肯定是会传给张家人的。”

    “二弟,你非要在这时候逼我吗?”张角无奈的又说着。

    张梁理直气壮的道:“非是我逼大哥,而是大哥对我们张家人不公。

    早些年,若非我们兄弟会仙法,又有几个会肯一开始就跟随我们。

    若不是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封侯拜相,他们这几年又哪里肯这么卖力?

    便是大哥看好的马元义和褚燕,他们就真的心中有百姓,毫无任何私心?

    不见得吧!

    可是大哥看不到外人的错,只是盯着我们张家的不好,我不服。”张梁冷冷说着。

    免费小说,无弹窗小说网,txt下载,请记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