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面子
    行了一会,张超在鬼兵带领下,行到了一坐占地应有数百亩的巍峨的宫殿前。

    “王府已到,我此番任务已是完成。前面我不方便再送,就此告辞。”鬼兵顿时开口说着。

    只不过,鬼差开口告辞,张超也不好拉着他再聊下去。

    “多谢!小小心意,还望收下!”张超又取出点愿力赠送给这鬼兵。

    鬼兵自然欢喜,也高兴的接过,然后拜谢道:“多谢真人赏赐!”

    ??张超独自往前,只见这转轮王府竟然通体都是玉石为砖,黄金为柱,建成,奇丽幽深。

    隐隐的,还能看到些只有天眼才能看到,而且看得不是很清晰的纹路。

    这些纹路很是玄妙,张超不用想也可以知道,这一座府邸里应该有极为厉害的大阵,说不定,整座府甚至整座城就是一件超级厉害的法宝。

    不过,这也正常。

    作为统治了地府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十殿阎王之一的转轮王所居处,若没厉害防护才令人不敢相信呢。

    张超在宫殿门口,正随意看着,忽然只见宫殿大门陡然打开。

    随即,就见两行“人”出来,列在两侧。

    接着,张超只见又有一行“人”簇拥着一人自正门而出。

    这些“人”不论列在两侧的,还是簇拥在那“人”周围的,要么就气息都比张超强,要么就是让张超直接看不出深浅。

    幽冥之中,自然没有平凡一说,但凡张超看不出深浅的,自然修为都是远超过他。

    见得眼前的“人”实力就没有一个在他之下,张超心里也是感觉到一阵震撼。

    张超看为首一人,国字脸,留三缕美髯,细长双眸,年纪看起来,四十左右,一身和凡间王侯相似,但是更华丽的冕服。

    他不禁猜测,此“人”十有九就是这转轮城之主,转轮王。

    也唯有他才能大开中门,也唯有他,才可能穿着这种冕服,又有如此多的强大存在簇拥。

    不由的,张超却是朝着旁边避了避,免得挡了人家的道,惹出事情。

    不过,很快他却发现,那一行“人”却是冲着他而来。

    张超心下也是有些惊慌,暗暗猜想这些人朝他而来的目的。

    “莫不是为幽冥中的那些太平道信众而来?不过有些不像啊!”张超暗暗想着。

    他念头刚起,却发现一行人已经在他面前。

    那应该是转轮王的男子在他不远处,停步不前,而后面跟随的鬼神都是站立,一动不动,静气伺候着,整个宫殿门前,顿时寂静无声。

    “敢问可是转轮王当面?”张超见那中年男子看着他,连忙出声问着。

    他话刚落,便听那“人”但:“正是本王!”

    张超连忙上前两步,行礼:“贫道安宁,拜见转轮王!”

    ??转轮王继续打量了他两眼,忽然露出笑容,说着:“请起!”

    ??随即,却听他问道:“安宁是新取的道号还是化名?”

    张超心下一惊道:“乃是我家师祖亲自赐予的道号。”

    他想来,张角如今在在天庭为天将,手下有十万人,也算是地府的实权上官,所以抬出来壮壮胆。

    当然,他说的也是实话,说的也是理直气壮。

    转轮王点了点头,笑着对张超说着:“太平天将取名可不怎么样!”

    “太平将军是我家师祖吗?”张超不禁问着。

    转轮王点点头道:“不错,你师祖上天后被封了三界太平大将军!”

    张超点点头,心中却是掀起不小波澜。

    将军和将军是不同的,放后世,五品到一品的将军都有,如今,九品中正制还未出来,虽然没细分品,不过将军之间的级别差距还是存在的。

    张角的这个将军,带了“三界”字眼,又带个“大”字,却是了不得了,如果分品级的话,起码也是三品以上,而且不局限在天界,三界都能管,职权也必然很大。

    “果然是上面有人好做官啊!”张超不禁暗暗想着

    “你小小年纪,便已经成了元神真人,天仙有望。

    日后前程却会在你师祖之上,也不必羡慕!”转轮王忽然又开口说了一句。

    张超微微一笑,道:“谢大王吉言!”

    转轮王笑了笑,道:“我府里已经设下宴席了,你还是先随我进去,有什么一会再说吧!”

    “大王这是专门出来迎接小子吗?小子何德何能,可得大王如此礼遇!”张超也是一脸紧张的说着。

    听得此话,转轮王道:“你们张家乃是天帝本家,你也算是皇亲。

    我们地府也是天庭管辖,我乃是天庭臣属,你既来到我这转轮城里,我自当以礼相待!

    天帝平日里,也不当本王是外人,以兄弟待我。

    你与我,也可算是一家人,你到了转轮城,却可像回了自家一般,也不必太过拘谨。”

    “是!”张超点头应着。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不懂世事之辈,自然知道,这种话,若是信了,那就完了,心中却是不敢太把转轮王这话当回事。

    不过,这时,左右已经有“人”奏乐,转轮王再次邀请他,他却也只好随着入内。

    转轮王和张超并排有着,很是热情的跟他介绍着周围种种。

    虽然对这些,张超也很好奇,很感兴趣,不过,此时,他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

    他来自那末法时代,最知道旁的什么都是假的,利益才是真的。

    他自然知道,办事的话,人家被你摆个普,给个脸,明里暗里索取好处都好办。

    像这种,不给你机会开口说要办什么事情的,这种,你求的人反过来太客气,还倒请你的,却反倒麻烦。

    似眼前这种情况,张超觉得,对方很有可能是也有事请他去办,而这事,必然困难。

    而且,张超认为,一但对方开口,说出他的事,估计就是个坑。

    如果可以,他现在却只想掉头就走直接不听转轮王究竟要干什么。

    只不过,他发现,现在他却似乎已经入坑,走不脱了。

    这时候,他只希望转轮王所求的事情极度困难,希望越困难越好。

    事情若是超过了他的能力范围,他直接就可拒绝。

    大不了,他的事情也暂时不办了,日后再想别的办法。

    他此刻,就怕转轮王求的事是他能办,却难办的,那就麻烦了!
为您推荐